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哲學之日.惡妻之日

前些日子終於才知道426的真正 意涵,原本一直都以為是抗議連戰到中國參拜,到桃園機場抗議被警察毆打的事件,原來是指中國人的意思(用台語念),而這個 對中國人的稱呼,我個人的發現好像是藍綠共有的趨向。也就是連藍色政治傾向的人,在稱呼中國人的時候,也不少人就稱426,我看這種〝嫌中〞的潛意識,其實也慢慢在台灣蔓延。
就像之前舍妹住院時,在台中的榮總醫院坐電梯時,也有用台語說「電梯關門」、「電梯上樓」…等,當然台北的捷運電車也是如此。有時候 一種運動,它正用一種無聲無息沉靜的存在發展,有時候我總想用這個,比較長的時間線段所存在的跡象,鼓勵台獨的運動志向者,一種運動的真正勝負,可能不完全等同於政治鬥爭場的短期特性。 
                       提 到426其實是我的生日剛好是4月25日,而接下來的4月27日,就是有名的紀元前399年,蘇格拉底被飲毒賜死的日子,所以也有人以這個日子稱為「哲學之日」。但是由於蘇格拉底的妻子克桑蒂珮(Xanthippe),也是一位出了名的〝惡妻〞,有名的傳說:蘇格拉底被妻子斥罵、卻仍然靜默不語,妻子一 氣之下拿著一盆水,往蘇格拉底頭上倒,於是蘇格拉底就說:「一陣雷聲之後,果然是傾盆大雨」。而且蘇格拉底也鼓勵雅典娜的青年:「要結婚!娶到良妻就可得到幸福,娶到惡妻就能像我一樣成為哲學者」,因此這個蘇格拉底的忌日,也被稱為「惡妻之日」。 
〝427〞正是〝是惡妻〞,很奇妙地和漢語唸音完全吻合,但這卻不是出自中國人的說法,日本人對〝惡妻〞的定義,菊池寬曾如是說:「悪妻は百年の不作である、悪夫は百年の飢饉である」(惡妻是百年不作、惡夫則是百 年飢饉)。而事實上惡妻之說,並不止於中國或是日本,這可能是一個世界性的運動,所以有〝世界三大惡妻〞之說。 
首先就是上述蘇格拉底之妻克桑蒂珮 (Xanthippe),另外則是作曲家莫札特(Mozart)之妻,康斯坦芝.莫札特(Constanze Mozart),和列夫.托爾斯泰(Leo Tolstoy)的妻子,蘇菲亞.托爾斯泰(Sophie Tolstoy)。這三個惡妻的惡行惡狀,舉如:揮霍無度、窮凶惡極、忌妒、多疑…等等,洋洋灑灑多不勝數,但是同時也有其他側面的傳說,卻是衝突處不少 而且簡直是相反的認知。例如莫札特在寫給他的妻子的信,仍可看出感情濃厚的情意,只是這三個女人運氣可能相當不好,嫁給了天才! 
而這三個天才都有相同的幾個特徵,那就是不是脾氣怪異、就是不善於生計,熱衷於哲學思辨、或作曲、或小說創作的理想的同時,現實的一面舉凡生計經營,可能是相當拙劣與無著,而這些可能正是這些〝惡妻〞們,必須著手處理的繁(煩)務。蘇格拉底四處與人爭辯,而當時的弁論家(sophistēs)是一種職業,蘇格拉底可能是一個和同業關係不佳的弁論家,可想像收入面可能並不良好,他的徒弟柏拉圖還辦了學堂(Akademeia),他的徒孫亞里斯多德,還是亞力山大帝的家教,所以可想像他的妻子可能艱苦持家,讓蘇格拉底遊手好閒地找人辯論。 
而莫札特可能才是揮霍無度的本人,他死後康斯坦芝.莫札特(Constanze Mozart),把他的作品高價賣出,可能也是維持生計的一種方法,被稱為〝惡妻〞,可能是後世捏造或主觀醜化的結果。而托爾斯泰更是脾氣暴躁、惡名昭 彰,和屠格捏夫(Turgenev)的友誼最後也決裂,他的妻子現實上,必須要管理整個三百多公頃的莊園,這可能並不是一件簡單輕鬆的差事。而這三個天才 閃耀奪目的光芒,可能正是他們的妻子們,黑暗陰影的由來,而世人也可能直視著無限強烈的光芒的背後,也努力擴散著漫無邊際的陰影,而這〝惡妻〞可能就是這 座陰影也說不定! 
一般人在造神、造偶像的同時,可能也正同時製造一個陰影、或一具面具,給某些人或物,自己卻未必能察覺!可是也存在有一種人,他(她)努力要為獨裁者、或者是惡者,妝抹粉飾時,好像也是用相同的方法,只不過這就變成,被獨裁者壓榨的普羅們,變成了〝惡妻〞!這倒也成了一種〝現代絕技〞了!    
分類:學習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