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世大運觀察2

實在很討厭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但是當世大運時,連得獎、奪牌都只能現甚麼奧運會旗(其實就是等同難民旗),這一種被壓抑的情感到了英雄大遊行,終於好像得到紓解一般而爆發,甚至應該有人也像我一樣,雖然處於「無魚蝦也好」的無奈,但是妥協並不等同於臣服。   
青天白日滿地紅旗,即使不願承認是台灣國旗,但是可能是目前在台灣加上妥協的情緒之下,一個最大的共識公約數!可是有一步是前進的,也就是排斥奧運會旗作為台灣代表的認知共識,顯然已經成形,至少和國民黨執政時期的,對奧運會旗現狀臣服的無認所謂,已現不同!
經世大運閉幕時,他國選手拿台灣現階段真正的國旗入場,隱約地,就是在強調台灣奧運會旗並不是台灣的國旗!至少部分的外國選手,可能也認知到這個差異,也許這也是一種前進的樂觀。台灣是小國,很難在世界上動見觀瞻,也就是,我們可能要比別人更努力,或者花的時間要更長,不管是對國際的發聲、或者是對國內共識的尋求,都是如此。
我曾經形容蔡英文的施政,也許可以參考「特休斯的飛船」,可能台灣建國也有必要深刻思考「特休斯的飛船」。既然沒有革命的條件和準備作為,就不該再以一蹴可及、急切焦躁的情緒性思考作為,前幾天我也看了唐湘龍的一篇文章:等待台灣的「10秒男」政治思維可能天南地北,但是就這篇文章中有些看法,卻是贊同或是一致。
如果他是打從心裡自認是中國人,大概就不會產生有那些情愫,也就是他應該也是站在是台灣人的角度上,自然產生那樣的情愫,至於也許他有另外的政治認知,如:台灣人也是中國人,或台灣屬於中國等等,但這就要經過理性辯證,至少他主觀上的「是台灣人」的認知應無庸置疑,這可能就是些微的重疊部分,也許就是更大共識的可能。
就像排斥奧運會旗代表台灣,進步到否定奧運會旗代表台灣,這個台灣共識在台灣世大運幾乎已完成,或許經由某個契機,也可能進化成,排斥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代表台灣國旗,或者,否定青天白日滿地紅旗代表台灣,或許新的台灣國旗共識就會產生。
分類:親子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