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大僧與小僧 (色空挨拶)

挨的原意是依次、逼近、靠近的意思, 拶念ㄗㄚ或ㄗㄢˇ是逼近、緊迫的意思。但是日語用詞的挨拶(あいさつ),應該是(ㄞ、ㄗㄚ)的擬音音變,是問候應酬語,那是取自佛家禪學的用語,但是禪學的「挨拶」是指禪宗裡,以相互問答用以測知對方對於悟的深淺!例如:  
小僧問師兄:「近來一直總受色空所苦,不得其門而悟!」,
大僧問:「苦為何來?」,
小僧說:「是乃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既是空就無色,既有色即非空。」, 
大僧轉身拿起一顆球,問說:「你可以指出這顆球的正面或前面,是哪裡嗎?」, 
小僧摸一下頭指著球說:「這是正面或前面」,
大僧不語把球轉半圈,問說:「現在同這顆球的正面或前面在哪裡?」,
小僧雙手摸頭又指面向他的球面,說:「現在應該是這裡是正面或前面」,
大僧問說:「可是剛剛你是說它是背面或後面,不是嗎?」,
小僧說:「因為我現在是可以看到它這一面,剛剛因為我看不到!」,
大僧不語把球拿開,面對著小僧問:「現在你在我前面、我也在你前面,是嗎?」,
小僧點頭說:「是!」,
大僧轉過身背對著小僧,再問:「現在我在你前面,你在我的前面還是後面?」,
小僧說:「後面」,
大僧問:「你剛剛不是說了,你看得到的是正面或前面嗎?為什麼現在看到我的背部,卻說是你在我後面呢?」,
小僧急著說:「因為那是你的背部,所以我是在你後面!」,
大僧就說:「也就是我的正面、前面,不是以你看得到為分辨,而是以我的正面才是正面!」,小僧歪頭苦思,大僧接著說:「你著於相、迷於色,乃因我執視他而無能識他!」,
小僧歪著頭、摸著鼻子,若有所思、若有所悟、也或仍迷惘。
基本上禪學就是一種「挨拶」,也就是一種靠近、緊迫,探索「悟」的本質實質,而不是要說明、引導,靠近或緊迫,都是一種押,而引導基本上就是拉,押和拉或引,就是一個很值得深悟! 
《六祖壇經》六祖慧能的師兄神秀
出了一個的偈:身似菩提樹,心似明鏡台,時時勤拂拭,勿使惹塵埃。
六祖禪悟挨拶:菩提本無樹,明鏡亦非台,本來無一物,何處惹塵埃。
小僧的「我執」在於用他看得到來論斷〝物〞的「悟」,但是真實的物,並不以你、或他、或另外的他,看得到或看不到。所以小僧看得到的「物」並不是〝物〞!而如果這個〝物〞用廣義的〝色〞來解釋,然後再讀一遍「色不異空、空不異色,色即是空、空即是色」應該會有所悟吧?!
分類:心靈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