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也是「沉思者」

沉思者(Le Penseur英語The Thinker)是羅丹的雕塑作品,原名「詩人」(The Poet)原意就指但丁,他死後雕塑工匠把它稱為「沉思者」。他是羅丹依但丁「神曲」中地獄篇為靈感創作的作品「地獄之門」,沉思者就是坐在地獄之門的門上,俯瞰著世界或眾生相,他應該是象徵但丁、也象徵羅丹自己。我由於愛讀但丁的「神曲」和「俗語論」,所以也愛羅丹雕塑的「地獄之門」和「沉思者」,甚至時常模仿「沉思者」俯瞰人生百態。  
數位化的現代,微量是奈米,人類發明的尺已經派不上用場,因為無法量,讀取速度是16位元、32位元、64位元地進化,視覺表現也2D、3D變化,AI機器人看來也來勢洶洶,可能取代人類的作為吋寸呎尺逼近。可是3D雕塑可能在很短的時間,可以把羅丹的「沉思者」甚至「地獄之門」複製,可是再如何先進的3D雕塑,卻創造不出第二個羅丹,AI機器人再如何精巧模擬人類的動作,即使能製造出千百種笑聲,卻無法製造出一絲真實的笑容。
人是地表最微妙的生物,可能坐相距不到一公尺,用相同的語言,用幾近一生的時間,可是卻完全沒有溝通,因為原來溝通的原始容貌,並不是距離、語言、時間構成,而是心,當然更不會是速度與聲光。禪學之所以難懂,因為基本上禪是不依賴或透過聲光、語言傳遞佛義,多是以「悟」來傳遞佛法,如果勉強要說明甚麼是「悟」?那可能是思考的腦、再加上心,而我認為構通可能是要心加上腦始得完全。
數位化電腦、平板、smartphone充斥到無所不在、無所不為的現代化,雖然製造不出第二個羅丹,製造不出真實的笑容,但卻也從根底在改變人們的溝通型態與認知,甚至連人際關係也跟著在變。我形容現代的人們:以一夜情的心態交朋友,萍水相逢合則來、不合則去,水過無痕不留回憶,然後用交朋友的心態看待婚姻,或結婚只像交朋友,情投則如膠似漆,情淡則見面點頭、勉強而無言,到了勉強盡頭可能簽字蓋章省卻惆悵,反正人生何處無巨樹、芳草,交友何難?婚姻何意?何義?何益?付諸水流哪來煩憂!
現代數位化的溝通,看似熱絡卻感受不到溫度,有可能也只是「讚爆」或「噓爆」,看似交流繁多、卻是溝通貧乏,占滿空間(螢幕)卻不是豐富,吸收很多消化卻無幾,看到有人公示母喪,卻很多人熱絡表示情意按「讚」,這種現代人生像實在夠令人歪頭屈嘴。當然我還是每天看電腦上網,可是我只是模仿羅丹的雕塑,只是我沒有羅丹「沉思者」(也許是但丁、也許是羅丹)心思表情複雜,因為我只是經濟學巨匠馬歇爾的追隨者,不過我是冷靜的頭、冷靜的心、和冷靜的眼的「數位化沉思者」。
分類:親子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