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彭文正的症頭

彭文正、賀德芬和國民黨的黑英計畫,可能內部心思稍微不同,國民黨可能是基於政治利益,彭文正可能是基於恨意,賀德芬則可能是妒意。但是相同的是,可能內心都潛藏著病態的〝名校、名位天龍人心態〞,哲學上我是把它稱為病態的「先驗執著依存症」!   
日本京都就是傳說中正版或原始版的天龍國,天龍國的京都人內心,或多或少可能都潛藏著:你的先代祖先不是京都出身,那你即使在京都出生,你一生可能就被京都人視為外來的「田舍者」!而東京是有稍微的不同,我稱他為〝天葵國症候〞,天葵國者的心中,用你是不是住在東京作為判別,也就是東京以外的人就是〝田舍者〞鄉下人!坦白說,我來日前十年幾乎住東京,也因此也曾染上這個症頭。  
彭文正、賀德芬,為何死命地抽絲剝繭,要找出蔡英文30幾年前的相關學歷?可能是因為蔡英文出身的百年名校,再加上蔡英文後天的成就,幾乎已達少人能及的頂峰!彭文正、賀德芬,他們此生最大的成就--成為大學教授,蔡英文早了好幾年已經當過了!而總統則是他(她)此生無望、來生無緣的成就!所以當然無端也要生有,否則心靈上的打擊可能成為終生夢靨?   
為何稱她是〝病態的先驗執著依存症〞?因為先驗的最大特徵,是你出生之前或出生當下即已注定,很難或無法改變。例如:一般的財產繼承、和封建地位的繼承,如王位的繼承。彭文正賀德芬者流,就是一直要以名校的有效確定性,來定位成就!這個同時,不就是反面在強調他們的名校優位性?這就是他們顯現的一種依存症特徵或症狀!   
在哲學上我是傾向經驗主義,經驗和先驗的最大逕分,是在於一個是「存在以前的存在」,一個則是「存在以後的存在」,農業社會因土地所有權所以重繼承,因此普遍存有傾向先驗的認知,否則財產所有權的未定性容易產生紛爭!但是狩獵階段的原始民族,生存的優劣性卻歸結於技能的優劣,也就是經驗的有無。   
在文化人類學上,我一直詮釋也鼓吹台灣應該是一個海洋民族,而海洋民族應該重視的是經驗!簡單說,你會不會抓魚?和你是誰的兒子、是不是長子,沒有很大的關聯,你父親很會抓魚並沒有任何保證兒子也一定很會抓魚,你的人生充滿很多可能性,和你的一生被決定在繼承排行,哪一個有羅曼蒂克的憧憬吸引力?   
彭文正一直掉落在以名校畢業與畢業的論文,作為成就的認證的認知泥沼!但是其實學校畢業只是人生的起點,可是彭文正也許認為是人生的終點成就,蔡英文一直在創造每一個可能的經驗,彭文正、賀德芬卻是一直在追索先驗的遺骸,兩者的層次根本不同!但是就像白頭宮女遊紫禁城,找遺骸殘影也許能讓她的心靈有所慰藉,那就讓牠們遊個夠吧!
分類:健康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