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譯:受川普猛攻的中國、接續出現「不吉的數字」

原作者;近藤大介 『週刊現代』特別編輯委員 
原址;http://gendai.ismedia.jp/articles/-/56679
奉陪到底
上一周7月20日 川普總統接受美國經濟專門雜誌.名記者傑夫寇克斯專訪時,大聲回應 》》
我們是把不公平導正,我們取得主導權把鉅額赤字導正,對中國單一年,就有5700億美元的赤字。
我並不怕習近平主席,習主席個人我是很喜歡,可是這是不公平的,所以將來(中國來的輸入品)將課以5000億美元的追加關稅。
我們長年被任意操弄,卻只沉默不語,汽車、牛肉、農產物…,至今歐巴馬、布希對不平都不曾吭聲。《《《
很衝擊的專訪影像,去年從中國輸出到美國的金額約5050億美元,因此5000億美元,幾乎是對全中國製品課以追加關稅的意思。
美國第一彈:7月6日針對相當於340億美元,實施25%的追加關稅,接著,準備對相當於160億美元課徵追加關稅,再來,更在7月10日發表針對6031品目,相當於2000億美元,準備課徵10%的追加關稅,而現在更幾乎是對全中國製品課徵追加關稅。
3月22日川普政權,最初具體提對中貿易戰爭的「宣戰布告」時,中國方面統一口徑「奉陪到底」激烈回應,這是2011年任俠導演的電影片名,但是現在看來,「奉陪到底」倒是變成是川普的台詞的樣子。
觀看國家統計局的速報資訊
針對這樣的作為,中國表面上裝做很平靜,
7月16日國家統計局,發表了今年上半期(1月〜6月)的主要經濟資料速報,
GDP成長為41兆8961億元,成長率為6.8%,全國規模的工業增加值成長6.7%,其中先端技術產業11.6%,服務業生產指數增8.0%,國有企業的銷售額增10.6%,國民平均消費支出,名目增8.8%、實質增6.7%,國民的平均所得,名目增8.7%、實質增6.6%,.......。
一看每個都是不錯的數值,認為中國經濟平順地推移,可是也有不同的看法,可以說中國經濟正在走下坡。
例如:牽引中國經濟的是消費、輸出、投資,這3輛馬車,其中小賣業銷售額(消費)1月〜3月,前年同期比9.8%增,可是1〜6月9.4%增,已現鈍化, 輸出從14.1%增、變為12.8%增,也鈍化固定資產投資從7.5%增、變為6.0%增,亦是鈍化。也就是3輛馬車各都呈鈍化跡象(但是都還是很高的數值)。
針對這種跡象評價就有了分歧,也就是,因為3輛馬車全部顯示出鈍化跡象,所以有了認為中國經濟正在惡化的思考,這是其一、另外一個則是,認為中國當局為了迴避金融風險,操作緊縮而產生的正常現象的思考。
但是現今的中國,也正面臨過疎化和少子高齡化的衝擊,地方經濟疲弊已是不爭的事實。
我個人手頭上有份饒富趣味的資料,2017年上半期1月〜6月,記載各地方的財政狀況的東西,根據資料全國31地域之中的25地域,已陷財政赤字,具體數字如下:
遼寧省(不含大連市) –560億元、吉林省–738億元、黑竜江省–1277億元、山東省(不含青島)–387億元、天津市–258億元、河北省–1260億元、寧夏回族自治區–324億元、青海省–561億元、山西省–419億元、甘肅省–1066億元、陝西省–962億元、內蒙古自治區–1156億元、新疆維吾爾自治區–1333億元、重慶市–788億元、提貝(西藏)自治區–749億元、雲南省–1572億元、貴州省–1289億元、広西壯族自治區–1294億元、四川省–1348億元、海南省–212億元、安徽省–1290億元、江西省–1107億元、湖北省–1094億元、湖南省–1762億元、河南省–2588億元,
以上25地域總共達–2兆5349億元。
另外黑字的只有6個地域,福建省(不含廈門)241億元、江蘇省2787億元、浙江省3553億元、北京市4776億元、上海市5930億元、広東省5028億元、合計共1兆7281億元。
也就是31地域合算後,半年間就產生了8068億元的財政赤字,中國國土是日本的26倍,地方的荒廢程度不是日本能夠比擬的。
