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綠營的難解

選前我罵或批判柯文哲一年多,選後只寫過一段諷刺柯文哲,連亞斯伯格症頭碰到中國都會轉彎成正常,其他則已經少罵了,因為他既勝選這四年可能是奈何不了他,而且選後可能也增加了許多見識到,柯文哲的〝嚎小〞的本質個性而開罵的人,選後的現今罵國民黨是一種對抗,罵柯文哲反而提高了他的身價,讓他作威作福、費力而少效果,柯文哲可說是綠營的病毒,而病毒和細菌是不同特性,病毒是寄宿宿主成長而侵害宿主,細菌是由外侵襲但它不寄宿宿主,而是單純的外敵。  
這次的地方選舉綠營失敗之處可能有幾個重點,中國入島入心從島內亂起的戰略有效的暗助是主因,媒體的眾口鑠金效果出乎意料地成功,反觀綠營的漫心和分裂的暗流,無形中加深了綠營的〝死棋〞!更深刻的是選後綠營分裂的暗流,不知節制反而更浮出檯面形成更明顯的裂痕!這道裂痕,其實是很可能造成綠營致命的,不能大意忽略!
綠營裡一直存在有一種人,自鳴清高聖潔有如清教徒,喜歡做聖事、創造聖人,但是追求創造聖人的同時卻容不下能人,也就是能力突出的人在綠營很有可能招忌!陳水扁如此、現在的蔡英文也是如此!反陳水扁貪腐時,幾乎是由施明德帶頭發動,主要成員也是平時號稱親綠學者,所謂的紅衫軍亂台根本就是綠頭藍身!現在回過頭再去檢視所有陳水扁的行為,陳家或許存在貪財,但是說陳水扁貪腐我當初就存疑不信,現在也是如此。陳水扁應該是擔了太多的欲加之罪,連總統的所有禮遇都被剝奪,而當初加勢落井下石的綠營人物、或親綠學者,至今無一人有過反省,而且起身動念正要如法泡製於蔡英文身上!
我無恩師、無偶像、寧可獨行,有部分原因是,因為我早領略人性中總是棲息著醜惡,幾千年前雅典人的醜惡,也同樣會發生在台灣、出現在綠營。2008年綠營奄奄一息的狀態,幾乎已經陷入絕境,當時是沒有人會相信蔡英文,有甚麼能力能成為綠營救世主,但是2012年蔡英文還真的讓綠營恢復氣息,恢復到可以和藍營一搏的體力,而如果沒有這種體力,可能也無法乘上2014年的風起雲湧、和之後2016的浪頭!但是原已龜息的綠營清教徒,卻又突然意氣風發地想收割這種氣勢,因此前置作業當然必須是持續否定蔡英文以弱化其氣勢。
陳水扁剛好有金錢瑕疵所以貪腐加身,否定了他的能力作為,蔡英文行事溫和所以攻其溫吞無能,如果細心檢視這些綠營清教徒,攻擊批判陳水扁和蔡英文的言責路數,可能可以發現幾乎和藍營相似口徑猶如套招!這才是我最無法忍受的!好像妒意是可以無限上綱到最極致?可是對於自身對台灣的獨立運動,卻幾乎毫無進展或有過多少助益,有的只是功勞我擔、責任你付的嘴臉,一二十年對獨立無方、對公投與否咸少聞問的人,現在正裝起清教徒聖潔嘴臉,厚顏威嚇民進黨、苛求蔡英文,為何不立即獨立公投?而就在現在局勢下,正有如飛蛾撲火,卻像要逼同陣營的台灣人同赴火場?!
中國是細菌、國民黨是台灣的病毒、柯文哲是綠營的病毒,但是我擔心的是這些綠營的清教徒,會不會是綠營的癌?癌細胞和正常細胞爭食養分生殖成長,有一天如果超越了正常細胞,就成為難治的癌症或者就此致命,這正就是綠營難解之題!
分類:健康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