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武士不帶刀 (批評的本質)

台灣如今的現狀,很多人可能以為總統大選已定並無大戰事,其實以我這台獨者建國才是目的,現在只是戰事稍歇並未停止,但很顯然綠壇上很多人的認知並非如此!這幾年來在綠色論壇,也陸續經常可以看到批判陳水扁、批判民進黨、批判綠營很多論述,贊否兩論原本平常,爭吵也是自然。然而陸續而經常性地,卻也讓人不得不正視這本質,或者顯然引發的另一層局部效果。
我的疑問是,言論自由是必須尊重這沒疑慮,但我不知道的是這些諸多的言論,究竟是要舉錯?還是要改義?而且是特別喜歡以陳水扁總統為標的。罵陳水扁是泛藍的「顯學」,這 可能連村夫村婦皆知的事,我無法理解的是所謂的菁英應不可能看不清局勢,但是卻似乎樂此不疲令人費解。台灣仍陷在泛藍統媒的烏煙瘴氣之中,戰事並未停止!而且正是以小工點穴戰,既然立志為文人批批連戰批批宋楚瑜、馬英九,這種綠營政治人物也會也可做,但其實泛藍”文氓”正集結在平面電視、媒體,他們不聰明嗎?他們腦筋好的很!只是心有問題!陳文茜當然知道她只要守住那些小眾,就握住了籌碼、也可「萬壽無疆」,她只是一個更成功的金介壽、一個另形的李敖!李敖可能才是真正的泛藍宗師。李敖早在環球電視笑傲江湖,努力剪貼勞作的模樣,不是被藍營政客媒體拿做典範模仿!
大家也都知道、「誰也無法回到真正的歷史現場」,李敖就是利用賣弄一個熟讀歷史的「奸巧」,拿著一片”瓦片”就說是回到歷史現場,其實這種解釋現場全貌的方式是有疑問的,過於片段、難於查證就是問題點,唐湘龍之流為文,陳文茜、趙少康、李濤之流做節目,金惟純等辦雜誌,不是就是四處檢「瓦片」就說是阿房宮所留?握住「瓦片」就要站在歷史現場,這種跳樑之勢,如今的綠營甚且無法抗衡忙於應付,很遺憾地綠營某些網上自認策士的常客,卻毫無警覺甚且成了加勢效果而不自知。 
不贊同你的方式並非等同滿意陳水扁,只是覺得整天學李敖撿瓦片、盯住陳總統,究竟有何積極意義?這些見樹不見林的爭論其實是令人難耐!民主與自由的核心不就是平等與法治!言論自由是否也應有一定準繩!自認是文人準繩應是自求更高。 
曾有好友注意到我的文章似乎不再尖銳,批評的火力也已減緩,提到所謂的「質變」疑問。其實對於批判我已深思許久,只是未找到完整的思緒,似乎若有所感、卻仍模糊。批評的原點是什麼?為什麼批評?批評為什麼?如何批評?批評的如何?批評是什麼?什麼是批評?除了思考找出自己最原始的初心外,也試著由別人的文章,去推敲作者的內心最深處的原意,這是我自認的一種新的武者修行。 
以前一直認為批評猶如文人的佩刀,一有不平即拔”刀”相向,同時也醉心於宮本武藏式的「不問名位只問刀」,卻也僅專注宮本武藏前段對刀術的狂熱,與勝負的豪放。對於宮本武藏後段轉向內心修為的思緒,卻是少有理解。最近由於長時間在日本,由於繁忙和懶得帶著筆記電腦,再加上不喜歡用日語發言,因此上網多只是看著綠壇脣槍舌劍,沒有發言卻因此多了很多思考的機會,同時努力思辯著作者文字以外的意念的本質種種。 
本質是一個簡單的意念、概念,真實的本質有時卻是最為震撼,曾經有網友提過「寫簡單文章說簡單的道理」,其實這才是最難的部份,我也一直陷入這個「難沼」之中。所以徒手不帶刀的武士仍是個武士,因為是不是武士心才是主體,「刀」只是武士意念的延伸而已。 
寫於 : March 20,2008 22:58 
March 20,2008 22:58
分類:娛樂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