待續
中國正在操作匯兌
接這再來看看匯兌,今年年初的中間值1美元兌6.5342人民元,可是7月20日時點6.7659元人民幣貶值(美元高昇),
關於此點看法還是有些分歧,有的認為匯兌正向著,從中國正式大量資本流出的7元線,這是一個危險訊號,此為其一看法。
另一個,中國人民銀行每天早上設定中間值時,故意採人民幣貶值的傾向,7 月5日開始存款準備率0.5%下修(16%〜15.5%),中國當局為使輸出產業有利,所操作誘導人民幣貶值的作為。
我個人的看法是過猶不及,如果今後到達1美元兌7元線,應該看作是進入危險水域。
可是川普總統也針對外匯匯兌開始批判中國,7月20日在推特上,有了如下的發言:
中國、EU、和其他各國,操作匯兌壓低金利,這之前美國利率上揚美元連日增強,我們強力競爭力的鋒芒,完全被剝奪,一向都是如此,競賽的場域並沒有保持在一定的水準。
川普總統的腦中應該是留存著2015年8月「人民幣震撼」吧。
中國在2005年7月以來,採取管理變動匯率制,獨特的匯兌系統,每天早上中國人民銀行發表,以美元為首的11種通貨和人民幣的中間值,當日的匯兌只容許,以中間值上下2%的震動幅的變動匯率。
可是在2015年8月11日到13日期間,中國人民銀行,人民幣和美元的中間值強力拉降4.5%,當時拉降的責任者是易綱人民銀行行長(當時副行長)。
不管怎麼說,川普的這個發言,在7月21日22日布宜諾斯艾利斯揭開的,G20財務大臣、中央銀行總裁會議上,相繼對川普總統的批評聲不斷。
IT大廠小米上場的波亂
另一方面關於股票價,中國當局的政策又如何,一定是下降比上揚好,
年初3307點的上海總和股票指數,7月20日現在2829點下落了約15%,被認為高風險的3000點線,很輕易地就摜破了。
具象徵性的就是中國智慧手機大廠小米,7月9 日在香港市場上場的一件事,
中國當局為了中國國內股票市場活性化,為已經在海外市場上場的中國有力企業,和被稱為獨角獸的中國一連企業群 (創業10年以內時價總額、10億美元以上的未上場企業),訂定讓他們在中國國內上場的方針,
屆時利用CDR(中國存託憑證)制度,導入在海外市場上場同時也可在中國市場連動上場的機制,中國有力的民營企業(特別是IT產業),不喜歡在被中國共產黨控制的中國國內市場上場,CDR是一項苦肉計。
原本策畫為象徵的事例,就是小米的上場,小米也接受了這個計畫,當初是計畫香港市場、上海市場同時上場,資金調度預定額是各50億美元,共計100億美元,但是小米突然在6月19日發布,上海市場的上場延期,恐怕是預見今後更形激化的美中貿易戰爭,希望能有效地迴避的思慮。
結果7月9日創業者雷君CEO的姿影,出現在香港證券交易所,由於出乎意料的「片肺飛行」,一時的IPO(首次公開募股),價格17港元的2.9%下跌,以16.50港元作收的波亂的出帆首航。
同時中國國內市場上半期,IPO數只停留在111家,這和去年同期268家比較,只達41% ,3年前的6月後半到7月初的3週內,上海總和股票指數下跌32%的惡夢,尚且記憶猶新,可能大家惦記擔憂當時以來的股價下跌。
中國人民銀行VS.財政部
如今這種狀態下,在中國有經濟、金融「兩個司令塔」,的中國人民銀行和財政部,卻早已在公開場合開始吵架。
7月13日在中國人民銀行,從事金融政策研究的研究局首席徐忠局長,「最近的狀況下可以更加強發動財政政策」為題的論文發表,針對財政部強烈批判。
《 (財政部)光說積極地進行財政支出,實際上積極度完全不足,毋寧是往財政緊縮的方向進行,今年的預算財政赤字率,也只不過是2.6%,遠比去年的3.0%更少了,赤字率少的積極財政政策,簡直完全像似流氓規劃的經濟政策》。
針對這件事7月16日,財政部在經濟雜誌「財新」以「青尺」(青蛾)筆名發表「財政政策為誰積極?如何積極?」論文反擊,
《人民銀行的徐忠博士說,積極財政的積極度不足,財政當局,原本就負有金融風險防止的重大責任,現在在地方,地方債的亂發現象層出不窮,這其中金融機構(國有銀行),幾乎變成共犯者了,不是嗎?
