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無效的批評、有效的擾亂(二)

暴發戶和富二代三代有時候很雷同,被忌妒、被歧視或輕視、下馬評,主原因可能是因為財富的聚積擁有,並非來自於傲人或過人的能力,而是非自力性的機運,或非選擇性命運,簡單說,就都是非人力、非能力性的財富所得。暴發戶或富二三代,如果能懂得隱晦,倒是令人羨慕之外也無法多言,但是暴發戶或是富二三代,如果只知炫富,則是招惹厭惡鄙視的主因!暴發戶可能得自於機運,富二三代則是命運之前即已注定,也就是兩億精子哪一個得標達陣,都是相同的命運。  
甚麼是莽夫?很難一下子完整定義,但是有一個主要而明顯的特徵,思慮欠缺、體力無虞、行動迅速,或者判斷力薄弱、爆發力十足。可是人世間總是有太多不公平,假使莽夫又獲得絕佳機運成為暴發戶,如果偏又愛炫富,那就是一個慘劇,因為既招惹厭惡鄙視、又讓人頭疼難當。   
太陽花子林飛帆,又跑到凱達格蘭道原民抗爭團體,去放炮兼散發太陽花運動剩餘能量,果然博得聯合報系青睞有佳,其中我只看到:「原民抗爭已有160天,原住民訴求非常好理解,政府應該要給個答案而不是空口說白話,讓族人在凱道上等待。甚至批評姚人多已經不是民團,是當權者(掌權者和當權者有必要分疏清楚)這種對待抗議者的方式,和國民黨有甚麼兩樣。   
我不認識姚人多,甚至之前因為台獨沒有市場的說法,惹惱本人發了幾篇反論文,但是姚人多以一個當權者,先尊重體制內的原民組織,這可能是權力正當性的選擇做法,體制內的原民組織,至少先得經歷選舉的民意,請問這些原民團成員代表性,有何被認證的過程?簡單說,成員的形成可能漫無標準,台灣的民團最大的弊病,可能就是過度放大了自己的權利,你可能連一個原民村、原民里的選舉經營都未認真過,你是如何能證明你的代表性、代表力?   
林飛帆可能把太陽花的成就過度擴張,現在看起來簡直像足了運動暴發戶!思考邏輯薄弱又像莽夫,蔡丁貴在立法院擺攤多久?好像也未聽過這些太陽花子說過甚麼,蔡丁貴主張的還是攸關國族,比起這些原民團為部族權益,好像更崇高許多吧!姚人多或民進黨,哪裡和國民黨沒有兩樣?這些抗爭的原民團,有被沖水、警棍對付過嗎?說這些太陽花子,開始現出有如運動暴發戶的嘴臉,因為當時盤據立法院內其實是被保護住,真正的衝組烈士是在院外,享受沖水警棍洗禮的人!   
所以被保護住的林飛帆才說和國民黨沒有兩樣,老實說,就是這句話踏到我的紅線!就像當年李筱峰,批評阿扁一家人比國民黨還可惡,惹怒本人反論痛批。這種無效的批評、有效的擾亂,就像成為暴發戶的莽夫,判斷力薄弱、邏輯混亂,又性喜刷存在感有如炫富,實在令人厭惡至極!   
弱者或許值得同情,但是是不是有理?那倒是未必!浮浪者(或台灣所謂的街友)是有該同情之處,但是佔據車站要道主張權益,有理嗎?1999年的東京都人就給過答案了。弱者不一定就是有理,同情弱者也不是因此道德高尚,不論理光講情,除了腦筋不靈無用之外別無其他!   
http://upmediawebmag.upmedia.mgnews_info.php?SerialNo=21925
http://www.storm.mg/article/308367
分類:職場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