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推薦:扁案兩種錢 與馬宋比較—陳致中

日本北陸沿海進入新潟縣,有一處綿延15公里,一邊懸崖、一邊是峭壁,地名曰「親不知」,但是事實上,是分西半段為「親不知」,東半段為「子不知」。地名由來據說是,除了地形險惡之外,日本海冬季西伯利亞的冬季季風,吹過日本海碰上日本中央山脈群,夾帶水氣的氣流上昇變為雪,多數降在北陸上形成「吹雪」,古來的「越路吹雪」(北陸古時稱越州)即兇猛聞名。
冬季期間走在越路懸崖峭壁上,若又遇吹雪,地形險、局勢惡,使得即使是父子同行也無暇觀顧,所以親也不知子(親不知)、子也不知親(子不知),這個時候的親不知、子不知,大概沒有人會去過念或指責,是否親情淡薄?而是形容地型與自然的險惡,人力的微薄與脆弱。  
陳致中堅持要選立委時,我曾寫文批判,到今日為止,我仍認為本人當時給他的建議,應該是最優良的建議,也就是,其實陳致中最該抓住的主題,是為其父辯解清白,即使頂著千萬人罵聲也勇往!即使台灣的鷹犬司法,一時無法公正處理,但是子為其父人性之常,久而必能得同理心或同情心。但是選立委,說到底究竟只是名為其父,實為一己之權位,甚至失敗了可能是兩面都不是,我看最後結果也是如此!
今日看到陳致中為文為其父申辯,有理與否先別論,我先支持他的這種作為!所以他寫幾篇我就推薦幾篇!別再去求甚麼綠營的政客,或甚麼知識份子?這個時代,罵扁、虐扁顯然已經是顯學的時代,求人不如求己!在陳致中這個自發奮進點上,我願全心支持也會全力支持!
扁案兩種錢 與馬宋比較--陳致中 2013/06/11
上週跟幾位律師聊到扁案與馬案、宋案的比較,有助於釐清很多真相。
簡單說,扁案涉及兩種金錢,第一種是國務機要費(總統的特別費),本件必須與馬英九比較: 
馬案特別費當時被起訴只有領據(不用發票)部分,也就是媒體報導的匯給馬大姊、匯給周美青生活費、匯到美國讓女兒刷卡等。法院判無罪的理由正是用「領據視同原始憑證、一旦領出即視同花光、至於花到哪裡不究」,以及「公、私款混同的大水庫理論」;相比之下,國務機要費因公用於二十一項對美、日等機密外交共一億三千三百多萬,已超過起訴之一億零四百多萬,更一審也判決無罪,為什麼不能適用馬案標準? 
再者,馬案特別費還有另一半的他人發票部分,也就是大家熟知的養狗(馬小九)花費、女性內衣發票等,當年還未起訴,仍繼續調查,直到二○一一年五月三日立院通過首長特別費除罪化,馬案也一併除罪解套了。結果,國務機要費到現在第二波擴大除罪化,連那些「根本不是特別費」的助理費、業務費、出國考察費、村里長事務費等都除罪光了;但民國三十八年就開始,全台灣最早的特別費—國務機要費仍被政治性、針對性排除! 
再談第二種,政治獻金、選舉結餘款匯到海外帳戶,這部分必須跟宋楚瑜比較: 
根據監察院對宋楚瑜興票案的調查報告, 認定宋楚瑜當年參選省長,事實上一共結餘政治獻金六.二億新台幣(如有申報不實,這是行政罰問題);其中三.八億透過三、四十個親友部屬當人頭匯到海外帳 戶。雖然如此,監察院認為這些金錢屬於宋楚瑜的合法財產,要匯到哪裡,或許有道德評價問題,但終究不是貪污違法的問題。 
宋楚瑜選省長,可以有選舉結餘款,阿扁總統選兩次市長、兩次總統,難道不可以有選舉結餘款?我聽過有些人到今天為止還是持一個論調:阿扁總統的海外帳戶就是貪污、就是洗錢,那請問你要不要一起指控宋楚瑜? 
特別費與政治獻金,歷史共業,同一套標準,不要差別待遇,不應天壤之別,如果馬無罪、宋無罪,扁也是無罪! 
(作者為美國加州大學柏克萊分校法學碩士、紐約大學法學碩士) 
〔          資料來源:                自由時報【自由廣場】 | 引用網址/留言討論               〕
分類:旅遊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