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亂的不思議

首先把經濟學體系化,被稱為第一位經濟學者的阿爾弗雷德·馬歇爾(Alfred Marshall),也是凱恩斯的老師劍橋學派的創建掌門人,他說過「經濟學者應該:保持冷靜的頭、溫暖的心!」,我則是把它擴大看法,知識人都必須擁有「冷靜的頭、溫暖的心」。而其實政客或企業者,也應該都是要如此!但是現實的世界,卻往往造就了很多,熱熱的頭、冷冷的心,或者是想法、念頭很多,熱情或情感卻很缺乏或冷淡,更或者想法念頭繁雜,情緒卻也激昂亢奮,所以台灣從政府到社會,到處是會讀書、好考試、卻不會做事!台語剛好也押韻〝gou 讀冊、ㄟ客起、Bei做代記!〞。
觀察台灣這二三十年來,發現一個很不可思議的現象,那就是「政治愚化現象」!政治像是一座愚人院,從政之後愚蠢像似傳染病,而且蠢化感染的速度一直相當驚人!去算一算現在政府的高官,博士比例在世界、甚至先進國,也應名列前茅?!但是所做的事,卻可能比不上未開發的後進國。因此所謂的博士,根本就應驗我在學生時期的看法,「博」字是〝十〞加〝專〞而成,就像專士右手拿十字架裝神唬人!因為能專一門學問就已經不簡單,就算能專三門學問,就能擔得起「博」嗎?可是看盡台灣這些博士和博士高官,簡直令人失笑,其能為甚至還比不上巫師,卻又能鼻子頂天,卻也看不到自己的丑相! 
自從知道台灣的收費站廢除,改以現在這種方式的ETC收費方式之後,坦白說批判已經被失望所淹沒!這個方式與方案,應該是在綠營執政時代,就決定或定案,這種獨占利益的形成思考令人不解!高鐵的所謂BOT方式,都已經讓人疑慮,但是高鐵的建設維護,至少是BOT案案主承擔,可是等而下之的高速公路,並非ETC案主建設,只立幾個正確度讓人存疑感應架,卻能擁有類似收受稅金的強硬性權利,而他卻不用負責高速公路的維修與維護,現在這種所謂BOT,只是用名詞唬住了一般國民,實質意義上,卻有如拿稅金養單一一個私人企業!
而且以這個名詞,已經先讓這個私人企業得以擴張信用,不信的話,去查查該BOT案主,可能建幾個感應架的錢,也根本是從哪幾家銀行預支或融資?!簡單地說,拿金飯碗去做擔保,有哪幾家銀行會拒絕的?更通俗地看,也就是現在高速公路的維修費,由用路者付錢,卻先交到私人企業,滋養他的私人費用和他的利得,而政府公務人員(例如高公局)的薪水,卻仍由用路者和非用路者稅金支付,而利得原應歸國庫,卻流入單一私人企業,世間無本免賠錢的生意,也只不過如此!最大的問題也令人氣得想標髒話的是,想出這種五鬼推磨搬稅金錢,獨厚私人企業的,正就是也拿國家稅金當薪水的公務體系人員和政客!而綠營政客在這個案中,要推得一乾二淨也很難說服人!
政客口中鬼叫著公平正義,但是在實質上,卻是像清帝乾隆,喜好蒐集寶物,但也更喜歡在寶物上題字附會風雅,原來大家都只是,喜歡在公平正義的一幅大畫之前,簽上扭曲變形的大名?開車在台灣的高速公路上,一閃一閃的收費感應藍光,無疑地正是在取笑著公平正義和愚蠢!公平難平、何來正義!
分類:親子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