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說與做(四)--柯文哲的頭與嘴巴

想來柯文哲也已經當上市長一年了,可能新鮮感或蜜月期已經接近過期了,人氣雜音漸漸浮現了,他的底力也開始漸次明朗,究竟急救中心或外科開刀房的主任,和院長的能力需求是有些不同,可是柯文哲好像過慣了單兵作戰的日子,要指揮軍團可能也沒有他想像地簡易。說和做,不是那一個重要、那一個優先的選擇,其實都是腦力思考後的判斷選擇,如果缺乏了思考可能容易變成暴言暴走。   
二二八柯文哲又去挑戰甚麼雙塔,人生態度勇於挑戰都是值得鼓勵,他想以汗水代替淚水,個人情操也值得尊重。但是對於二二八的本質,是不是只是該用這種高貴情操、其實只是一種情緒對待或看待呢?柯文哲的祖父據說也是受害者,不過是被折騰之後回家病重而過世,可是二二八當中,有多少人莫名其妙一去而不回至今仍不明,是否也要他們家屬後代以汗水替代淚水,寬容而大量地學習這樣的人類高貴而困難的情操呢?
有人開始批判柯文哲,應該心存市政、少些噱頭花招,我倒是不那麼認為,如果不耽誤市政,他要再去挑戰甚麼雙丘、雙星?那也都無所謂,但是嘴巴與體力意志充沛的同時,頭腦也必須快速思考跟上,否則可能就會繼續暴露暴言或暴行。許多人也都希望二二八,能不要繼續悲情怨恨或趕快過去,可能連加害者,也更是如此盼望!但是就如姚立明也都是到德國留學時,才見識到甚麼是二二八,而就算是現今台灣,真正了解二二八事件的才有多少年?多少人?而且執政的國民黨,又一直是用欲蓋彌彰的心態與作為,這是可惡於先、又再可惡於後,這才是使台灣社會難平或持續不平的主因。
柯文哲為何會選台北市長?也才一年多以前的事而已,是不是他也開始模糊了記憶?不平而鳴、奮力爭取公平,本質不就是如此而已?!難不成他是因為對公懲會、調查局的怨與恨?如果只因他的個人的怨與恨,我想不會引起太大的共鳴。現在他已如願得以平反,卻開始訴求高貴的情操?就如同在他參選之前,如果勸說他應該為社會平和,醫院的聲名為重,以汗水代替淚水,寬容大量看待那些醫院同仁、公務員錯誤的瑕疵,那你出來參選是為哪樁呢?單就這一點柯文哲技術、腦力可能是頂尖,但是人文思考思想內涵卻可能有待加強!
坦白說,最近看柯文哲的表現負面多於正面,特別是嘴巴跑在作為之前、作為又跑在腦力之前,開始顯現了說做不協調,甚至說做不搭調出現頻繁。一個路邊停車收費,要強推ETG卻要人工收費加收二百或多少,但是同樣的政策,如果用人工收費訂定標準,用ETG則可享受打折,轉換一個說法應該感受天差地別。然後憲兵搜索押解人民這種大事件,柯文哲卻可以風涼地說,別把軍方打趴了!而且他就是不喜歡這種鼓譟的社會風氣,他大概也已經忘了,他就是這種所謂不平而鳴鼓譟的社會風氣,最大的受利者!習於看表面看不到本質,勤張嘴、懶動腦,已經快要變成柯文哲的表徵了!
權是right、力是power,也就是當你做得不對時,你的權是會被懷疑或否定的,國家或是軍方都是權力的擁有者,二二八的本質之一是,國家軍隊用他的力power,以鞏固他的權,所以他可以予取予求!柯文哲這一句:不要抗議憲兵任意搜索人民案而打趴軍方,這個說法和這個思路,證明柯文哲的腦袋,已經跟不上他的技術和職位,擁有權與力的軍方,為何會被打趴?可能的狀態是:力不如人,一個就是你的權有虧,也就是你是不對的,查明你的不對,就是要導引你作對的事,而不是隱藏掩埋各種不對,來求得對而和諧的表象。
奉勸柯文哲,多動腦,如何用對的方法,經營對的市政,而不要先學了政客大頭症,要作之君、作之師,想教化民眾、風行化育社會,而且對自己不擅長的人文科學、文化諸般,多讀書、多思考、少開不太行的尊口!
分類:心靈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