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台獨說不說

在台灣永遠存在有一種動物,就是所謂的名嘴或類名嘴,有的是媒體聞人,有的是刺繡著教授的名銜,有的是政媒兩棲,有的則是教政媒三位一體、或一體三面,總之就是厲害非常、也非常厲害!說事評政論道總是口沫橫飛,一副能飛天縱地的模樣,實在不得不叫人望之凜然、仰之彌高。因為現在以媒以政以教為名,在台灣縱使不能光宗耀祖,也足以顯赫門楣、睥睨左鄰右舍,或也足以驕其妻妾,總之能擠上名嘴或類名嘴,猶如擠身社會名流般,這是一種台灣新興的社會主流價值觀,已經由不得你喜歡或厭惡,不能擠身如斯者,當然只能在角落酸言酸語,自我解嘲也自我嘲弄。  
看到滿街的名嘴名流,不禁讓人想起,古代希臘雅典那(羅Athena英Athen)在紀元前800開始的城邦(poleis),事實上是一種民主政治的雛形,〝法〞通常是由市民的合議而制定。所以就有一種收取金錢,專門以〝德〞為基礎教養,教人辯論術的雄弁家(sophistēs),蘇格拉底、柏拉圖都是。只不過蘇格拉底實際上,是一個不會賺錢、無法養家活口的雄弁家(sophistēs),回家還得面臨老婆的盆水伺候,如果蘇格拉底也活到現今的台灣,看到滿坑谷(當然包括藍山與綠嶺)的名嘴名流,不知道會不會也感慨萬千無法自已? 
蘇格拉底曾經問遍當代名流,〝德〞是甚麼?結果沒有人能答得完整,卻都是以〝德〞在教養別人而收取金錢。而現今台灣,政客不像政客、媒體人不像媒體人、教授不像教授、人不像人、鬼也不像鬼,但是錢是照收、冥紙一樣照燒。以前和來日的台灣人聊天,還可聞到樂觀的氣息,不樂觀時也可罵執政的陳水扁出氣,可是現在幾乎已經聞不到,有任何樂觀的氣息,毋寧多是悲觀的氣息,不過現在也可以看到甚至是綠營,悲觀了仍是罵陳水扁出氣!?我看這種人,絕望要上吊的時候,可能也是喃喃罵陳水扁,而嚥下最後一口氣吧?!這種人永遠也無法理解〝牽拖〞,才是害了他一生的主因!
藍營統媒罵台獨可是自始至今,不過藍營還沒罵完,現在綠營的某些名嘴、類名嘴,罵完陳水扁之後罵台獨,怪不完陳水扁、又怪起台獨了!前一陣子說台獨已經沒有市場,現在又有一位叫陳茂雄的,也開始惡魔化台獨,同時說藍營對於統一是〝做而不說〞,台獨分子是〝說而不做〞?甚至到處逼人要說台獨?藍營完全執政,他當然可以不用說,而直接一步一步地做,但是民進黨或綠營,處於被執政的狀態下,要如何做呢?當無法做又不說的時候,那台獨不就只存於腦中或想像之中?當連說都不說的時候,是要如何實踐理想呢?無法實踐的理想,跟幻想有何兩樣呢?
有人說台獨是要〝做而不說〞,我也要問這些人,甚麼樣的行為是〝做而不說〞呢?所謂的理性是指一種可以論辯的狀態,而不說的論辯是甚麼樣的論辯呢?或者甚麼是可以〝做〞而不用〝說〞的台獨呢?那不就是直接革命了嗎?或者直接力對決了嗎?否則能否舉出不用〝說〞而可以〝做〞的台獨呢?說的台獨、或說理的台獨,他不就是一種溫和而民主的台獨嗎?透過說或說理來爭取台獨的可能性,哪裡不理性了?哪裡該被批判呢?或者有哪一種比說的更理性的台獨呢?陳茂雄說了嗎?做了嗎?綠營那些批台獨的名嘴名流、或一些不入流的,你們沒說甚麼,但是又做了甚麼?有助於台灣獨立的種種呢?
長久以來綠營的一些甚麼名嘴名流,論是斷非卻搞不清楚基本邏輯,甚麼是「假說」?甚麼是「證據」分不清,甚至把假說當證據,台獨沒有市場,可以是一個假說,但是證據呢?台獨可以做而不說,也可以是假說,但是證據或真實的狀態,是甚麼樣的一個狀態?難道不需立論清楚嗎?還有,在台灣還有哪一個台獨團體,能到處逼人要說台獨呢?把一個人或一個團體的主張,說成是在逼誰?這種比菜市場的閒言瘋語還不如的腦袋,卻也是甚麼教授名嘴名流?那才是一種悲觀加速器,當送進加護病房的綠營,遇到的盡是連生命器數據都看不懂的醫護人員,可能真的才是加速台灣從悲觀到絕望的根本原因病原!
分類:親子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