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安的力量

最近我的朋友常顯得焦躁不安,時常打電話來問我對大選的看法,而且不斷地確認台灣政治社會觀察!前幾天有網友來回應我說:「適於掌握的觀念,不見得適於定義,反之亦然!」,我回覆他:「定義不出來的觀念,要如何掌握?定義不出來的觀念,是連要討論都有困難!」。但是其實他說的也不全錯,我說的也不一定全對,他的回應如果是由我來說,也就是由我來批判我的話,我就會舉例,例如「道德」就有定義的難度,至今也還沒有一個完整明確的定義,所有有名的哲學家,幾乎都試著去定義或說明道德,但是似乎都不完全一致、或一樣,可是道德卻流傳千古,每個有人類的時代、社會,都會談、都在談。 
朦朧、懵懂沒有定義的觀念,能不能掌握?當然可能、也可以,只不過它還是朦朧或懵懂!如果不試著給予明確的定義,那可能很難自動明確,或者終生終是朦朧。經濟學始祖亞當史密斯,曾經定義過:「所謂財富並不是貨幣本身,而是貨幣能買得到的服務!」,也就是即使你腰纏萬貫,走在山頂原野飢腸轆轆,前不著村、後不著店的當時,錢財並無法顯現財富的效用、效能,也就是,這個時候你跟身無分文的人沒有兩樣。這也是我讀經濟學,但是始終和凱恩斯或凱恩斯學派,和現今經濟思考趨勢,過度偏重於以貨幣詮釋經濟的論點、視點,有格格不入或不以為然的,哲學思考上岔意之處。 
我一直認為,不定義就很難或無法明確,知識是如此,現象現狀也是如此!我也曾建議,有空不妨為自己,試著定義富有是甚麼?甚麼是富有?否則當薪水領二萬時,心裡想的是四萬,當領到四萬時,也許心裡在想的,要是八萬有多好?有一天真的領了八萬時,或許心理的期盼值,已經是十萬、十二萬,也就是,對富有不定義沒有概念時,領到手的可能永遠都不足!當你有一天停腳佇足,也許才發現,原來自己正是在過著,「五體不滿足」的一生。有人說過「人因為有夢想而偉大」,這句話也許造就了許多人,但可能也害了不少人!教你要有夢想,卻可能沒有教你定義,甚麼是夢想?你自己也未釐清,夢想是甚麼?因此追逐就成為只是懵懂的行為。 
回到文章前頭,我的朋友的不安,同時對相同的事,我會不會有不安?答案是肯定的,也就是我當然也會有不安!事實上,人從嬰兒出生墜地開始哇哇大哭,除了顯現生命力之外,也許就是顯示,對脫離母體接觸人的環境的不安的本能反應?其實這個社會、或我們的人生,是到處充滿不安!不安是甚麼?不試著思考定義釐清,它跟煩惱、恐怖很像,但是卻又不太相同,就像你去一家公司應徵,一百多人應徵只取五人,那麼每一個應徵人心中所共同存在的,既不是煩惱、也不該是恐怖,那就是不安!它存在絕望和希望之間。 
不安也存在成功與失敗、健康與生病之間,例如聯考之前的學業,放榜之前的考試作答,健康檢查之前,不安也存在年輕人、成年人和老人之間,存在小職員、也存在大企業的老闆之間,也就是有人的地方,它就會存在!因為不安原本就是,源自於一種對安心的渴望與期待!人類發明火初始的最可能原因,是由於對黑暗的不安,而不是為了煮食,因為人類生食的時間,可能比熟食的歷史還長!不安可能就是創造的原始動力,追求更好也就是安心滿足的狀態,這個反面,可能就是對好,仍存著一絲絲的、淡淡的不安。 
綠營會不會勝選的不安,一直會存在每一個支持者的內心,一直到選舉結果出來為止,也由於這個不安的存在,才是驅使更努力想幫忙、盡力的動力!所以與其努力想排除不安,不如認清不安的本質,正是動力的來源,也是印証生命存在的象徵!
分類:心靈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