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志明尬春嬌.左派與右派(下)

1789年911其實也是左右派的誕生日
法國大革命發生在1789年,主要是以法國巴斯底監獄(Bastille),7月14日被市民革命團体攻破作為主要象徵。但是其實在5月就召開,175年來未曾召開的所謂「三部会」(États généraux)會議,6月宣佈成立國民議會,7月改為制憲議會,主要工作是制定憲法,8月通過有名的「人權宣言」。
9月11日這一天,制憲議會為了要討論兩項議案,「一是國王對議會制訂的法律,是否該擁有否定的否決權?」、「一是議會要採行一院制,或是貴族院和庶民院的兩院制?」。針對這兩項法案的表決,反對國王具有否決權、主張一院制的革命派,坐在議場左方的席位,主張兩院制、和贊成國王具有否決權的保皇派,則是坐在議場的右邊,這就是左右派真正誕生的日期!
而贊成一院制主張國王有否決權、或主張兩院制但是不贊成國王具有否決權的議員,則是坐在中間位置,這正是全世界最早左右派的由來。 會議結果在1791年9月誕生法國最初的憲法中,國王對於議會的議決,可予以2到6年的停止權,和議會採一院制,也就是事實上是中間派獲勝,但是左派對右派的熱烈鬥爭卻是白熱化的發端而已。
舊体制(Ancien Régime)
在說明法國大革命的過程、或左右派形成的起因,有需要回到當時的法國的歷史環境,做概略性的了解。中世的歐洲,由於貴族和教會的勢力紛亂,通常是一種分權狀態,後來由君王建立官僚和常備兵,而形成中央集權實質統一指揮了國家,也就是形成了所謂的「絕對王權」(absolute monarchism),有的歷史學者,稱法國這次革命是「市民革命」,也就是當時法國的革命,就是要推翻「舊体制」(Ancien Régime)、或稱為「舊政權」。
它是指從14世紀開始的「勃羅瓦王朝」(La maison de Valois1328年-1589年),到16世紀開始的「波旁王朝」(Maison de Bourbon1589-1848)。17世紀的路易14 (1643年 - 1715年)就確立了絕對王權,這有效地掌控了法國的政治,一直到路易16,絕對王權才漸次弱化而後解体,但波旁王朝真正完全解体,應該是到1830年的 7月革命,查理十世(Charles Philippe 1824年~1830年在位,1757年~1836年)失去王位為止。
封建與三部會(États généraux)
身分制議會是中世到近世,歐洲所出現過的一種議會形態,參加者通常是諸侯、聖職者、和都市的代表等特權身分階層,例如神聖羅馬帝國的〝帝國議會〞、〝英格蘭議會〞…等,主要是國王政策施行、或課稅審議的諮詢機關。而法國的所謂「三部會議」,是中世法國1302年,菲利浦4世(Philipe IV, 1268年 - 1314年)、和羅馬教皇波尼法休斯8世(Bonifatius VIII 1235年 - 1303年)爭權,經過十字軍東征後擁有軍力的法國國王,受國民的支持擁護,就在巴黎的「那特魯.單莫大教堂」(Cathédrale Notre-Dame de Paris 法文意指〝我們的貴婦人〞(Our Lady),所以也稱為〝巴黎聖母院大教堂〞),召集了第一身分的聖職者、第二身分的貴族、和第三身分的市民代表的會議。
一人擁有一票的投票權,這是法國最初的三部會議,討論王國之內的各種事,但是主要的都是有關課稅的議題。可是三部會議對於國王的課稅決定,並沒有否決權,其實也像安撫摸頭的會議,或者是橡皮圖章的形式而已。後來由於絕對王權的確立,所以這種沒有什麼實質意義的會議,在路易13世1614年召開後就停止,一直到1789年路易16召開為 止,已經是隔了175年。
封建-革命的引線
法國大革命的原因有各種說法,比較直接的是,17世紀時法國年年對外的征戰,和王侯貴族之間的奢糜浪費,使國家財政面臨了破綻邊緣,新的大規模的課稅,變成了勢在必行的考慮,引爆了革命的導火線。當時的法國絕對王權的舊体制時代,第一身分的聖職者和第二身分的貴族,只佔了人口的2%強,卻不只擁有廣大的領地、和莫大的財產,而且全部都是課稅的對象外的特權階層。
除此之外貴族階層,對於領地內的平民得以自由使役,對於沒有繼承者的土地財產,可以沒收處理,同時對於領地內的平民,擁有可以隨意判決的裁判權,甚至把官職私相授受私有化,這各種不公平的特權,在當時的聖職者和貴族間,是被承認而且普遍施行。在政治權限上,當時是集中於國王的絕對王權時代,國王只要認為有那樣的需要,對任何機關和人物,都可專制地予以實行,財政權也是如此。
本來對於僧侶和貴族的徵稅改革,路易16是可以獨斷地決定,但是當時的僧侶貴族,對於代代相傳的特權將被剝奪,產生了很強烈的抵抗。而平民階層的代表,很多也是社會的有力者、大地主或大資本家,對於加重課稅也是採取反抗的立場。所以路易16對於這種反抗風潮,也不敢大意或無視,所以終於在1789年的五月,召開了久未召集的三部會議,卻變成了法國王室〝要命的會議〞!
