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說與做(三)

老實說現在只是立法委員初試啼鶯,或者孔雀初展屏的階段,也是綠營戰鬥集團摸索合作的階段,我倒認為不是甚麼壞事,力求表現就是來自於競爭壓力,當然這個同時他個人的政治市場價值,也會一直被累計,碰撞會產生火花原本正常,而有沒有辦法控制火勢?可能得要520之後,正規軍上場才能看出端倪,也才有辦法主導控制整個戰場。現在其實只是就好像會前賽階段,委員們不用太急,人民看倌們也可稍微輕鬆看待,倒是釘住黨產異動、政策偷跑,必須要謹慎實質看管。   
其實織田信長、豐臣秀吉、德川家康等,在掌權前也曾經有過錯誤的決策,失敗的戰役或灰頭土臉的時刻。織田信長攻打北陸朝倉氏,被他的妹夫淺井夾擊,簡直是抱頭鼠竄,留下當時的羽柴秀吉(之後的豐臣秀吉)斷後,才得以斷尾求生回岐阜整軍回擊。豐臣秀吉為了討好攏絡德川家康,還叫他妹妹朝日姬離緣轉嫁給德川家康,德川家康受不了武田信玄的故意挑釁,被打到落花流水、殘兵連夜奔逃到挫賽,他還叫畫師把他的落魄像畫起來保藏,告誡他的兒孫,也就是失敗有時候也是成功的契機,端看有無掌握思辨的智慧腦力。 
我們只是「命運共同體」,而非「生命共同體」,我們都只能各有職司,選票可以把他送上政治舞台,卻無法造就他成為政治家、或成功的政治家,與其在煩惱這些事,我個人卻一直在煩憂綠營的「執政在野」的部分,有否應運重生、或昇華轉生的可能?也就是我之前也提示過的遐想,例如:台聯、基進側翼、自由台灣黨等,是不是可以考慮整合的問題,或許自由民主黨、或台灣自民黨,應也是一個方向。國會不會是唯一的戰場,運動者應該是隨處都是戰場,或者自己創造戰場,而真正英雄,是有能力自己搭建舞台的人。
我文章可能寫得比較慢、比較長,其實我要說的「說與做」,就是要指綠營中「執政在野」的運動分野,史明似乎也說了,台獨獨立運動,並不是只有抓運動革命對象出來罵,就是台獨,這是「情感台獨」,而是要有思考觀局勢、尋找可能的步驟推展實踐的「理性革命」。所謂綠營的「執政在野」就是要有分工合作的思考,民進黨已經實質執政,他要考慮的是如何做?同時也專心地做!而在野的,或許是結合成「自由民主黨」,或者也是分散的台聯、基進側翼、自由台灣黨,卻可以不斷地「說」,「說」正就是對釐清概念、思想,最民主的作為!也才是尋求同理心共同合意的作為!而這才是能否團結的根源!
國父是甚麼碗糕?三民主義是甚麼碗糕?甚至中華民國到底是甚麼碗糕?為什麼不能說?對不對,在言論市場自然會有反應!限縮的言論,不只違反自由、也違反民主!能說、能不能做?當然是未定之天,但不能說,就很難有能做的可能。民進黨正準備執政,誠然現在並不須說太多,要思考的是,要如何做?而執政在野的泛綠人,當然是要繼續不斷地說,是分工分進也是合作。我個人在選舉底定之後,心情卻已經在野,所以我個人情感,現在反而是關心泛綠的自民黨(或者其他名稱),能否成形?甚至個人想建議彭明敏去找史明,一起出來號召結合組織泛綠自民黨,一個運動者的台獨政黨,選舉只是一個過程手段而不是目的。
分類:學習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