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外相與本質的批判

哲學的本質在於從「究明」開始,而說一些模糊、模稜兩可、混沌不明的說詞,那可能是玄學?!哲學主要在釐清或解開「不懂」、「未知」,而玄學最主要目的是製造「未能知」,或讓人不懂,因為不懂才玄!謝長廷看他一直耍弄文辭的慣行,說他懂哲學?那才真的有鬼!我這種台獨鷹派,對批中國、批國民黨、和批謝長廷這種,對台獨不具善意的論爭,是不會手軟的!而且才正開始!不過,我也提供李蔚這種溫和派,溫和、中肯不具任何攻擊性的文章,讓諸位網友參考參考。  
跟進「主流」 還是守護價值?:(作者李蔚)  
謝長廷訪問中國,在10月8日結束,此刻正是給出總體評價的時候了。  
首先要說明:任何具有相當聲望的政治人物,無論做什麼事,都不可能有弊無利,一無是處。因此,對於民進黨內、或謝長廷所屬的派系政治人物,或一般支持者,對謝長廷敢開綠營風氣之先,風塵僕僕的跑了一趟所獲的嘉勉和肯定,各界也能認同,不必爭論。  

謝長廷出發記者會。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然而,除了支持者的溫情外,謝長廷做為一個政治人物,也應該接受社會上對公共事務的一般性標準的檢驗,這是本文評價謝長廷的前提。  
評價2012年謝長廷的「開展之旅」,很難不以2005年連戰的「和平之旅」,以及緊接著的宋楚瑜的「搭橋之旅」做為對照組。首先,謝長廷和連戰有著極為相似的政治背景: 倆人都參選過總統、當過黨主席,各自在藍綠陣營,都曾經是「一人之下」的接班梯隊排頭兵。  
更重要的是,連戰和謝長廷,都是在自己或所屬的政黨遭到重大挫敗後,希望藉著調整大陸政策及與共產黨的關係,獲得新的政治能量。  
如果承認上述的「可比性」,就會發現和連、宋訪問中國的布局相比,謝長廷的行程不僅粗糙,而且民進黨以往批評連戰、宋楚瑜訪問大陸行程出現這樣那樣的失誤,謝長廷自己也一樣都沒有少犯,甚至更多。  
首先是行程,除了祭祖、景點參訪和拜會台商之類大家都有的行程外,連、宋和謝長廷的行程最大的差別,在於北京大學和清華大學的公開演講。  
畢竟,兩岸交流的重點,就在於各自把握機會向對岸傳播我方的價值觀。連戰和宋楚瑜訪問大陸,固然在政治立場和表述上與對岸做了些妥協,付出了被綠營猛烈抨  擊的慘痛代價。但至少倆人藉著因為妥協得到的機會,一個在北京大學談自由民主;一個在清華談均富和台灣意識的源起。高分貝地向大陸民眾傳遞了台灣價值。  
反觀謝長廷此行,兩場和學界的座談,都是閉門進行,即使台研所學生也不得其門而入,傳媒更被隔絕在外。這讓人不明白,和連、宋政治能量相當的謝長廷,究竟有沒有意識到,與大陸公眾接觸,向青年學生發聲,是一件重要性不亞於會見中國領導人的事情?  
如果綠營人士連謝長廷這樣的安排都認為可以接受,那是不是該還從2005年被批評到今天的連戰、宋楚瑜一個「公道」?  
再回頭對照連宋的大陸行,當時連宋的行程,事前完全公布,絕大多數重要的政治會見,至少都公開前頭一、兩段談話。不要小看這一、兩段談話,真正的態度展現,不要說一段,有時甚至只有一句話,甚至幾個字。  
辜振甫向江澤民說:「大陸要正視中華民國存在的事實」;陳菊當著郭金龍的面稱「總統馬英九」。關鍵不在於謝長廷過去哪本著作裡談過多少理念,而在於你能不能在關鍵的時刻表現出來。  
結果,謝長廷連這樣的機會都不給自己;一場一場的會談,傳媒和傳媒背後代表的公眾被擋在外頭,謝長廷和王毅、陳雲林和戴秉國,甚至幾個涉台學者在房間裡談  了什麼,只有薄薄一紙新聞稿,如果要說這樣就叫「公開」,那以往綠營批評「國共黑箱」這種言論,以後又怎麼再說得出口呢?  
這又令人想起一幕場景:十月初,陸委會主委王郁琦首度列席立法院內政委員會。民進黨立委段宜康問道,在過去五年兩岸兩會交流的場合,我方人員有沒有哪一次公開表達過對中國人權狀況的關切。  
王郁琦找來找去,最後只找到一次賴幸媛和陳雲林的閉門會談,碰觸過一點點,但也沒有對外公開。當時段宜康厲聲批評:「公開和不公開,意義是完全不一樣的」。但如今看到謝長廷的表現,這種批評,未來又怎麼再說得出口呢?  
或者,更進一步問,謝長廷對於整趟中國行行程中,究竟掌握了多少主導權?  
行程主導權的問題,最嚴重地體現在周日會見戴秉國的行程上。如果根據謝長廷自己的說法,一直到會見前,謝長廷根本不知道自己要會見誰。這個說法如果不是事實,謝長廷實在過於虛假造作;如果是事實,謝陣營對自己對手的陌生程度,令旁觀者膽戰心驚。  
由國務委員戴秉國接見,創下中國官員會見民進黨的最高層級。謝長廷陣營事後說,對這個結果很滿意。但大家要反問,如果「滿意不滿意」,是由「見到多高的領   導」來決定;更有甚者,只要階層夠高,連事先知不知道是誰都沒關係,這種朝拜權力的心態,和部分藍營政客喜好賣弄和中共上層關係的風氣,只有五十步和一百  步的差別。  

謝長廷返台。圖片來源:作者提供。  
作者完全認同,民進黨在中國議題上失落太久,姑且不論是不是要重返執政,就算只為了做一個合格的政黨,都應該「補課」。但藉著創造出一個政治論述,不顧一切地直奔中南海,不僅不是唯一的補課方式,甚至是對公眾和輿論的不良示範;更和台灣社會向來對民進黨的期許相差太遠。  
年初選舉失敗,的確讓許多民進黨內人士意識到不能再忽視「中國因素」。更有人再推前一步,主張中國經濟上的崛起,是擋不住的主流。民進黨必須調整自己,才能跟上中國崛起的大勢主流。  
對於這種國民黨深信不疑,民進黨部分人士逐漸跟進的「主流論」,作者想改寫一句莊子的話:「彼亦一主流,此亦一主流」:有人相信共產黨統治下的「中國模  式」是持續成長的關鍵;但也有人看到在香港,一場純由市民發動的反國民教育運動,可以正面挫敗共產黨和香港特區政府。如果經濟快速成長的中國,是台灣必須  快速跟上的「主流」;那溫家寶為什麼要聲色俱厲地一再發出警告:「政治體制改革不成功,經濟成果也會得而復失」?  
或許,問題不在你認定的主流,而在於你選擇信奉的價值。  
李蔚 本文作者是台灣資深新聞工作者   
引用網址:http://webcache.googleusercontent.com/search?q=cache:Yg0tC5ryvqQJ:www.thinkingtaiwan.com/public/articles/view/184+&cd=1&hl=zh-TW&ct=clnk&gl=tw
分類:科技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