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不是贊不贊成罷工,是批判!

台灣人普遍不讀、不學哲學,因此弱於辯論、也弱於辯證,光斟酌言詞、卻疏忽主題,把握不住主旨、卻常轉移概念或偷換概念。我就舉現在正在進行的長榮罷工為例:言論是沸沸揚揚,但是情緒是氾濫、可是理性卻是缺乏,把申論題用是非題作答,最後當然是走向情緒的平行宇宙!  
罷工合不合法?罷工合不合理?罷工合不合情?這都是有申論辯證的必要的題旨,但是卻常常被導向贊不贊成罷工的肯定或否定、是或非的是非題,所以探討罷工工會的議題選定、協商戰術、罷工施行的良窳,卻很容變成支持罷工與否的情緒論戰,理性是珍貴、但情緒也是很重要,缺乏情緒很難產生動能,沒有動能運動就可能只存在紙上。
好吧!那就用情緒來探索這次的長榮罷工,這次的罷工最致命性的失算作為有兩個,而且很有可能造成終將失敗收場的主因!1.突襲性的罷工決定2.禁搭便車條款,其他的福利費用爭執看似枝節,但其實才應該是罷工的主題或主要實質爭取要項!就算是勞工董事的爭取也非全然不可能,究竟長榮是私人企業,有名義董事或名譽董事席次也不是甚麼天方夜譚。 
1. 突襲性的罷工決定
甚麼是突襲?簡單說大概就是突出對手或其他人意表的行為,突襲最主要的用意當然是讓對手措手不及,6月20日是兩方協商破裂後2小時候立即罷工,說突襲是因為在兩方協商途中立即宣布罷工,這個突襲舉動不只是突襲,我還把他形容是「與惡意的距離」,確實是讓對手長榮忙於應付,但也讓其他旅行業者同樣焦頭爛額,而最大的重傷者卻是消費大眾,也就是應該是衣食父母的旅客!
古今東西歷次的戰爭,絕大多數都會謹守良心的最底限,也就是避免傷及無辜居民百姓,除了恐怖攻擊的暴徒,才是以無辜者作為威脅打擊標的,所以從結果看來,這種突襲性的罷工,我形容他和爆彈恐攻分子的作為,在意義上是一致的!現在你把無辜者的房屋炸毀、把他們炸得缺手殘腿,你再多的致歉能換得他們諒解你的作為、贊同你的主張嗎?那你不只自我還是殘忍,但是其實應該是腦殘心廢!
協商破裂很當然地都會互相指責,把問題歸罪給對方,這根本是人世間沒有任何稀奇的常態!但問題核心就是在低智公會,對方既然是怪獸,為何擬定了這種沒有朋友的罷工戰略,這種爆彈恐攻式的罷工先傷及無辜,然後讓公司可以扮演救急隊的角色討好,現在怨得了誰?這根本是不需豬隊友,因為就是豬本身搞出來鳥事,現在讓罷工者猶如人身肉牆曝曬荒野!
2. 禁搭便車條款
這表面上當然是主張強調維護會員的權益,但是事實上卻是在孤立會員!如果是單次利益就像戰利品拿著就走,可能還有一說,但是這即使成功爭取到的禁搭便車條款之後,罷工者卻是仍要在群體中就業工作,這在意義上,已經幾乎等同種族隔離的作為!也就是你是白人可搭上車、其他的黑人你就走路!這種職場關係是會更好、還是更差更惡劣呢!現在你正在罷工爭取當中,你說那些不是會員、沒有去罷工的長榮航空同事,該支持你嗎?會支持你嗎?
這個條款根本不是罷工會員的利益,這根本是先幫罷工者製造可能的敵人、或敵視者!現在我想請那些罷工者,細心冷靜地環視這個社會、環視你的職場,你的朋友在哪裡?誰還會是你的朋友?誰應該要支持你?你的善意除了你自身之外,有及於哪個人嗎?現在你應該正視的是你的對手長榮航空公司!他有甚麼牌可以打?他既然是你形容的怪獸,當然就不會因你罷工就束手就擒!現在簡單地思考,長榮可不可以裁員瘦身、調整航班?現在公會能保證這些罷工者,還能回得去長榮嗎?回去之後還待得下去嗎?這些風險事先都評估過了嗎?現在還以這種三姑六婆式的臆測指控有用嗎?
當然還是有人一直強調:四月就預告罷工、五月投票表決、六月決議通過罷工,所以不是突襲!罷工投票是工會內的意見確認或意思決定吧?!長榮要有甚麼回應?罷工投票是會員同意授權談判代表,在協商破裂時可以決定罷工的權力,但是6月20日是兩方協商破裂後2小時候立即罷工,說突襲是因為在兩方協商途中立即宣布罷工,這不是突襲是甚麼呢?歷次的罷工可能都是在多次協商不成決定罷工。
再看前二次的華航罷工,沒被指為突襲罷工的不同點:(都是隔日啟動罷工)
2016年6月23日,桃園市空服員職業工會宣布所屬中華航空的空中服務員自6月24日凌晨0時起發動罷工行動,不再供應勞務
2019年中華航空機師罷工事件2月7日,由於中華航空的勞資協商未果,機師工會宣布中華航空機師隨時準備罷工,2月8日上午6時,由於不滿資方拒絕改善疲勞航班,桃園市機師職業工會中華航空分會啟動機師罷工。
為什麼現在風向根本不利罷工者?就是因為這個「與惡意的距離」把所有可能的朋友都打跑了!
分類:職場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