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政治觀察的假說

現在已經進入三月下旬,「獨派應該共推台北市長候選人」,這個話題或是這個欄,已經是去年九月開始,但是獨派不信任柯文哲、對民進黨的態度有疑慮,可能是要更早了!當然政治工作者簡稱政客,和政治觀察者,誰的看法比較準確或正確,坦白說是不會有定論的,因為根本不會有準確和正確的標準,針對現狀,會因意圖、價值觀、利害關係、情緒的喜好等,種種因素形成不同的判斷也就是看法。   
西方大哲波普爾,他極力推崇主張民主與自由,對於科學和非科學,他的持論分際主要在:能不能反証(Falsification)(台灣翻成証偽),一種假說或是理論(理論其實也是一種假說),必定存在反証(証偽)的可能,不容有反証(証偽)可能的是種非科學的,真理、宗教就是不容許反証(証偽)的,「真」是無法証明,只有「假」得以証明,所謂黑天鵝理論就是在說明真假的不對稱性。
柯文哲是墨綠,無法証明,因為只要提出一個非墨綠的例證,就可使他成為非真(墨綠),其實相同的,柯文哲是深藍、火紅,也是無法証明,一樣都是無法走出黑天鵝的侷限。因此他是甚麼(墨綠深藍火紅)?根本就不是重點、也不應該是重點,就如:他餓不餓?喜不喜歡?很難確認,就算你問了他也未必真實,但是他有沒有吃飯?吃了或沒吃?卻相對容易得到確認。
也就是,他想甚麼?說了甚麼?應該不是重點,而是他做了甚麼?做了沒有?所有的批判應該是以此為根論!而這種根論其實也是一種假說,除了證據之外,當然也必定要容許相反例證存在的可能。而經歷越多試錯辯證的假說,越值得信賴,只有較好的假說,而不應該也不會有最好的假說,因為最好的假說已經接近真理,或者就是真理本身。所以批判柯文哲,就是在追求一種較好的假說,柯文哲的言行不會是真理,況且他那種充滿瑕疵矛盾的腦和行為,離「對」都有一大段距離,更別說是真理。
把觀察對象轉為民進黨,綜觀柯文哲前次勝選至今,民進黨最大的問題,可能不在要禮讓與否?而是無作為!如果批他禮讓最後他推出人選,就造成批判為非真,所以獨派自始(或是從去年九月開始)批判邏輯,一直是「不是錯的」或「非假」,因為論點一直就是「獨派應該共推台北市長候選人」,放棄柯文哲、不信任民進黨,就是立論主張的核心。
政治工作者(或稱政客)和政治觀察者,角色相異、權限亦不同,努力發表言論看法,並非要指使民進黨,而是要討論與議論,也就是一種對假說的試錯!如果連立假說、提反証都不容許,那不是真理就是宗教信仰了!民進黨是政黨,聚集的是政治工作者,最大也最基本的責任,是執行政治賦予的工作,討論和議論也是政治工作的一個要項,不作為、無反應,基本上已經是一種失職卸責!
蔡英文或民進黨也許做了某些事,但是對首都市長這種重要選舉,居然可以無感、無做為或諱莫如深至今!放任支持者摸不著邊際、四處亂竄,而我看來那根本是在裝死!或者想把政黨當成宗教般地搞,一切靜待主事宗師大法的一聲鶴唳的決定,爾等草民就稍安勿躁,幹!你就別裝得太像才好,他日一看以為是佛身,原來是木偶廢材!
分類:食譜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