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志明尬春嬌.左派與右派(上)

哲學上有所謂rationalism (理性主義或大陸合理主義),這是起源於17世紀盧內·笛卡爾(René Descartes1596年-1650年),後來在法國和德國與荷蘭繼續被承襲,而主要是和英國的洛克、休莫等主張empiricism(經驗主義)批判對立,後來康德試著統合這兩種理論。大略上理性主義者認為,人天生就擁有基本理性、或一部分的概念或觀念,經由理性的能力的發揮內省或反省,就可能掌握原理,更簡單的說知識是可經由推理而獲得。  
而相對的在英國,特別是洛克和之後的所謂的蘇格蘭派大衛.休莫,所主張的經驗論或經驗主義,洛克拋棄了笛卡爾的主張,認為人生下來就像一張白紙(tabula rasa) ,並沒有所謂天生的觀念(innate ideas)。觀念的起源完全是基於經驗,而經驗乃是人類的透過外在的感覚(sensation)和内在的反省(reflection),對於物體的性質是由外物的客觀的第一性質(固體形狀等),和主觀的第二性質(色味香等),而獲的單純的觀念做成或形成複合觀念(様態・實態・関係)。所謂的知識,乃是經由經驗所得到的諸觀念的結合,一致或不一致、或相反的結果,簡單的說理論應建立於對於事物的觀察、或實驗研究,而不是憑直覺、或迷信、或單純的邏輯推理。
理性與經驗,如果不是這些哲學家不斷地辯明,事實上我們根本是很難去清楚地辯識清楚,我舉一個例子大略試看看,來分辨這兩種主義者的差異。
有一天志明和春嬌,在村頭的橋邊交談,看到志明笑呵呵、春嬌則是手掩著嘴巴一副愉快欣喜的樣子,於是大陸合理主義者、或理性主義者,認為兩人交談甚歡,感情一定相當穩定,應該是一對感情深厚的情侶。可是經驗主義者卻不這樣認為,隔著一條河根本無法聽到兩人,究竟交談的內容是什麼?只能判斷兩人可能聊到相當愉快的事。於是理性主義者,就笑經驗主義者愚蠢,「這麼明顯而簡易的推理也不會!感情不好會相談甚歡嗎?」,經驗主義者就說:「男人和男人也可以相談甚歡啊!」,理性主義者大聲地斥說:「你沒有看到他們不就是男女嗎?情侶不就是男和女嗎?真是笨!」…。 
正當這兩個主義論者爭得面紅耳赤,所以沒有注意到坐在旁邊,一面啃著饅頭、一面嘴角透露著冷笑的台灣記者,只見他再也按耐不住了說:「你們是來自歐洲的哲學理論者?你們還真是淺哪!」、「哲學家原來只會到這種程度而已?看志明笑成那個樣子,用膝蓋想,也知道他們的婚期已經近了啦!」,「還有、看春嬌嬌羞成那樣,白痴也知道那根本就是準新娘的樣子!」,「你們來自歐洲的英國和德國或法國嗎?你們到底是單純呢?還是蠢!」,「我們台灣的媒體記者,更老練厲害的,只要聽到〝嘿!嘿!嘿!〞,就可以知道副總統,準備算計幹掉總統了!」,「這種什麼理性!什麼經驗啦!切~~還真拗口呢!」 
「哦!對了!聽說等一下聽說有人要講什麼左派?右派?」,「哈!這種就是兩個方向、就是兩邊,不是左、就是右!再簡單不過的事,還要寫什麼驢文章分辨?真是笑死人了!」,「台灣記者最不爽的就是這樣的蠢蛋!」、「老子就是不想聽,所以跑來河邊吹涼風,看志明跟春嬌卿卿我我」,「等一下就回去寫號外新聞,順便跟同事打賭預測他們的婚期,猜到最近的人贏錢!」,「就是左手拿饅頭、右手拿筷子、中間嘴巴喝豆漿,這種也要寫左右文章,笑死人了!」,「去!去!去!你們兩個!把那理性和經驗帶回你們歐洲,我們台灣記者不用!」。
分類:親子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