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知識份子的正體

在台灣許多概念,事實上是混雜的,兼用、兼行、混合或混行,不求甚解卻也漸成不甚介意,可有也可無、混用兼行亦無不可。當然世事無絕對,但〝智慧〞有時卻在微小不起眼的地方、場所浮現,或讚頌、或訕笑著人們。  
   多年前曾和幾位大學教授,在日本東照宮觀光時,正好碰上年度大祭典,看著日本人老老少少,穿著傳統服裝〝浴 衣〞(日本夏季的簡易和服),或牽扯或推押著神輿,再配合著〝hei sou 、hei  sou〞的吆暍節奏。人們的臉孔,有美有不美、有高有矮,卻微妙地在一個地方統合、〝敬謹與虔誠〞。最令大家訝異的是,知識份子、販夫走卒,居然能如此的 貼近而無距離,不!應該說是結合成渾然一體。〝文化〞通常是無形地存在人們的身近之處,這種〝無做作〞正表現出文化無比的震撼力! 
一千年前日本派出多數表面為僧侶,到隋唐去學漢文化,由於當時並無太多書籍,為學習語言,而選擇經典為數眾多的佛教,所以這些僧侶其實就是知識份子。這些 知識份子也成功地,由語言、文字、典章制度乃至文化,起初或許是只類似複製,但經過消化之後,卻也發展成更為渾熟的文化。經過千年,日本的廟宇與僧侶仍備 受重視與尊崇,與其完全歸於宗教,不如說是他隱含著千年來的,另一個知識份子的特別身份。 
今日的日本,國家能順利的發展成為亞洲唯一稱得上的先進國,可能沒有一個日本人,會把這功勞歸於各時代的政客。日本其實是幸運的,往往在於歷史的重要關 口,總是能得天眷憐,適時地出現一批一批優異的知識份子,這正也是使我多年來忌妒莫名。反觀台灣在歷史重要關口,卻往往出現非奸即妖,在明清有吳三桂,在 台灣有施琅,在清末有李鴻章出賣台灣,二次大戰後又有國民黨,國民黨來台灣散發的有如病毒,一種墮落而往下沉淪的病毒,它就是虛構而囫圇吞棗的所謂中華文 化。 
這個有如病毒的所謂中華文化,所產生的四不像思想,造就出一種互相衝突、互相模糊的思想或思考邏輯,存在的不重視、不研究,不存在的卻猛傳送與傳頌,中華 文化好像是甚麼都造,但就是始終造不出知識份子!它千年來只造出了一個〝士大夫〞,可是卻是一個四不像!勉強說也只像是一個預備官吏,也就是,他既不是官 吏、也不算是知識份子!因為他的學習的目標與方向,並非是學問本身,而是官、或官位、或是君命,例如《論語•子路》子貢曾問:「何如斯可謂之士矣?」孔子 答說:「行己有恥,使於四方不辱君命,可謂士矣。」。 
而台灣被國民黨帶來的病毒思想,造就成有讀書人卻也沒有知識份子,而台灣的讀書人可能更像現代〝士大夫〞,台灣的有讀書人,看起來更像官吏預備軍,因為所 有的考試跟科舉,根本上沒甚麼不同或不一樣!可能只是把官吏名稱改為公務員。而沒當上官吏公務員的,可能從政,但是從政卻也非因為民主理想等等,而更像是 把從政當經商,因此官當大,能為不知,財富的累積並不下於商人!最典型的是連戰,一家三代都是公務員,累積的財富沒有幾個經商者能比,甚至讓諸多商賈自形 慚穢。 
一個國家強盛與否?文明與否?文化之有無?其實是完全端看這個國家的知識份子的能耐,也就是知識份子,其實是無可推託的!政治混亂、是知識份子放縱了政 客,科技文明低落、就是知識份子懶惰,文化粗俗落後、乃是知識份子墮落,……。.我討厭台灣所謂一般存在的〝腐儒〞、〝偽儒〞,乃在於這些都是要知識份子 的名或樣子,卻無胆擔負知識份子的責任,知識份子走不進人群、貼不近民心、聽不出民意、看不透局勢,都該被指責或擔起罵名,而深自自省,否則就不彷變身為 販夫走卒,專心為自己人生打點用意! 
August 18,2012   
分類:心靈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