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抗議的本質

太陽花青年運動,突出了幾個台灣的虛偽的本質、和似是而非,以前唐湘龍曾經取笑綠營幾高幾低?但是太陽花的青年,卻凸顯了「新三高二低」,也就是學位高、官位高、年事高(和青年對比),智力低和能力低!我看現在的政府高官,幾乎無一倖免!當然最代表性的兩位,馬英九和江宜樺,簡直是量身打造地貼切!幾年前我曾批判台灣社會,是一個「多情(情緒)沒腦筋」的社會,特別是國民黨體系、及其近親繁殖群種(沒有寫錯就是種),馬英九、江宜樺、唐湘龍、郝龍斌,紅巾亂台時的的言論,現在不都是可以拿出來各個打臉!到底是昨是今非、還是昨非今是?我看連他們自己都無法撇清說明,單單這個同質性,即可據為同種類判定依據。  
台灣這種「新三高二低」盤劇的結果,現在的現狀是:機構行搶、制度作惡、行政打人(殺人)!政府機構或官僚體系,原意是依人民需要執行公眾事務設立產生,也就是先有一定數量的公眾人民,才有公務體系人員的設置需要,也就是沒有了人民,就沒有公務員存在必要。公務員的生母是人民,不過台灣的公務體系人員,卻幾乎成為或自認為,是在國民黨豢養之下的家臣團!生母、養母應是人民,卻是半路認母,變成是為掌權者效勞的走狗,更甚者尚且對生母養母,口出惡言甚至拳打腳踢。我一向反對詮釋民主,用人民就是主人,但是人民是公務員的生母養母,卻應是文化人類學上的一種概念道理,簡單的道理,連這種道理都不懂不通,卻能整天道德長、道德短,不是多情(情緒)沒腦筋又能是甚麼呢? 
公務體系人員自甘為掌權者走狗,警察卻多是墮落為掌權者之狼犬!警察通常最常以,國家公權力最直接執行者自居,而事實上也是如此,但是他通常也最常忘記,警察才是最需要在法的約制之下執行勤務,因為只有他合法執有武器,脫開法,他就只是裸身的暴徒!他原應是生母養母的人民的守護神,但是很遺憾地,台灣的警察似乎沒有受到該有的教育?太陽花期間警察執行勤務,有了太多的哀怨,進而遷怒、再上綱為洩恨,維持安定的一般勤務,卻變成警察無端的沉重,一夕之間,警察領薪水似乎變成正業,執勤變為副業?所以執勤的辛酸變成無盡的哀怨,還轉而遷怒、轉而洩恨,開始暴露「卡車司機症候群」,也就是,其實是你開的車嚇人,而不是你特別勇敢,真實的現在台灣警察,其實是,你連徒手對徒手的勇氣都無,相反地,警棍揮動,不叫勇、而正是懦弱的正比和証據!
前幾天看到綠營蕭美琴,被抗議民眾阻擋而頗多怨懟,甚至指責抗議者不民主,綠營的銀樣蠟槍頭和空殼邯鄲學步者,果然是也沒少過!立法委員不是掌權者,但是卻是當權者!連這種身分分疏能力都闕如,卻也占據立委高位?當人民身家生存遭受威脅時,抗議只是作為人,最基本尊嚴維護的一種本能性反應而已!況且這抗議也只是癱瘓掌(當)權者的不便時,又豈有不宜?!一個掌(當)權者,指責另一個行使所當有權利的人民不民主時,那他不是對所謂民主一知半解、就是誤解、也可能是根本性地無知!我看這和藍綠也無關,而是和智能有關!太陽花針對立法院、公投盟針對立法院、反核占據凱道針對總統府,不就是針對掌(當)權者的抗議嗎?針對事主抗議,究竟哪裡不理性?哪裡不民主了呢?
太陽花運動期間,不也是有幾位號稱大學校長,卻也急於表態想擠身「新三高二低」之林列?說一些道理都難通的所謂泛道德論,其實正是顯現智能都不足的二低症候群!我除了要給太陽花打氣,也要以蓮和松,為其讚賞!蓮花是出了汙泥卻能不染,低能的師長之下卻也能綻放不凡的一面作為!松樹日本稱為是「弱くて強い植物」是謂:微弱的強者,另外廣島宮島上,曾經有小雲水(佛教修行僧)石像,手上拿著牌子寫:「弱いから強くなれる,持ってないから、なんでも持てる」(因為微弱所以可更堅強,因為空手所以可以掌握任何東西),抗議者是權勢的弱者,而不是道德的弱者,權勢從來就不等於道德,古今東西皆然! 
分類:親子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