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愛恨柯文哲

溫度幾度的時候你會感覺到熱?或者換一個說法,22度的溫度到底熱不熱?我想答案可能是各式各樣,但是有沒有人錯了呢?冷熱、美醜、好壞、對錯,很多時候都是一種情緒性的判斷或者價值性判斷,其實也很難得到結論,甚至是一個令人滿意的結論,更嚴重的可能就形成一種情緒性的對立,這是爭論的一個進退兩難(dilemma)。   
對於柯文哲的評價,現在是一個進行式,我上一周也批判過他,現在我看到的柯文哲,除了不愛錢之外,似乎只擁有速度,但是缺乏相當的寬度和深度。不過這只是我的中間綜合性的評價,而不是結論,他確實是一個聰明的人,而且也具備相當的學習力,或許他會再成長、也或許不會甚至更走火入魔?這些主觀性的評斷,應該再加上時間的因素或條件再做推演,不過卻有幾個客觀性的存在,值得綠營再做另一次元的思考。
首先柯文哲所帶起的素人參政風,究竟是不是一個理想的風氣、或是方式?現在的立法院也正在上演這一個問題,這也是一個值得冷靜觀察的現象問題,我想這個社會也會被逼著思考,所以也不用急著太早下結論、或者太過被情緒性牽引。柯文哲最初顯的問題,由於可能居於急救體系太久,與生命時間爭逐的環境下,產生對速度的一點重視,所以他進台北市府就只帶一個助手蔡璧如,沒有幕僚團隊,使他雖擁有速度卻無暇注意寬度和深度,所以就連副市長都更迭頻繁,但是他選陳景峻這個政治人,就可聞出他學習的方向。
同樣的現象立法院可能也正在上演,人對於陌生的環境,往往可能會有一種莫名的恐慌或手足無措,但是不能否定人多是具備學習能力,只是高低的問題而已,這也是我不想太早下結論主觀性看法。而另外幾個客觀性的存在,才是我更多思考的主因,一個假設性的問題,柯文哲再選連任的時候,如果我也是台北市民我也會再選他,原因是柯文哲不是綠營,但是他也同時阻絕藍營再復辟的有力人物,說簡單一點,把柯文哲看成或用為藍營的障礙,比期待他有功於綠營更為確切實際。
柯文哲不是來撈錢,同時也不會讓別人撈錢,這是喜不喜歡他的人都有的信任,而如果八年阻斷了藍營〝從政營商〞的思考方式、和價值脈絡,再加上綠營的中央執政凍結黨產的作怪使用,台灣的這隻藍色大蟲不斷氣也會窒息!這方面看,台灣才可能有步上正軌的機會和契機,沒有政商上下其手的強取豪奪,國民黨要再重生,可能就必須要另謀他途,也才有使台灣政治上有在同一個平台上競爭的機會,這是柯文哲對綠營、也對台灣最大的利用作用。
最近柯文哲的惡評頻發,這個同時也吸去了許多燈光,可能也讓蔡英文延遲曝上第一線的時間,同時也可能讓綠營的從政者得以警惕修正,其實也並非壞事。大巨蛋等弊案的延遲,對錯當然有各種角度的看法,但是它首先的浮面作用,終結這些大財團鑽營政商關係予取予求,這種貪贓日子所剩不多,風險卻與日俱增!警惕大於實質也翻轉實質。所以現今綠營最理想的戰略是,立法院凍結堵不當黨產,柯文哲阻斷政商裙帶,蔡英文上台之後執政拚經濟,戰術上,立法院盯國民黨,旁觀柯文哲,注視蔡英文。
分類:生活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