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幸福計算

內人和女兒們曾到北海道去避暑,因為是住整個暑假,所以小女兒特別關心,美瑛地方那裡有什麼?有沒有寬頻可上網?我跟她說雖然偏僻都是丘陵原野、沒什麼 建設,但小巧精緻的街道是我認為全日本最美的街道,( 即使我仍一直不知道「最高道德」是什麼東西!) 很微量的現代、卻擁有龐大的大自然,而最大的令人興奮的期待,就是不會有像台灣一整票,愚蠢愚癡的電視、新聞記者的汙染,日文叫做〝目障り(刺眼)、耳障り(吵雜)〞。 
我也交代內人就是去跟大自然自然接觸,也去體驗和台灣截然不同的環境,用自己的身體和直覺接觸,真、善與美,無須知識、只須本心!這個世界除了台灣這些政客與記者的魑魅魍魎外,還存在有很多值得本心接觸的東西與道理。
馬克吐溫曾經對古典書作過這樣的註解:「所謂的古典書,就是大多數的人都知道,但只有很少數人讀過!」,我們每個人都在生活,都在追求人生,追求什麼樣的人生目的呢?是錢財呢?還是健康呢?還是美貌?是正義呢?還是道德呢?....,都是!但都不完整,而應該就是「幸福」的人生。可是什麼是幸福呢?套用馬克吐溫說法的野氏定義:「所謂的幸福,就是大家都聽過、大家都想要,卻很少人真正知道,很少人獲得過!」。 
說到幸福、也許讀經濟學的人,立刻想到功利主義 始祖傑瑞米・賓薩姆(Jeremy Bentham, 1748- 1832年)、(好像台灣一直都翻成邊沁,不知是誰翻的?翻得不準!我也不喜歡!)的「最大幸福原理」(the greatest happiness principle),他本人則喜歡稱之為「幸福計算」(felicity calculue)。而其實亞里士多德(Aristoteles 384 BC – 322 BC)在兩千多年前,就曾提過「幸福」的概念!
人類所有營生的最高或最終目的就是追求「最善」,而這個最善就是幸福,而幸福追求的方式或境界有三種:1. 慾望的滿足、快樂的追求,也就是〝享樂的生活〞。2.正義和名譽的追求,所謂的〝政治的生活〞。3.就是不被其他事物煩吵、一種能自足探究真理的〝觀想的 生活〞,而這能自由自在的觀想的生活,就如神一般這也是最幸福的生活。 
約20幾年前我曾到過美瑛、也到稚內同學的家住過6.7天,友人的父母住在山林田野間,離最近的鄰居大約有2公里遠,務農的生活、日出而作日入而息的生 活,和幾世紀前的農人可能也沒什麼不同,而且夫婦倆人偶而取笑對方的小缺點,他們用最自然的方式詮釋「快樂」,讓我直接看到最原始本貌的「快樂」。夜晚閒 聊時才知道,如此生活勤奮工作,一年的〝手取金〞(實質存到手的錢)只約是17萬日幣(當時約台幣2萬出頭) 。
而以當時生活在東京的我,如果銀行口座剩下17 萬,可能連生病都沒資格!在坐回札幌的火車上,耳邊一直仿佛聽到友人父母的輕鬆快樂的笑聲,而腦中浮現的就是「幸福是什麼?」。回到東京不久,大學院就辦理退學,但卻是我人生真正學習的開始,也就是雖然我還不知道幸福是什麼?但是我知道外在的學位,已經不在我的「幸福計算」之內。 
我一直睥睨政客、睥睨記者,因為我隨時冷冷地凝視著,所謂他們的幸福計算是什麼?曾經有過所謂〝一人學運〞,一群像蒼蠅的記者層層圍繞,拱出這種荒唐的學運。然而說是學運看起來卻更像,他似乎是在減他父母的幸福計算?盯守著這個肥皂劇的記者們,真能增加他們的幸福計算嗎?我冷靜盯著看這種虛偽而惶恐的內在,如果這種也能算是「幸福」!那麼就丟給他們又何妨!台灣人忍受這種吵雜即可,不用學習、那種把墮落誤認是幸福的計算!
分類:心靈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