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共產與罷工

之前內人曾問我,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那一個比較理想?近日又問罷工適不適宜?勞工和資方哪一個有理?都不是很簡單能夠回答的問題,但是也不是不可解答的問題,不過,其中內容若隱若現地,有同質性的內涵思考存在。說起共產主義,大部分人可能先想到馬克思,但是馬克思本人卻否認他是共產主義者,而禍首應該是紡織廠小開的恩格斯,整理馬克思的手稿,批評有關美國文化人類學者亨利摩根,「古代社會」中原始共產制的影響,而寫了「家庭、私有制和國家的起源」,這可能是後來共產主義的源頭。  
亨利摩根的學說很多後來被否定,唯獨恩格斯的共產說,一直被政治性傳述利用,事實上人類共產型態,多數存在於狩獵階段的小型氏族之間,到了大型部族階段,多數形成私有財產型態。共產型態到了有支配階層產生之後,被支配階層又被權力強制成階級共產,而支配階層是在共產控制之外,所以有人認為真正的共產主義始祖,應該是柏拉圖,因為他主張的菁英統治,就是共產支配階層的變形學說模型。
理論學說往往落落長,沒有耐心的人往往中途就烙跑或是睡著,不過簡單地說,共產主義通常著眼於平等,而資本主義則重視自由,共產主義在追求平等的過程中,卻很容易扭曲了人性,因為既然是共產,那麼勞力付出就不是首要,而是需要權力(支配力),也就是階級追求或者成就為菁英,才是成就利益或是獲取利益的捷徑。而資本主義卻比較有可能經由勞力付出而獲取利益,而這個利益必須要在私有化保障的可能下,才有實質作用,從這個正常人性一般論觀點,資本主義可能比較趨近,或者也可以說優於共產主義。
罷工在現代社會,應該把它視為政治經濟權,也就它既是政治上的一種勞工權,也是經濟上的一種勞動再評價權,不過最尷尬的應該是管理層,它既不是完全資方、也不是完全勞方,應該稱為現代資本主義社會的菁英層。他不太需要付出勞力,他也沒有完整握有資金,說極端一點,他就是資方的看門犬!他追求的就是一種菁英權力,權力才是他的利益所在!共產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同質性格,就是在這個階層連結。
罷工說穿了就是一種人權評價,人性不該有不勞而獲的扭曲,的同時,也不該有吝於付出利益(價格),卻貪圖剝奪勞力。至於那些用道德論說的怪異階層,則是現代經濟社會的好事浮游者,既無任何道德性可言,也無人權的認識!有的只是奇怪和突兀的存在而已!
說了這麼多,簡單結論就是,我支持華航空服員罷工,也想看這些菁英層(管理層),除了幫資方獲取利益之外,有無菁英的折衝處理能力與腦筋。很遺憾地,多年來台灣社會中立仲裁者(通常應該是學者專家)已經消失,現在只能看還有否政治良知良行者。
分類:職場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思考的實驗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