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現代病灶 (三)

相關討論欄  有關一例一休到底在吵什麼(轉)  
有沒有人比較清楚,所謂勞團(絕食者)他們的訴求是甚麼?也許是媒體的問題(好像相關報導很少),也許是我的問題(漏看了相關報導),開欄文我不知道是否 詳盡(因為詳述的文章太少無法做比較),但是社長張貼的世界各國休例假概略表,好像世界上幾個先進國,也沒有所謂甚麼二例制,台灣勞團要要求世界最高階的 先例,也無不可,但是是不是也要提出,世界最高階的勞動力技術和效能水準的提供保證,否則單方面的要求,不是漫天要價(勞方)、就是邪惡的剝削(資方), 那不如由勞團你們來開公司,以實踐保障勞工權益的完整。  
而執政者要考慮的基本上有兩個重點,一是最高工時的設限,和最低工資的保障,這才是對提供勞動力者的基本權益保障!而這兩項基本權益的保障,當然要參考其 他國家,因為環境中的各國,其實幾乎就是競爭對手。而這兩項對勞動力提供者是權益,但是對企業卻是主要的成本構成,這種衝突性,只要企業要開設、勞動力提 供者出現,就會存在,而且衝突就如影隨形不可能消逝,而且不存在兩全其美的絕對性最佳選擇,只可能有相對性的互相忍受、或合意接受。  
這種不可能有最佳狀態的衝突,當然只能依賴溝通、議論來達到相對的平衡,也就是現實上真理是不存在的,所謂的理性,是「我可能有錯、你可能是對的,經由議 論使其更接近真理。」,而「我可能有錯、你可能是對的」,這個是要議論溝通者,先必須存有的理性內涵、或者訓練。而現在台灣的言論市場、或者議會殿堂的 議論,好像是反過來抱著「我是對的、錯的可能是你」的心態或認知議論或開會,不吵成一團我看那才怪。  
還有是不是可以不要再濫用絕食作為抗爭手段,絕食應該是在生機受到積極威脅,所有抗爭手段的可能性被剝奪或封鎖,只好絕食自殘,通常比較多像是政治犯被關到牢獄,抗爭可能被完全排除、封鎖時的不得不手段。甘地的四百公里苦行抗爭,是因為抗塩稅苦行到海邊自己取海水製塩,表示不服從的抗爭,弱者可能是經濟上、體 力上的弱勢,但是並非是道德上的弱勢。  
現在台灣很多把絕食當成是抗爭手段,但是冷靜或冷眼、甚至是冷血地看,絕食者的本質,卻是依賴和等待,依賴同情、等待施捨(權力者的施捨),是弱者,但是比較像不是經濟上或體力上的弱者,而是智能上志氣上的弱者! 
抗議抗爭是一種人權的容認,不服從、抗議到革命,都是抗爭的型態,是一種主體(各人)對某個客體的行為,而絕食是在這些抗爭可能行為,皆被剝奪控制或抑制時,對自我自身的一種不得不的殘害。現在台灣的社會三番兩頭就有人宣布絕食,根本沒有多少意義,因為社會大眾可能包括絕食者,也早已看穿這些虛偽性的本質,也就是有多少是真正要,以自己的生命作為代償的決意?生命存在就存有太多的可能,卻兩手一攤,找最嚇人的絕食抗爭,輕率得讓人不解。  
除了虛張聲勢之外,首先就是顯現懶惰加懦弱,然後大家也配合演勸解大戲,坦白說,我個人懶於看這種婆媽戲!而且也反對這種輕視生命,冒瀆絕食的悲壯志氣的弱智者行徑!再看絕食的主題,也只不過是為工時薪資例假日的決議,就算是一例一休、工資不漲,也還不是絕體絕命無法生存了吧?去看看台灣各地努力生存的小攤,全年無休大有人在。
簡單說,資本家拿錢出來開創企業,要怎麼休、如何計算薪水?不也該讓他有主張發表意見的空間嗎?有誰願意拿錢出來還先被惡魔化的呢?這種利益相衝突的事,只有議論再議論別無他法!抗爭應該是在,議論的可能性和空間都被剝奪時的必要手段!勸那些絕食者(如果還有),趕快收攤去想辦法爭取該得的權益,不要老是懶於動腦和行動,光想跑捷徑。
分類:職場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