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舞台上熱鍋中的螞蟻

打政治仗除了體力、耐力最主要的可能是心理素質了!前幾天剛寫完「樂觀的入口、悲觀的起點」,其實我的重點是悲觀,但是我說的悲觀可能要用哲學性的思考,一般通俗我們也說「人無遠慮、必有近憂」,悲觀接近憂慮,但並不是憂鬱、也不是失神喪志,最主要是悲觀仍保有奮鬥的意志和可能性,憂鬱是封閉、失神喪志是完全放棄,樂觀容易迷失在現有、擁有的表象氣氛,悲觀才會注意有何缺失不足。 
最近黃國昌爆的菸品走私弊案,其實我並沒有特別氣憤,因為可能是在我原本的悲觀思慮認為之中,我認為綠營台派應該的作為:1.支持蔡英文嚴辦查明。2.注意反擊藍統或其他試圖移花接木的偽資訊。3.不用花太多力氣無限上綱攻擊矛頭對準時力或黃國昌,因為不做朋友也無須急著就當敵人打。  
黃國昌說他不當小綠其實他是說實話,因為他從太陽花運動崛起之後,他有說過他是綠營嗎?我一直把他看成是〝政治衝浪者〞,但我從來也沒有認為他是綠營!其實包括李登輝前總統,他也說過他不是獨派,也沒有說過他是綠營,他的信念和心,是否向著台灣還是親中者,才是我注意的!其實連把台聯算成綠營,我都覺得不甚妥當,因為多是原國民黨親李登輝者。
是不是綠營不是那麼重要,是不是台灣派才是重點!李登輝是台派,許多人應該可以接受,因為連中國也那樣認為。可是遠一點的柯文哲、近一點的時力和黃國昌,他們同樣是從反國民黨開始,柯文哲已經是不反中國、甚至已經可以算是傾中者!黃國昌以前反國民黨,最近也反紅媒,但是不是反中?不知道!是不是傾中?還看不出來!所以他反民進黨這應該也可預知的,錯誤的應該是綠營或民進黨的支持者,為何認知他是綠營台派?
還記得時代力量初始的政治口號嗎?他們是要取代國民黨的政黨,他又沒有說他要成就為綠營台派的政黨,當時唯一相同的,就是只有針對國民黨的這個立場!因此自作多情的可能是綠營或民進黨,怨不得人!而且黃國昌或時力其他的政治人物,幾乎都具有政治衝浪者的色彩,哪裡有浪他們就去,這原本就是他們的本性嗜好,至於是不是要推展衝浪這個運動?他們沒說可能也不在他們的設想之內,要求太多可能才就是失望的根源。
黃國昌選擇爆菸案,說他故意破壞蔡英文的外交成果,是有一點穿鑿附會上綱過火了!因為本案發生被黃國昌獲報時,蔡英文的外交還在進行之初,會在蔡英文回國時爆開,因為這才能抓姦在床、人贓俱獲!黃國昌急著開記者會,因為他就是政治衝浪者,政治浪來時他就衝出去,這是他的習性,但是要說成德行,那也粉擦厚了吧!
其實我一直看黃國昌現在就像一隻無頭蒼蠅,區域立委不選、也不回時力爭不分區,你說他下一步要怎麼走?我想他本人可能比你我都像熱鍋上的螞蟻,看到浪來當然先衝再說了,暫時轉移焦點、也暫歇煩惱,不是嗎? 
你要當柯迷或柯白粉、昌粉或腸粉或粉腸,我沒有興趣也管不了你!我是建議台派綠營的同志,不需要攻擊柯文哲、或黃國昌、或時力,但可沒有說不要質疑柯文哲或黃國昌!不只質疑連反駁批判我看都是很有必要!   
像柯文哲說對於蔡政府親美立場,柯以「強盜眼中只看到錢,卻沒看到警察」,暗喻台灣是強盜、美國是錢、中國是警察,這該不該質疑、反駁、批判呢?說柯文哲傾中這是質疑,說柯文哲賣台才是攻擊!針對客觀事實質疑或批判有何疑問呢?據主觀情緒指控才是攻擊才需要節制,如果連這都分不清楚那可能是你的腦的問題!   
政治人物或政客的政治行為可不可以質疑呢?黃國昌可以揭弊案,但是他可以辦案嗎?現在立法委員已經有調查權了嗎?現在他不就是自以為是媒體檢察官了嗎?可以把在立法院的質詢權,無限上綱到立法院外嗎?聽說他還是讀法的?法有無約制性、法可以無限擴張解釋嗎?諸如此類,該不該質疑、該不該批判?難道他就可以法外橫行了嗎?那他有何面目質疑別人違法呢?
分類:職場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