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口喧嘩

日本北陸地區的金沢市,有一條保存完整的江戶時期建築樣式,是一條武士喝酒的街道「東茶屋街」,古代日本的身分制度,武士和平民身分懸殊,再加上武士的「切捨御免」(斬捨御免)制度,或也稱為「無礼討」,也就是武士和平民或商人有衝突時,武士斬殺平民可以用懲罰無礼者作為藉口,而無太大的責任,而後更衍發成「辻斬」,也就是武士持刀在路上,無來由的斬殺襲擊路人的行為,而理由可以是試刀、或是試刀術手腕,不一而足。因此一般平民也不願意和武士一起喝酒,所以演變成武士同士喝酒的專門酒坊「東茶屋街」。   
而這一條街道保存完整,可是後面的裏街,現在多已改建不存在,據說以前裏街多是當舖,江戶德川幕府1603年成立之後,天下大勢底定就沒有甚麼戰爭,而沒有戰爭的武士,就沒有額外獎賞的來路,所以只能死啃著死薪水渡日。可是送往迎來交際卻沒有相對減少,也就是喝酒的場合,卻可能更多,因此當薪水不夠用喝酒時,只好典當家物,最後也動到武士的生命象徵的刀具上,可是又不能沒有配刀,因此一番掙扎之後,就把刀刃典當留下刀柄跟刀鞘,據此尚可撐住場面。
可是酒喝多了酒酣耳熱、情緒高漲,難免還是會有衝突,可是手握刀柄,一想起在當舖裡的刀刃,人可是頓時清醒許多,卻又礙於面子不可失,因此當然是用不可凜然的威嚇,以求穩住場面,用不斷地咆嘯想喝住對方的同時,可能也是有製造給旁人勸解的機會,不過很意外地,衝突的對方,也是同樣手緊握刀柄,用相同高調嘶聲喝罵。所以吵架的場面不少,真正廝殺的事卻不多,想來可能大家的窘境相差不多,究竟沒有刀刃的佩刀,真的已經成為一種象徵性的存在時,嘴巴變成是唯一的利器!日本人稱這種沒有刀刃的武士,用嘶喝聲吵架叫做「口喧嘩」,很像漢文的色厲內荏的形容吧!
我不在台灣對於台菲的爭端事件,訊息沒有那麼快速與清晰,但是看到台灣「澇賽馬」及其同黨的荒腔走板,其程度簡直又比江戶時期的日本武士,賣掉刀刃之後色厲內荏的口喧嘩,要再差許多!賣掉刀刃的武士,還知道死命握住刀柄,用嘴巴威嚇,但是馬英九及其同黨,看來已經連舉刀鞘、握刀柄,出聲威喝的膽量與能力、智力都沒有!有人罵無能是沒有極限,事實上應該是「無能是沒有底限的」,因為正常人已經無法想像,要如何再無能?可是馬英九及其同黨。就是有那樣的天分,不斷改寫無能的蠢樣、與世界性的紀錄!
分類:美食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