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再談王建煊的謊言或敗德

最近和朋友談到王建煊,當然所處的環境有異看法不盡相同,不過我仍認為,評論人物乃是一個至難之業!因為容易受主觀情緒牽引,而不自知或難自拔,不論是我或是他人都是如此,因此要下筆之前,當然必須斟酌再三。我高中之前在台灣、大學之後在日本受教育,坦白說,在台灣我幾乎沒有情感上的授業之師,由於我習慣在新書發下來,一個月之內自己就把它看完,所有老師上課,我都把它看成複習,所以少有啟蒙的感覺,可是要因此說我冷血、或沒有感情、不知感恩,也可!因為沒有甚麼情感可言是實情,我無法否認!  
而實際上來了日本之後,接觸到經濟學、哲學,我就自力要成為一個free person(自由人),所追求的就是Seven Liberal Arts(自由七科),這是我終生的志業!那些外在的學位,對我沒有太大的吸引力,所以仍然沒有授業之師,因此我可以現在就知道的,我終生不會被類似:吾愛吾師、吾更愛真理等,情感拘束困擾。但是我的朋友顯然是有這層困擾傾向,不過我也只能向朋友說道歉,在我的批判道路上,我就是自由人,不受感情羈絆,同時我也認為,我必須收拾任何感情可能,這才是對被我批判者的一種尊重,我對王建煊的批判,也還沒有完了,而現在我就要用哲學角度批判,甚麼是真實的王建煊?
王建煊可能是顧盼自雄,也可能是根本地輕視普羅大眾,所以輕易地就耍起嘴皮子了,因此在要推銷他自己的甚麼正義的書時,隨便地就舉「女人隆乳摸起來假假的很不舒服」的例子。可是就算這是一句耍嘴皮子的話,我們就來檢索真實是甚麼?首先他有無摸過女人的隆乳?應該是要有,否則他就是說了謊話!沒有摸過要如何得到:「假假的不舒服情緒」呢?那麼有摸過是摸了誰的隆乳呢?如果是摸的是他太太?那就是他太太隆了乳?既然他自己的太太都隆了乳,那他應該先回去跟他的太太溝通,表達他的感覺情緒,而不是類似,容得了州官放火卻頻指責他人點燈。
如果他的太太沒有隆乳,那顯然他是摸了其他女人的隆乳,那是摸了誰的隆乳呢?是青樓艷妓?還是人女或人妻呢?如果是人女,那他是對他太太不忠,基督教義好像並不像伊斯蘭教教義,婚姻的忠誠,是在結婚當時必須立誓的!騙妻欺神,那就不只說謊之罪而已!如果摸的是人妻,那可能又多一項破壞他人婚姻的疑慮!那麼就再回到問題的源頭,王建煊到底有無摸過隆乳呢?
說過「女人隆乳摸起來假假的很不舒服」的,是王建煊本人!這根本非是他人抹黑!只是會不會用哲學思考的真假、有無追索真實?來解析這種顧盼自雄者的本質,確實並不一定每一個人都會!當然如果要盼望,一群自己也習於作賤自己的一干統媒記者,來釐清真實,那根本是緣木求魚!而我只想送王建煊一句話,先把自己搞「正直」了,再來談甚麼是正義!不要都尚步履闌珊,卻妄想妄談飛翔?暴露了有如清廷白頭宮女般的腦筋,其效果與笑果,都在小丑以下!實在是慘不忍卒睹!
分類:親子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