制憲議會-(自由平等對封建特權)
事隔175年的三部會議的被迫召開,象徵著國王的絕對王權已經是接近尾聲,除此之外原本的三種身分代表人數皆同等,但是在全國的反對聲浪中,不得不改正為僧侶和貴族的議員數,必須和市民代表數同等,也就是市民代表數倍增。7月14日專門強制收容,絕對王權反對者的「巴斯底監獄」(Bastille),被民眾攻破,革命風潮更見炙烈。三部會議也不是採三種身分各提出結論,而是改變為國民全體代表,議決國事的機關「國民議會」,而最初的議題就是制定憲法,所以也稱為「制憲議會」。
8月採取〝人權宣言〞,廢除僧侶貴族的封建特權,開始制定的憲法,是人民擁有不得侵害的人權,對包括國王在內的各種權力,什麼可以做?什麼不能做?的規定的法律。而9月11日,即是討論兩項議案,「一是國王對議會制訂的法律,是否該擁有否定的否決權?」、「一是議會要採行一院制,或是貴族院和庶民院的兩院制?」而誕生了所謂的左右派。
立法議會-(自由對平等)
1791年9月法國誕生了第一部憲法,其中國王對於議會的議決,可予以2到6年的停止權,和議會採一院制,也就是事實上是中間派獲勝,他們是立憲主義者、和自由主義者的集團。而這部憲法,去除了絕對王權、但是承認國王的存在,國王就成為行政的長官,在憲法的制定下人權受到保障,人民的身分在法律上得到解放,也就是獲得了「自由」。但是制憲議會後,對於立法議會的議員選舉權,卻規定要有一定的財產才得予承認,也就是是一部主張自由主義,但卻未必是平等的憲法。
而在制憲議會上,主張國王具有否決權、議會採二院制的〝右派〞保皇黨議員等,不是引退、就是被逮捕、或亡命他國。議場上右邊所空出來的席位,就由 1791年10月成立的新保守派、或新穩健派取代,也就是立憲王政中,主張有錢人才得擁有選舉權的〝舊中央左派〞,由於議員總部設在菲央修道院,所以就成為「菲央派」(Club des Feuillants)。立法議會事實上,已經成為〝自由主義〞對〝平等主義〞的政治對峙,而菲央派則都是由原賈各賓俱樂部(Jacobin Club),成員出走另立的政治派別。
國民公會(National Convention)-自由與平等的全勝
1791年的憲法所楬櫫的「立憲王政」、和「自由的實現」,並不能完全滿足已經高漲的市民革命的意識、和法國人民,再加上所謂立憲王政造成周邊臨國的絕對王權國家,如奧地利和普魯士的威脅、與招徠惡感,漸次升高為戰爭階段。事實上情勢很快的急轉直下,立法議會可以說機能已完全停止,主張男子普通選舉權的「國民公會」,1792年9月就隨即誕生。
這時菲央派的議員們,不是轉向就是逃亡,勢力完全瓦解,空出來的右邊的議席,就變成鬥爭對手當中,「吉倫特」 (Gironde)出身的議員為主的吉倫特派(Girondins),坐到右邊席位變成新右派,而留存在左邊的就是原同為「賈各賓俱樂部」 (Jacobin Club),分裂成「賈各賓派」(Jacobins)的議員,由於他們一直都坐在議場左方的高階處,也因此稱為山岳派或蒙他紐派 (Montagnards)。
原本都屬於賈各賓俱樂部(Jacobin Club)成員的吉倫特派和山岳派,也都是從制憲議會到立法議會,都持相同主張平等選舉、主張王權徹底廢除的原左派,又要如何分左右呢?原來爭取到的平等,仍然有些許的差異,也就是當社會爭取到身分的自由,和解除了經濟的設限後,社會上沒有了特權不當的干涉。所以在自由經濟下,財富的累積、經營,卻仍會產生貧富的格差,也就是貧富的差距,並沒有因自由平等而解消,反而產生了經濟上的不自由和不平等。
所以山岳派的主張統一物價、制止暴利,也就是〝法的民主主義〞實現之後,開始轉向〝經濟的平等主義〞,有人就稱這種是〝社會的民主主義〞,而這又變成新的左右派的分際和鬥爭焦點。1793年山岳派鬥倒吉倫特派,主導了國民公會的大權,1793年秋天山岳派開始獨裁政治,處決吉倫特派議員,開始實施羅伯斯皮耶的所謂〝恐怖政治〞 (Terreur)。而事實上賈各賓派(Jacobins)裡面,除了山岳派之外,還有所謂〝賈各賓過激派〞稱為〝巴布夫派〞(Babeufs)。
他們對於山岳派的經濟統御,主張應更為激烈,例如:最低薪資和獨佔禁止等法令,如果羅伯斯皮耶沒有被推翻處決,那麼接下來山岳派,就可能成為新右派了!山岳派被追放後,議會重新制定了制限性選舉、和二院制的憲法,又走回暴走之前的原點。法國人的市民革命,推翻了政治上的絕對王權,卻如同把右邊的絕對控制權、交到左邊的恐怖統治,但是事實上世界上有很多國家,卻樂此不疲地重複這段戲碼!而這就是左右派的最初始原貌。
分類:藝文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