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民進黨的去日與來路一二三

這不是新文章,只是一種類似江郎才盡,寫不出新梗的回首觀望。看到施明德又出來賣老臉,其實那只是「荒謬」所帶出來的所謂「震撼」,因為常人應該無法如此!同時,也看到新聞據說林義雄,可能還會投他一票?酒店已經打烊、關門,卻還賴在店頭徘迴不走,甚至喃喃有詞、啐啐念不完!這些民進黨的去日人物,好像只會盯住民進黨,卻好像已經忘了,民進黨之成立,乃是因怪獸國民黨的非行所致!他們好像把大衛和歌利亞搞混了?對著大衛指指點點,忘了歌利亞的龐然大物!平常已經看不到這些去日人物有何運動舉措?選舉時就跑出來,對著權力垂涎,這種荒謬性確實夠震撼人的智能! 
政治是甚麼?政治才不是孫大砲說的那樣:「治理眾人之事」,這個說法首先,已經把自己放在高高在上的位置,政治簡單地說其實是:個人或群體間,透過理性合 意的意思決定,做為事物決議為原則,所從事經營的活動過程的總合。政治雖然不是管理眾人之事,不過卻是存在眾人身邊,他既不乾淨、但也不齷齪!它顯現了所 有俗世的人性,凡是人,即使可以不理政治,卻終生多數脫不開政治的牽連與牽扯,就像許多修行的人,不問世事、不沾凡塵,卻是終生必需活於塵世至死很難擺 脫。政治也是不見刀槍火砲的戰爭,雖然殘酷但是卻必須冷靜,日本福岡天滿宮前有一座三世橋,它是前後拱橋、中間平坦的橋,許多人不解緣由,其實日本明治之前是 神佛不分,也就是那座三世橋,其實也應該是受了佛教禪學影響的產物。前世已逝、追不得!所以是拱橋,來世未知、求不得!所以也是拱橋,只有今生平坦可得觀 前顧後,所以是平橋,全部就是在訴說必須活在當下的禪意。 
反省檢討是針對已發生、或過去之事,已逝之事是追不得,但是卻可為果知因!而今日之果,卻又可能是未來他日之因,所以活在當下的意義,重於追與求。是故佛 教要義當中,並沒有死亡或結束,死亡在佛教觀當中是稱為往生,也就是另一個開始。現在選舉剛結束,很多候選人也還在反省檢討和謝票階段,可能還無法針對接 下來,其實也是重要的立委選舉,和2012年的總統大選,有太多的看法或是表示。不過我個人卻想建議,如果可能本月中旬之前,完成相關檢討,本月下旬,針 對接下來的兩個選舉,做前置思考甚至討論(指民進黨內)。 
許多人認為哪一個選舉才重要,而忽略了某些選舉,以運動者的角度,凡是選舉都是重要!里長選舉重不重要呢?它可是最接近選民的一個政治選舉活動!縣市長選   舉重不重要呢?選勝了不是只有首長的名器而已,而是有了許多可以運用管理的資源,包括對自己陣營的人才引進跟培養。立委選舉具有掌握立法權的可能,當然重 要不在話下!總統選舉,勝選了不是可以為所欲為,卻是可以運用管理,比縣市長更寬更廣的資源,當然更可使志同道合的人才得以培養發揮!這些可能都是政治的  ABC,不用太多贅詞說明。 
選舉除了需要理念,更需要多俗世的作為,許多人把它簡易說成「盤挪」,但是其時,它就是要實踐,透過理性合意的意思決定,做為事物決議為原則。許多人以拱 誰、推誰?或扁某甲、切割某乙?而汲汲惶惶忙碌不可終日,說是理性?卻都是自己的理,他人的缺失!我看無能之人,終究只是做些無能之事!總統、委員不只是 名器,也不是應該為誰的禁臠!民主是甚麼?民主:它簡單地說是一個概念,也是一個狀態,是指一種尋求理性合意的精神概念或行為。也就是以集合諸個人的意 思,針對事物決議為原則的,一種意思決定行為、概念或狀態與價值觀。 
民主就是人民是主人?這種錯誤的說法認知,現在就可以馬上証明!現在投完票大勢底定了,當權力回歸到勝選的政客身上,人民還能主張甚麼呢?健保要變成2  代、1.5代或1.8代?美牛要不要禁止?電價、油價要不要漲?要漲多少?是電視機裡那些政客官僚決定?還是人民決定呢?或者所謂的主人的人民的你,現在 除了你自己的三餐,吃甚麼你決定之外,你還能決定甚麼?我再說一次,如果還有人說:民主就是人民是主人的人,那他不是混蛋、就是呆子!至於要不要聽?要不 要信?則就是你除了三餐之外的另一個可決定權 
民進黨的去日與來路(二)  
民進黨也將要面臨接下來的選戰,不可避免的也要面臨許多紛爭,而重要的不是紛爭的多寡?而是要如何面對紛爭!獨裁者的世界,通常紛爭少,政通人和、萬眾一   心。比較起來綠營的紛爭似乎多於藍營,這是一種必然!我提過用文化的角度,看台灣民族、或台灣族群,民進黨向來就沒有絕對的權威存在,民進黨其實才真正 是,完完全全的台灣政黨! 
