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台灣正名(三)

本文有關台灣正名,事實上是難得能回台過年(新曆年),因為新年也是日本人戲謔,稱為三大日本民族大移動、或是日本逃出潮(另外兩個是黃金周和御盆節),所以不在28日前逃出29日就機會更小,今年順利闖關成功。
回台首篇文章台灣正名,其實是啟發自朝日新聞28日的新聞:
名称に「日本」追加へ 対台湾窓口機関「交流協会」
而一向朝日是比較親中的感覺,也就是有關台灣的新聞一直不是很即時熱衷,但是這一則新聞卻報得很早,只比產經新聞晚一個多小時。這是我有感於日本媒體界親中的立場,似乎也漸漸式微,也就是局勢一直都是有機在變動,自己或是台獨的思考,也應察覺時事變化應對。  
回台之後,看綠營大咖們也好像多談台灣正名,如:邱垂亮、李筱峰、北社等,還好本文發表在他們之前,否則好像是一篇跟潮文,不過就算是跟潮其實也沒有關係,因為就是要盡微薄之力試著使之成為風潮。否則話語權幾乎被之前的一例一休、和現今的婚姻平權淹沒,爭議不是壞事,林全內閣的狀似優柔寡斷風,也未必不可取,因為全面執政行政過分強勢,有可能反傷了立法院的執政尊嚴。  
終究握有立法決定權的立法院是在民進黨手中,砲聲隆隆不也正是給行政院內閣,一個好好的民主洗禮?當行政院官僚能夠挺住砲聲隆隆的洗禮,對台灣對蔡英文的執政都不會是壞事!而且可能綠營上下,有必要深思了解一個現狀,現今蔡英文的執政和之前綠營的執政,最根本的不同是,之前綠營幾乎可說是代議士型的政治人物、或代議士型執政,而現在則像是集團幕僚型、或幕僚型執政,或者是一種將領型和幕僚長型的差異。  
一鼓作氣、衝鋒陷陣確實能大快人心,但是再而衰、三而竭卻是必須謹記,運籌帷幄、蠶食謹進也未必不可行。之前我寫過「特休斯飛船」,就是形容蔡英文執政至今,似乎就像是循著這個方式,反而現今許多綠營的形貌,卻有如曝虎憑河般焦躁之氣溢於言表!我想表達的台灣正名觀念,也是一種「特休斯飛船」的概念,如果把中華民國比擬成特休斯飛船,台灣正名就好比那30隻的槳或船身木片。  
依及時、功能、作用,一槳一槳地換、一片一片地換,面對反對者則能據理而充分,相對地也給反對者攻擊力道與處所縮小,同時例如奧運已有前例,甚至運動排除政治干擾,也是一種普世價值,應也可增加中國介入的力道的阻力,與可能性的困難(當然可能無法完全排除)。而華航的更名除需先做事前規劃和布局,但是卻是一個可以完全主動完成,換上何煖軒的的另一個意思,就是名稱更改可以主動非不可能,而且主要的理由,可以是為了避免和中國民航混淆的困擾,非政治性打算。  
除了中華民國之外,所有名稱都改為台灣時,對世界不說也明,對台灣一種無形而明確的概念建立,有可能成為一種向心力的源頭!蔡英文如果順利兩任八年完成這個目標,或許就是建立2024年續任總統,改國名公投的基石或基礎!如果用這種思考,再來看現在綠營急躁地慫恿蔡英文獨立建國,不就像似曝虎憑河,而且火中取栗直攻聯合國,不就像叫世界各國,冒著與中國交惡來完成你的心願?這種有如以唐吉軻德做大將軍的衝鋒陷陣,勝算究竟會有多少呢?
分類:登山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