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拿荒謬做為大旗的矛盾 (二)

狗尾續貂的縱慾者
蘇格拉底問青年梅諾Meno:「〝德〞(virtue)究竟是什麼?」,梅諾就說「男人的〝德〞是國事處理,女人的〝德〞是家事處理,男孩、女孩、自由 人、奴隸也各有他們的〝德〞。」,但是蘇格拉底說:「這些都是看起來好像是〝德〞,卻不是〝德〞的本質!」,梅諾就遲疑了一下,就再舉「〝德〞就是正義、 勇氣、節制、智慧、寬大…等」,蘇格拉底則是一番一一反論後,說這些都只是〝德〞的各個細項,也不是〝德〞的本身。好不容易梅諾將自以為知道的〝德〞全細數出來,卻發覺原來仍是不知道所謂的〝德〞,這使梅諾完全喪失了自信、不知如何是好,所以就率直地抱怨說:「你不只是逼使自己無處可走,也逼得別人無處可逃,你真是如社會的評論一般!」。
可是蘇格拉底又換一個方式問:「〝德〞可以完全了解或知道嗎?」,梅諾當然也無法回答,蘇格拉底就解答說:「人對於知道的事、或是不知道的事,是不會去探 求的!為何呢?因為既然已經知道了,就無須再探求了。而對於不知道的事,想探求也不知如何探求起,〝德〞的探求亦是如此,既然無法知道〝德〞,為何能夠回 答〝德〞是什麼呢?」,這當然就是蘇格拉底所謂的「產婆術」。也就是自己以為知道,但是真實卻是不了解,藉由和別人對話中清楚地獲悉自己的〝無知〞,而當 發現了〝無知〞的同時,產生對於〝真正的知〞的欲求,也就是對於〝真知的愛〞的覺醒。蘇格拉底為了喚起希臘青年追求真知,就藉由各類的問答對話,直接撞擊 對方的內心原就存在的,對真知的渴求或稱為對於〝智慧的愛〞,使其順利產生或出生,而這對話術就如接生婆一般,是催促〝智慧愛〞的出生,因此稱為「產婆 術」。 
蘇格拉底一一駁倒梅諾的〝德〞,目的不在於否定正義、勇氣、節制、智慧…等,而是在於引證闡明這些並不是就是〝道德〞本身,當然蘇格拉底究其一生也沒有說 出,〝道德〞就是什麼?就像我們都看得到天地,但並非天地就只有如此而已,我們看得到天地,卻無法知道天地的邊境。所以蘇格拉底也只說了,〝靈魂〞是完全 的、是不死的、當然也是全知的,而我們對於〝德〞是什麼?無法回答或不知,那可能是因為是我們忘了!卻不可因此而不信,就像無法得知天地的邊境,卻無法就 因此否定天地的存在一樣。所以道德當然是存在的,他也可能是最高的存在,但我們是看不到最高的道德,就像我們也看不到天的頂端。 
號稱學問做得最好的孔丘,被萬世謨拜,他曾說過「未知生、焉知死…敬鬼神而遠之」。但是之後的人,卻多的是能斷生斷死的〝鬼卜神算〞。甚至直至現今也仍有 身掛西方心理學教授學者,卻踏著鬼神方步,究竟是想〝愚人〞、亦或是〝娛人〞?可能連他本人都無法說得準。學問之事在於辯明,哲學源自於對智慧的愛,道德 可能難懂但並非難求,可是如果誤用或惡用,就是成了〝不道德〞!而不道德地運用道德,就是荒謬的矛盾!這一干號稱〝清流學者〞,所學的果真有習得而能用 嗎?法律、政治…等社會學科的核心要義,不是在追求公平、正義?運用智慧和誠摯的勇氣…等,以達道德的追求。如果捨棄了遵守法律的節制智慧,可達到何種正 義呢?揮動〝道德〞的大旗,卻完全違反或不知〝道德〞方式,顯然並非是對於渴望〝智慧之愛〞的欲求,而只是放縱心中無名的「慾求」的縱慾者罷了! 
學者是如此德性,再接下來登場的,卻是一批從來未有過一件道德追求的夸夸言者,甚至是該被批判譴責的〝道德殘缺者〞,以〝道德〞之名(連真名都不忘擠個德 字)卻欲翻覆道德風雲!可是卻只能像是〝強盜要教授禮儀〞般,荒謬之外再無其他!陳水扁總統可能真的該殺,無須動用〝道德〞,但總該安個〝道理〞吧!陳水 扁當然也不是蘇格拉底,程度也有很大的距離。可是這些活像不怎麼道德的〝道德雄弁家〞(sophistēs),卻是用有如對待蘇格拉底的方式,「希臘神殿 傳說你是全希臘最聰明的人,而你並沒有否認!而且你鼓動了希臘青年追求智慧的欲求,造成社會動亂,所以…你該死!」。穿著珠光寶氣、散發貪腐銅臭味的肥胖 〝道德雄弁家〞(sophistēs),正要對〝貪腐〞再加以批判!當然排排列列的〝愚蠢〞們,也正興高采烈地指向蘇格拉底。哦!不是!不是!是陳水扁! 他們是看不到荒謬的!因為他們本身就是! 
倒扁者所指無非是陳水扁失職、貪腐,另外可能就是所謂的不道德,我學蘇格拉底檢視這些〝道德雄弁家〞(sophistēs),我問了〝清流學者〞基本的本職學能,而不敢問太高的〝智慧〞。讀法律的說「我的慾求優先、法律其後!」,讀政治的說「我的自由應該置頂,15個人的清高自由權,大於6百多萬張選票的決定!」,問讀社會學的學者,因為他在最高的中央研究院,所以他都用「最高的道德」要求人,至於〝道德〞呢?他也學蘇格拉底……「沒說」!問理應勇敢的軍人,但是回答的是「女朋友的幼稚慾求、重於元首的安全維護,國家安全用來換取冀求的一親芳澤!」,問英名顯赫的〝英雄〞什麼是責任?卻是嫌棄糟糠、畏於養兒育女、樂於逐鮮之流,我問了……。 
而他們都是喜好〝道德〞,而且正都高舉著〝道德〞大牌。但是如果15位顯然不是失職就是失學的學者,自己先下台辭職!那位軍人先辭職歸還糧餉!而那位〝英 雄〞原就失職、失業已無任何可失,除外不談!這樣可能才不會造成「自我言及的矛盾」,也可能較能無愧所持的〝道德〞標語!
分類:心靈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