民進黨從成立之前到成立之後,一直就是所謂山頭林立,而這並沒有不妥,也相當符合台灣文化的形成觀察。台灣近四百年來,幾乎沒有太多封建的約束與束縛!清 朝嚴格說來,是一個內陸型國家,對於海洋生疏,所以對於海權一直是採取封鎖主義。這從鄭成功多次輕易進出長江、威脅南京,到日清戰爭中清朝海戰不堪一擊, 甚而割讓台灣等地,封建勢力的眼光,一直無意於台灣,也因此台灣少受封建荼毒!因此直到今日,除了國民黨帶來的中國思想觀念遺毒,真正台灣除了有仕紳,並 沒有百年大家族或尊貴階層。 
台灣海洋性格的潛在基因,就是和中國、或中國之前的大陸歷代國家,內陸思考性格最顯著不同、與格格不入的所在!民進黨的成立與成長,某方面看,正就是一種 草莽崛起,不服從威權、不信服權威的代表!所以我對於民進黨的選舉,多人搶出頭並不以為意,因為從另一方面看,也因為權力權利平等,才會有紛爭!當權力權  利不平等、不對等的時候,那就是抗爭了! 
所以綠營有人笑呂秀蓮、批蘇貞昌、抑謝長廷…?我倒是覺得很納悶,他們難道沒有爭逐的權力與權利嗎?反而蔡英文現在正是民進黨掌權者,首先她就應該考慮,   裁判兼選手的的不適切,或者該有所迴避!而不是既要權又要利。現在的綠營,可能沒有人敢質疑她?我就來給她一個建議,若評估到最後真要選?應該先辭黨主席 投身競爭!究竟民進黨歷史中,還沒有出現過,一個裁判兼選手、為己身作嫁衣的例子!綠營台灣派,也要有一種,對內不懼紛爭、對外(國民黨)不惜抗爭的認識 與決心!否則退無死所的正就是台灣人,而不是滯台支那人。 
兩輪投票民進黨似乎可以考慮,甚至接下來的立委黨內選舉、總統候選人選舉,針對接下來的全國性中央選舉,開始黨內實施起。例如:  以總統候選人選拔為例,第一階段只做一般原則性規定,如歲數、推薦人數、保證金等規定,而以兩輪投票作合理性篩選。例如第一階段黨代表和公職人員投票,一 方面黨代表,通常已經經過複數黨員的支持產生,公職人員更是經過更多數民意的認可,代表性優於或高於一般黨員,這是一般通理。 
然後依票數多寡選出二名或三名,再做第二輪全國性黨員投票和黨代表和公職人員投票,決定之後再由當選人選副總統人選。除了像這一次縣市議員的複數選舉,全 國型的單一選區型選舉,能不用民調最好不要用民調。甚至第二輪投票時,也可以考慮訂定黨員投票占多少比例?黨代表加公職人員占多少比例?  
日本的民主黨今年九月時黨代表(主席)投票,就是分一般黨員和中央議員投票,小澤在中央議員投票,和菅直人是平分秋色,地方票小澤則是大敗而與黨代表(主 席)失之交臂。我建議蔡英文,不妨主動徵詢黨內各所謂天王,和她本人一起投入第一輪選舉,先經黨代表和公職人員選舉,再進入第二階段全國黨員投票,和黨代 表和公職  人員投票,如此產生候選人,應該就比較不可能發生脫黨競爭的情形,讓選舉回歸正常體制,而不是蕭規曹隨,或是蕭規曹例各不同,也避免密室權力分配的疑慮和 爭執。 
(本文寫於2010.12月,所以有一半看來已成廢話,那就當成廢話又一則好了!) 
