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就論自由!(五)

自由與妥協-〝自由〞的人質.人 質的自由 
自由是人類重要的課題,這在今日的台灣可能也不會有人反對,但其實反觀台灣今日社會,其實對自由是很少人認真去關心的。儘管近代國家乃是依人民的〝理性的 合意〞構築而成,自由選擇的成立是依自由的主體---個人,而保障個人生命、財產和自由的是近代國家。但這些理論概念被西歐思想家們,提出、熱切的討論已 經是18世紀的事了。  
                       國 民黨時代,個人自由被侵犯的事件屢見不鮮,當時敢表示異議的人,多半是自由被〝沒收〞或者下場淒慘。可是當這些的異議份子們,努力對抗強權侵害而從專制的 制壓當中解放了〝自由〞,這其實就是一種近代自由中的〝市民革命〞的本質,雖然這已經是西歐二百年前,即已蓬勃發展的自由平等的人權革命。從這個角度觀 察,台灣人其實是已經作為〝自由〞的人質一百多年,50年前我們仍是俘虜和自由隔著「利維桑」(國民黨政權),所佈下的無形鐵絲網遙望著自由。而當時也有 一群人在鐵絲網外,他們也同樣叫著自由,但歌頌的卻是〝主權者〞恣意為所欲為的自由。 
政權輪替在自由的價值上應是得到解放,我們初次 擁有了自由的果實,但仍未真實理解自由的真意的同時,也幾乎是同一批人,在現今卻也同樣地四處誑言自由,但在實質上卻是一種類似自然狀態的自由。如果真是 主張自然狀態的自由,那也還無甚所謂,頂多在台灣社會重新探討,二百年前西歐討論過的價值,重新尋求共同體的〝理性的合意〞其實也非壞事。但顯然這樣的一 批人也沒有如此的打算,似乎也沒有這樣的修為!我不是政治學的專攻,但我也試著來抽絲剝繭,究竟自由、自由叫個不停的,這一群曾是默許專制壓制台灣、或者曾是幫兇的這一群人,所強調或所知的自由,究竟是什麼樣的自由? 
台灣如果沒有真正對自由理出一個真實的形貌,那就使這群人模糊了自由的真正本質、或惡用了 自由的價值。那台灣也可能掉入了,另一個以自由為名揮舞的陷阱,而使台灣人又成為另一種〝自由〞的人質!近代國家建立於自由的個人的 理性合意上,保障個人的生命、財產和自由成為他的責任,雖然因而踏上了〝國家與個人〞、〝自由對上了權力〞的〝dilemma〞,但個人也因此而得到保護。也就是其實近代的自由,是一種〝制約性自由〞的意義,這恐怕也是二十世紀後半以來,政治思想上的主流。 
回頭看台大生事件,如果是換成恐怖份子的綁架事 件,那我們、或者那群人,又將是用何種價值和態度?看待這種事情,或者換個角度,我們應該用何種標準?要求政府用何種態度去處理?台灣人對自由的根本價值 為何的大而化之、和無關心,其實是不分藍綠的共同現象,所以對政府的處理態度與方法,可能評論也是各取所需、一團混亂。大家也許可以回想 或觀察,小至春節包機、台灣去中國上大學的認證問題、大至所謂台商的問題等等,其實不就是可歸結到對自由的認知,沒有共識所衍生的問題,這些不就是另一種 型態的綁架事件。 
所以對於政府的處置,是好是壞?也標不出一個該批評或該讚賞的準繩,因此也只能情緒性的認定,或由那群人胡亂發揮。 日本也曾經在1975年,日本赤軍連佔據馬來西亞大使館事件,1977年日航機劫機事件,日本政府都接受了恐怖份子的要求而妥協。日本政府當然是基於怕若 沒有處置,以作為一個現代國家,恐怕在國際社會上是臉上掛不住的恥辱,但也因日本政府是會妥協、接受條件的外在印象,卻可能使恐怖份子抓住了這個弱點,因而更得寸進尺。這反而也使日本人,更易於被恐怖份子列為目標,而使日本人更危險。 
所以伊拉克戰爭時,日本人義工不聽日本政府勸告,強行前 往而被劫持,這次卻使日本社會,對於自由中的自我責任問題浮上檯面,一個人的自我自由,該不該由整體社會無條件承受?而這個社會的多數不以為然的價值意 見,也使日本政府強硬態度得到了支撐。美國是很典型從不跟恐怖份子談判妥協的國家,可是美國卻也是最講個人自由的國家,雖然美國人因目標明顯而常有人質被 挾持,但如果美國政府對恐怖份子有任何軟弱的跡象,卻反而使美國人更易陷入危險。 
台灣政府如果也碰到,台灣人被恐怖份子綁架時,台灣 人會希望政府輕易地妥協於恐怖份子的威脅嗎?或是我們將如何要求政府的處理態度?舉一個極端的例子,今日台商從某個層面看,不就是有如引頸就擒嗎?但〝妥 協〞真的就能救得了〝人質的自由〞嗎?或者說〝人質的自由〞該不該不計代價地,由整個社會承接呢?    
分類:科技

這才是我本人 !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