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矛盾‧克里特島人

希臘文明的前身是米諾斯文明Minoans,或是稱為克里特文明Crete,它是發生在愛琴海外的克里特島,也是希臘的最大島,被稱為是歐洲文明的發源地。古代希臘曾經流傳這樣一個說法,有一位A先生這樣說:「這個克里特島的人實在是很難伺候的人,他們一直都是在說謊」,在旁邊的B先生很好奇的想「真有這樣的事嗎?」,就問A先生:「你對克里特島的人似乎非常了解,那你究竟是哪裡的人呢?為何如此熟悉這種事?」,A先生就笑笑地說:「因為我就是克里特島的人!」,B先生就說:「喔!原來如此!可是…」。這是哲學在談到矛盾時的入門的「自我言及的矛盾」,A先生如果是克里特島的人,那麼他就是一定說謊,可是他說「克里特島的人一直都是說謊」是實話、還是謊話?卻產生矛盾!
哲學家通常喜歡推論、喜歡釐清矛盾所在,在論絕對性時通常也會不小心,讓自己被矛盾纏繞着,英語也有一句典型的自我言及的矛盾「There is no rule without exceptions」,(不存在沒有例外的法則、或沒有沒有例外的法則),如果「不存在沒有例外的法則」是真的,那麼這個法則本身就是沒有例外了,也就是有了「沒有沒有例外的法則」,再繼續推論就成了一個無限循環、或稱為矛盾。另外還有一個就是相對主義者的自我言及矛盾,相對主義者總是喜歡強調說:「任何真理都是相對的、永遠不變的絕對真理是不存在的」,但是這個「所有的真理、都只是相對的真理」,那麼這個真理不就成了絕對的真理了!矛盾通常形成於愚蠢、 或迷惘、或者是詭辯,有的人釐清矛盾、有的人身陷矛盾、有的人卻是不斷製造矛盾! 
沸沸揚揚的倒扁,從「最高道德」的十五位自稱學者,到自標為道德標竿的浪得虛名政客,這些人的所謂道德、究竟真實是什麼樣的德性?今天是8月21日施明德、賀德芬,還是繼續出醜不已!施明德有沒有道德?我不怎麼清楚,肚子裡沒什麼墨水、卻是一目暸然!當然被關那麼久而沒有讀書可以理解,所以本人決定不針對他沒有知識的部份苛責!但是沒常識至此卻是不得不給予提醒。賀德芬這種〝自詡學者〞知識的缺乏,卻是讓人憂心忡忡,她說她一生在追求民主,這個說法只是讓人頭暈!這種腦筋也能在大學開課!民主在她的腦中可能是已經廉價到,隨心所欲、脫口而出、也無須辯證、也無須釐清認知,可是這種程度或認知方式,卻是讓人心驚膽跳!坦白說她有那種臉皮敢立在大學講堂,讓人擔心的卻是課堂下的學子,會被教成何種德性?真是無法也不敢想像! 
如果網上有她的學生,真想請你們代我問問這位〝自詡學者〞,倒扁的方法究竟是錢?還是人數?若是人數不要說一百萬,就算是二百萬、三百萬又如何?如果三百 萬可以倒扁,那2008年還用總統大選嗎?如果賀小姐(我是看她可能連講師都不夠格!)的一百萬、或一億或靜坐30天、60天,就可倒扁,那麼二百萬、二億、靜坐 31天、61天,可不可以也叫下一任總統下台?如果這可成立,那她現在要實現的所謂實質正義,就是她所讀到、所要教學生的民主?愚蠢也應該有個程度就好!這個〝自詡學者〞的發言人,已經蠢得讓我實在不知從何批判!聽說也有很多類似、也自稱是學者、或是教授,你們的料就只有是如此嗎?如果面對學生提出這樣的價值判斷,我相當好奇你們的大學、大學院,究竟是如何的一個求學過程? 
最令人啼笑皆非的,莫過於一人一百塊倒扁,真想倒扁要錢幹什麼呢?不是把道德標竿舉得那麼高,卻像是馬戲班子一樣「你交錢!我就表演!或是我才要表演!」?不是要拋頭顱灑熱血了?卻首先拘泥起要攻喧的對象,最不道德的主體「貪污」不就是貪錢嗎?這種要錢、這不就是像「克里特島的人都是說謊的!」、可是你卻是克里特島人啊!一群人演著難以入目的馬戲,有一群甘願付錢想看戲的人,一百萬或是一億又如何呢?民主的最基本「選舉」,都可依自我情緒不斷發揮的舉動,卻是說你是想實踐實質民主正義!老實說我對這個說法沒什麼興趣!對腦中究竟藏的是什麼?倒是很好奇。繼續演吧!當然可能嫌醜態仍不夠多!優越的台灣人的我,就是在此繼續看著你們這般德性!
分類:親子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