中國成為世界第二大經濟大國,財政政策也好、通貨政策也罷,當局者正面臨重大的危機,此刻重要的是,要如何從不是小國、而是大國的觀點,能發現問題的所在》。
像這樣中國的經濟、財政政策的司令塔,的中國人民銀行和財政部,公然開始打起架,這是習近平政權以來,最新發生的真是「夏日的新鮮事」。
3月全國人民代表大會以來,中國人民銀行樹立了,郭樹清書記和易綱行長,的雙頭體制,以剛腕、直言不諱眾所皆知的郭書記,和長時間生活於美國頗具學者風的易行長,聯手欲極力抑止中國的金融風險。
中國人民銀行的行長(中央銀行總裁),長達16年3個月,長期為周小川前行長所君臨,由於如此,今年3月周行長引退時,就不斷地發生激烈後繼競爭。「亂世的郭、平時的易」常被如此形容,美國川普政權發起的貿易戰爭的現在,怎麼看都是亂世,
由於這層意義,原本郭樹清中國銀行監督管理委員會主席,應該是實至名歸,但是周前行長推薦了,經歷長期忠實的部下易剛副行長,加上,習近平主席中學時期的同年同學,被委任為經濟全般事務的劉鶴副首相,也傾向長年的學者同儕易剛副行長,這樣的結果,才決定了可以說是異例的雙首長體制的原由。
「郭書記為人事等內部的責任者、易行長是政策金融外交等的責任者」,這種說法應該就是中國人民銀行公式的見解。
另一方面,財政部3月以後,由劉昆書記兼部長率領,劉部長是福建省出身,當地的廈門大學畢業後,1982年在広東省政府就職,在那裏31年勤務之後,2013年5月被拔擢為財政部副部長。
2012年12月,剛就任共產黨總書記的習近平總書記,視察広東省時,由於習總書記曾經17年間勤務於福建省的關係,劉因而受到器重,因此2013年3月就任國家主席後,劉也因此被拔擢,有此一說、真實未定,但是劉是屬於習近平所喜愛的「沉默從命」的典型,則是事實。
能夠馴服瘋狗川普嗎?
就這樣3月出帆的經濟金融新體制,早已被「川普爆彈」炸得龜裂橫生,如果追溯起來,就會正衝上經濟對美貿易交涉的責任者劉鶴副首相。
劉鶴副首相比習主席早一年出生於北京,是習主席北京101中學的同年級同學,取得中國人民大學學位和碩士班後赴美國哈佛大學留學,歸國後任職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作為一個官僚經濟學者,江澤民時代和胡錦濤時代,一直走在不見陽光的陰影小徑,2013年3月和習近平政權發足的同時,被拔擢為中央財經指導小組辦公室主任、兼國家發展改革委員會副主任。
之後的5年間,疏於經濟問題的習近平主席,好像就把經濟問題,一股腦完全丟給劉鶴主任,緊接著去年10月的第19次共產黨大會,把劉主任拔擢為中國政治局委員,今年3月再拔擢為經濟(國內經濟+對外經濟)擔當副首相。
但是說實在的,對於學者出身認真的劉鶴副首相,作為川普總統的對手,負擔可能過重了。
第1回美中貿易協議5月3日、4日在北京,第2回5月17日、18日在華盛頓,第3回6月2日、3日在北京陸續召開。
中國方面的劉鶴副首相迎擊的對手,是美國財政部長梅努辛、羅斯商務部長、萊特海澤 USTR(美國貿易代表部)代表的3人組,特別是萊特海澤代表,1980年代對日貿易摩擦以來,歷經千錘百鍊對外強硬派是眾所皆知的人物,和他們強悍交涉過程中,劉鶴副首相已面露疲色白髮叢生。
到了現在,就如開頭所示,川普總統顯著地「攻勢」,中國完全轉回「守勢」,現在北京也有傳言,對美貿易戰爭的責任者,是不是已經由劉鶴副首相,轉手為王岐山副主席了?
這個月已經70歲的王岐山副主席,是10幾歲習近平青年時期就認識的「舊友」,同時一起被由北京下放過,之後迂迴曲折歷經經濟領域的步伐足跡的王岐山副主席,2008年3月開始了5年期間,成為負責對外經濟的副首相,也展現辣腕的一面。
李曼兄弟震撼時,亨利鮑爾森財政部長、歐巴馬政權時代的後任蓋特納財政部長、的談話當中傳達出,是如何和王岐山副首相建立信賴關係,共同克服了苦境。
2013年3月習近平主席的盟友王岐山副首相,原想順勢升任首相,但是因胡錦濤前主席的「絕對命令」,由李克強第一副首相升任首相,王岐山副首相只好平移,主打反腐敗運動的中央紀律檢查委員會主席,隨後去年10月第19次共產黨大會,一但暫時引退,今年3月受習近平主席之請,完成了陞任國家副主席而復活。
不管如何,「皇帝」習近平主席7月19日開始,今年首次出訪5國,UAE、塞內加爾、盧安達、南非、和中東非的模里西斯,這期間留守北京的部下們,正一邊罵瘋狗、一邊死命地尋找對策。
分類:理財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