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陶片追放與人頭黨員

人類是進化的嗎?在達爾文寫「種的起源」On the Origin of Species之後,很長的一段時間,君臨了生物學界,甚至主導了大多數的思想。自然選擇成為適應演化的要因,台灣的漢文翻譯為「物競天擇」,其實是我認為相當少數的絕妙翻譯!不過「進化論」,則可能是簡約概略化了,達爾文的原意!事實上達爾文在「種的起源」書中,不用evolution(進步、前進、進 化),而是用Descent with modification(向下修正),也就是並沒有包含進化的意思。所以我好像看過有人翻譯為「天演論」,在實質意義上,可能要比進化論,更貼切、或更忠於達爾文的理論原意  。
同樣的,現代所謂的政治(democracy)的語源,是 由希臘語的dêmos(人民・民衆)和 kratos(権力・支配)組合而成,在當時,其實還有一個對比的說詞,那就是aristos(優秀、優異的人),和kratos(権力・支配)組合成的 Aristocracy(貴族制或菁英制),也就是權力者、支配者的構成員是菁英少數、或是全員。不過民主的先鋒古希臘,在當時對所謂的dēmokratía(民主制),卻變成是「眾愚政治」Ochlocracy(註一)的代表,其實一般是揶揄的意思居多。而據說第一個把democracy一詞,導入政治運動的,就是恐怖政治的張本人羅伯斯皮耶,曾在他的演說中首次運用提及。  
紀元前第六世紀,古希臘雅典的貴族,克里斯提尼斯Clisthenes,是一位民主主義者,推翻僭主統治後,大力提倡民主制,對行政和軍事的區分,廢除了 4部族制,而採以地緣為主的10部族的dêmos(區市),並成立五百人評議會,行將軍職制,打下了雅典的民主制度基盤。而為了要完全制止僭主制的復活, 所以就訂定了「陶片追放」Ostracism,也就是由五百人評議會決定,是否要進行陶片追放?如果決定,那就由隔一年進行投票,在一個有10個入口(對應10個部族)的圓形競技場,把要放逐的政治人物的名字,刻在陶片上投票,人數須在6000人才有效,最多票的政治人物放逐國外10年。  
這個陶片放逐,原意是為了防止僭主制的復活,保持民主制的安定,立意是如此,但是卻多成為消除對手的政爭所利用,而這個陶片追放制度,影響的還不只是國內的政爭,在兩次的波斯戰爭當中,雅典人嚴苛的陶片追放制度,把有能的海軍將領一個一個放逐,波斯戰爭能打勝仗,因為還有斯巴達等的團結對抗。到了和斯巴達的聯盟對抗時,發生了古代世界戰爭,佩羅波尼梭斯戰爭Peloponnesian War中,雅典已經沒有甚麼有能的海軍將領,最後敗戰收場!  
古代和現代,其實只有時序和名詞不同,但是如果缺乏Descent with modification,那可能要稱為evolution,是有困難、或者不切實際!看看台灣的現狀,或者更狹義或對焦到綠營的,過往與現在進行式的發展,事實上是沒有甚麼值得樂觀的要素!之前沸沸揚揚的是人頭黨員,都還沒有弄懂甚麼是人頭黨員?就已經棍棒齊飛。所以就找來民調,這個郎中,可是這個萬靈丹吃進之後,顯然和瀉藥的效能相同?於是發展成,全民調、對比式、相對式、絕對式…,原來丹丹仍有不同!有專家認為,應該不是口服、而是要用擦抹的,有的則認為,用屁股直接植入式(我原意是要用插字,但是好像太粗魯?所以用植好了!)莫衷一是。  
不過還好有一個幸運之處,現在這些民調專家,顯然並不是醫生,否則醫人治病,也是用這種思考、做法,那麼可能要醫好病,跟去求神問卦結果差異也不大!或者可能醫院開在殯儀社旁邊,比較不麻煩?說徹底一點,所謂民調,只是一種不可確定性的參考!他的代表性,根本就是不完整!也是政客懶惰、貪圖方便的藉口!和政客的本身利益有關,跟甚麼公不公平?沒有甚麼可信賴的關係!問卷是誰設計?訪問是甚麼人、甚麼公司?而誰決定這家問卷公司?這種不確定的,哪一家私人公司,代行權利選擇的權力來源正當性如何呢?  
我不知道世界上,有哪一個政治學派?可以不用追求權力的正當性而執行政治?君權神授,還是要把權力來源,歸諸於神以取得正當性!議會在代行民意之前,還是先得取得民意的直接授受!但是民調公司,到底是阿貓還是阿狗成立?ㄚ貓ㄚ狗執行?沒有人知道!這種根本和特權特考,沒有甚麼兩樣的「黑機關」,但是卻堂而皇之,可以代行選擇!而更荒唐的,現在台灣是藍綠兩陣營,都得馴伏在這種「黑機關」代行的民意決選方式?!而所謂的甚麼學者、專家?也說得口吐白沫、搖頭晃腦、點頭如搗蒜,其作為和「當ㄍ一」、「ㄉㄛˋ桃」有何兩樣呢?  
人頭黨員,這個已經被休出家門似的,它到底犯了甚麼錯?可能已經沒有人再有聞問!但是,到底甚麼是人頭黨員?我想是沒有幾個人,分得清、說得清!但是就像「陶片追放」一樣,為什麼是他該被追放?唯一的原因,就是因為他得最多票,而不是他做了甚麼?「陶片追放」還有一個有趣的地方,那就是不識字的也可以投票,可以請別人代寫,也可以代他人寫。我沒有看過民進黨,是如何投票?如果一個黨員,也可以代他人(五人或十人)投票,也就是,有人只出人頭而讓他人代投票,那可能就可稱為人頭黨員!如果民進黨是如此在進行他的黨內選舉?那是作弊的問題,也不是人頭黨員的問題!問題是,如果一個黨如此集體作弊?那是這個黨有問題!黨員有問題!也不是歸罪於人頭黨員!  
現在有空閒的人,可以回頭去檢視,以前歸罪人頭黨員的,可能也是繼續歸罪全民調或對比式、或甚麼式?這有問題、那有問題,但是其實冷靜地看,其實是頭有問題的成分最大,不過顯然是沒有發覺的樣子! 
註一:
眾愚政治
分類:親子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