民進黨的去日與來路(三) 
坦白說我個人對一般,所謂本土化價值的看法,認為不能只是光靠論述,而更是要思考在實務中實踐的可能性,選民或是人民的觀感,可能大多數是取決於實踐的有 無的評判,民進黨最讓人(包括藍營、也包括綠營)詬病的,可能就是實踐的有無問題!同時實踐的方式也影響整個社會觀感和認知。 
其實我想說的一個重點,那就是選舉要用心、少算計,可能才能突出和國民黨的不同,先以黨部為基礎結構,用實際行動發揮各自的巧思經營地方,也是讓地方能有 充分的時間、空間,了解民進黨的候選人。否則總是到要選舉前紛紛攘攘,每一個都是老王賣花,沒有甚麼突出,不經營服務,如何推銷自己、推銷理念呢?要如何 取得被支持的正當性呢? 
我是建議民進黨,接下來的執行層能瞭解這種方式,民進黨要用一種誠意面對選舉,可能首先得要忘記既有選舉型態,也就是把選舉提前到選舉之後,政治經營是甚 麼?政治是怎麼經營?民進黨有必要以一種誠心、和新的方式,讓台灣社會了解,這當然不只綠營台灣派。或者從另一個角度看,選舉就是要從選舉結束後立即就開 始! 
例如:黨部重要的三個城市台北、台中、高雄的儲備候選人,(例如:林佳龍的台中市、陳其邁的高雄市、台北市的姚文智、台北縣的趙永清…等),可列為副秘書   長。黨主席就是下一任的總統預備候選人,各地方黨部主委,就是影子縣長、或是預備候選人,而立委預備候選人則可是副主委,真正的黨機器是,地方黨部幹事長  及以下事務人員(也就是不須隨敗選辭職的)。 
民進黨成立初期,新潮流曾經是主張類似群眾路線的論述,也是早期比較重視論述的政治人物集合,但是開始走下坡,可能是所謂學運世代大量加入時期開始,(注 意一個現象,現在的新潮流其實應該算或稱為〝新新潮流〞!)這個學運世代,在還是〝準知識分子〞時代,就受到台灣派民進黨,版圖擴大的最大得利的一群,但 是結果卻是最是高不成、低不就的一層。也就是既缺乏知識分子論述能力,也沒有政治人物,經營基層的實力、和經營政治的技巧,而只會表現出一種,不知天高地 厚的任性!既對政治沒有扎實的底子,對理論也沒有甚麼概念,有的只是一種受寵的高傲。 
因此在台灣的政治圈,不管藍營、綠營,有比這些〝新新潮流〞的政客,和各知識分子團體,關係更緊張的嗎?或者請大家、或是新新潮流份子自己,反觀一下有了 甚麼像樣的論述、和令人激賞的作為?不管是對台灣或是對綠營,有嗎?我看最該先檢討的,正是這群綠營的〝草莓世代〞!現今的民進黨不能再像這十多年來,像 學運世代一樣,老是圍在黨中央、或是圍繞在鎂光燈處,活像一堆要糖吃的〝夭鬼像〞,或是一群像對統媒乞討垂憐的〝政治乞丐〞,坐了一趟蔣廟靜坐,居然被寵 成這副德性!我真不知道這個〝大草莓世代〞,是不是還能走地方的田埂路? 
這種都可算是民進黨,或是綠營台灣派的〝拖油瓶〞政治人物!首先根本更要在陳水扁之前下台謝罪!沒有辦法帶領人向前,又無法感動人的政治人物,有甚麼理由 要別人的支持呢?新的民進黨要建立,一種新的價值觀和傳統,在要爭取權位之前,得先爭取服務地方經營地方的機會,用選舉做為自己服務經營的成績單! 
也就是對權位的坦白化!對政治人物的檢視,有能先於有德!政治人物把自己裝扮成有如宗教人物,這根本就是政客的,一種角色欺瞞的自我滿足!也是一種〝中華 式〞的對道德垂涎的誤解!可能就是源自於,所謂中華文化式的道德貪婪內在本質!無能的馬英九,一樣使台灣陷入水深火熱,他有德、無德又能幹甚麼呢? 
April 30,2012 09:49
分類:心靈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