分享

現象的現狀-(五)-事實與實證

 
就再提九州太宰府天滿宮的太鼓橋(我把它稱為三世橋),我一直把它看作是一座禪橋,也就是它象徵著前世、今生、來世。曾經有朋友質疑我的說法,天滿宮是神道的廟,何來佛教的禪意?太鼓橋其實只是橋型的名稱,就是我們一般說的拱橋,太宰府天滿宮據說是建於第十世紀初期,而1868年明治頒布的「神佛分離令」之前,日本有一千多年其實是「神佛習合」,也就是天滿宮建造時可能是神佛不分、或神佛習合,會有禪意根本也沒有甚麼值得懷疑的事實。
當下是由許許多的現狀現實所堆積組成,歷史是由許多現狀現實的累積沉澱,將來也一定會有各式各樣的現狀現實,每一個現狀現實都是存在的事實,事實主義努力地發掘事實的存在,但是存在的事實,如果沒有辯證,有可能事實也非事實,或者不一定是實在,所以我一直比較偏向實證主義,而不滿足於事實或實在主義。
舉幾個例子,例如:228究竟是甚麼樣的事實?很久的一段時間,他只存在國民黨所說的事實,但是它是一個沒甚麼辯證的事實。六四天門,中國提供的事實是沒有死任何人的事件,可是卻存在有許多「天安門母親」。武漢肺炎發生至今,中國發布的死亡案例事實現在是二千多人,如果從發生到現在以一個月做計算,一天的死亡人數也不滿百人,一個火葬場火力全開,一天可焚化三四百具遺體,而武漢有十四座火葬場,一天平均每場燒十具,可能一早就可休息了,那為何要24小時全開,還要增移動式焚化爐?這是簡單算數就可檢證,這個事實的實在性。
現在為武漢肺炎焦頭爛額的國家,增加韓國、伊朗和義大利,而可能正要大爆發的有日本和美國,這也分散了對中國疫情的現狀的注意力,中國不只一直掩蔽本國的疫情事實,現在也好像看著別家失火,卻忘掉自己家原有的火勢,甚至風涼起來,嘲諷別家的火勢緊急。中國狀似天真卻是蠢得無藥可救!隱蔽一個多月來自家疫情的歷史事實,忘掉當下疫情的深刻現實,不知將來可能發生的殘酷事實。掩蔽過去的事實、無視現下的事實,並不會使事實消失不存在,而將來的事實卻可能殘酷地超越現下的現狀事實。
疫情有當下也會有疫情之後,現在的各國其實也包括中國,可能正被疫情的恐懼恐慌包圍,焦頭爛額地尋求解決抗拒的方法,而無暇細顧其他,但是等疫情過後,你說這個恐慌的記憶會記到誰頭上?現在可能是各國的執政當權在承接與處理,但是恐慌的恨意記憶,會忘掉疫情源頭的中國嗎?受害的世界各國,仍然還會一如以往一味地要錢不要命,接受中國的以錢驅使的予取予求嗎?現在歐美可能是要排華而排亞的零星衝突,等到疫情之後,各國冷靜釐清疫情的歷史事實,也就是驗證釐清這個疫情的事實之後,可能「排中」會是中國人要面對的疫情之後的疫情!
分類:旅遊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