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青年運動

從三月下旬台灣的學生運動,我一直用觀察不置一詞,有幾個原因,我不在國內無法參與,再來一個運動中的運動,可能不要太早做過度的判斷,而且是自己無法親臨的運動。到今天(30日),應該可以做一個中結判斷,有人喜歡稱之為學生運動,我卻想用青年運動定義!之前有太多人喜歡用公民運動,但是其實政黨的運動,不也是公民運動嗎?因為政黨也是由公民所組成,我無法理解,為何公民運動需要區隔政黨?之前的所謂公民運動,我看到的是先用減法作為運動內涵,因此一直格格不入!  
幾年前我介紹寫過,日本的草莽崛起和奇兵隊,那是日本幕末長州藩,所發生的思想與運動,而一般社會運動中所謂的運動,事實上,勢必須要有思考思想的運作,加上行為的動能,吉田松陰所說的草莽,應該是指沒有既得身分與利益,的散落各地的人,要集結這樣的人們聚集,當然只適合先用思考或思想,思考思想凝結才有產生動能的可能。吉田松陰和松下村塾的學生們,就是依思考和思想傳習,而他(吉田松陰)就是用,一種身體力行的「生きた学問」(活生生的學問),吉田松陰的草莽崛起思想,引發了高杉晉作奇兵隊的實務化,也引發明治維新運動的實際化。
目前運行中的太陽花青年運動,我不做過度的評論,也不想寫太多推美之詞,但是她至今實際成就了許多可能,一種制式思考下非期待性的可能!如果用藝術品來形容,她即是一種創作!沒有錯,青年們正在寫歷史,這可能是屬於他們的專章,別人很難掠美,能不能成功?很難定義,但他們用血汗和淚,詮釋他們的偉業。此時我只想拍手,但不道賀,如果許可我也願意和他們同行支援,但無法提供太多參考,只想提醒,運動動能通常是,一股作氣、再而衰、三而竭,這個法則需要切記,克服的方法論,必須要思索,而面臨的現狀,則是一隻帶著服貿面具的「黨國政經媒」怪獸,不要過大評價自己,也不要過小評價對手!
這個運動發動的主體是學生,更是青年,但他們並非小孩,吉田松陰挑戰幕府舊體制思想時,只有25.6歲,被處決時只有29歲,而松下村塾的塾生,也一群只有20歲左右。愛迪生第一個專利發明是21歲,黑格爾當上教授只有23歲,牛頓開始發展演練微積分時,只有18歲!把這些學生看成小孩,要他們好好回到學校上課求學,殊不知,現在這種可能是他們一生中,難逢的用實際身體感知的「生きた学問」(活生生的學問)難得機運!年輕是年齡,思想卻有可能在經驗中得以成熟,反而這次運動中,我看多的是,扛著博士、扛著高官頭銜、和扛著老化的年齡,以及幼稚的思想與頭腦,其中官銜最高的兩位,馬英九和江宜樺,不就是如此?!
分類:親子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