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Tramp] EP. 01 · 2018 — Provincial Highway 26 (D 06)

[Tramp] EP. 01 · 2018 — Provincial Highway 26 (D 06)
[徒步筆記] 2018/12/31「回家」。凡走過必留下痕跡 (D 06)
一離開太空艙出來看著大尖山,莫名的有點不捨。
旅行都是這樣子的,出門了就有回家的那一天,然後都會有著很多遺憾,這個沒玩到那個沒看到,就會產生安排下次旅行的契機,然後開始用心工作認真賺錢,只為了下次出門能玩得更盡興些。
某種程度上人類就跟驢子和騾一樣,總是一下鞭子 (努力工作) 和一根胡蘿蔔 (用力旅遊) 的相輔相成,賺錢是為了更好的享受生活…(喂!)
今天這段路短短的十公里,應該不出中午就可以到恆春了,只是老天好像沒有很賞臉,這幾天不是風大就是飄雨的,話說我都要回台北了,太陽就不能露個臉嗎?
不遠處的雲朵彷彿怒海翻騰似的鼓搗著,一下也一嚇的彷彿是在威嚇著,一種山雨欲來風滿樓的壓力,只是我不是站在高樓或高城上,也沒有那麼遠大的抱負可以說古至今感嘆社會。

都還沒有走到夏都雨就飄下來了,悶熱的感覺濕氣更重了。
看著手機導航上的目標南灣便利商店,嘆了一口氣乖乖地又把背包套起來,繼續前行。

或許是因為要回家了,所以心態上的變化使得自己覺得今天的路程特別的無趣和枯燥乏味,彷彿就真的只是為了走而走似的,很是鬱悶。
途中經過了眺石海洋資源保護示範區,從潭子灣到南灣的海岸線都不准捕獵貝類和魚蝦蟹,也不准改變地形樣貌與破壞棲地生態。
因此在這邊的海面上看不到大舉戲水的遊客,也看不到太多的海洋活動,但在海面下卻是一個著名的潛水點,因為在這裡珊瑚礁與熱帶魚可以安全無虞的成長。
只是這一帶到底要經過多少次生態浩劫,才會真的有所改善?
層出不窮的海龜纏繞漁網致死,流刺網的偷獵盜捕,甚至是核三廠就在隔壁的威脅,最終危害到的還是號稱食物鏈頂端有學識會思考的人類;不過也或許就是因為有了伊甸園的果實後,才讓人心變得自私吧!
差不多到南灣了。
在出發前就下載了一個應用程式「路況即時影像」,因此當我走到這邊的時候,打了一通電話給娘親,要她打開這個應用程式就可以看到我了。
好吧,是有點無聊,但是生活中總是要給自己找點樂子不是嗎?
只能說無論是怎樣的應用程式都會有很大的校準空間,雖然是不期望它像 Google Map / Google Earth 一樣的完美清晰,但至少也不要那麼的糊嘛!
雖然這個應用程式主要也只是看有沒有塞車及塞車的狀況,但要是可以辨識人與成像再清晰一點點似乎也不是太壞的事。
(嘴巴講永遠都很簡單…)
看著核三廠兩個圓柱體彷彿是導彈頭一樣的反應爐,就算不是導彈頭,但若一但發生事情,那個威力可不是導彈頭能比的。無論是在我出生的那年一場人為的浩劫或是不到十年前地震引起的災難都還是那麼的令人記憶猶新的印象深刻。
核能是人類演變史中的特殊產物,先不論其優劣利弊,但自從人類慾望與野心的展現而開始了動盪後,大規模破壞性武器的需求與日俱增,慢慢的這些個打著「進步」的旗號改變世界的人們,讓所謂的理論在一系之間因為想法的轉變而使其成生活上的實際運用。
現代化往往都是付出了昂貴的代價,但是人的慾望野心卻怎麼都無止盡。當我們把自我族群簡單的以資本主義階級化時,我們複雜了人心也複雜了生活。
這是現實中的雙面刃,我們一邊享受著卻也是一邊掙扎著。
想著在南灣停留了一陣子,不巧又下起了滂沱大雨。
一分鐘前雖然不是陽光普照,但怎麼說也只是濕氣重了些也沒有要下雨的徵兆,誰料得到那豆子般大的雨點就這樣子毫不留情的砸下來。
瞬間在外面的路人都一窩蜂的往唯一的小七衝,我好不容易跟著衝進小七擠到了一個窗邊的位置,也抽到了機會在這裡解決了人生三急,順便再補充了一些電解質。
只是看著外頭的雨點,坐在小七窗邊看著門外的站牌裡尋思著,是否要等雨過了繼續徒步前行,還是就在這邊搭上墾丁快線呢?
走與不走都只是當下的一個選擇,只是我也知道這個選擇會在不遠的將來產生不同的影響;三公里之差,到底對我來說又代表了什麼呢?
但,每次看似只有當下的一個決定,其實都影響著現在與未來。
在滂沱大雨的站牌中沒有站很久,一班不進大鵬灣直達左營高鐵站的墾丁快線就來了。敵不過心裡面的軟弱,扛著裝備上了車,在後排找了個位子坐了下來,彷彿這樣就可以把懦弱的自我隱藏起來。
車子呼呼呼的開過這幾天用雙腳踏過的路段,突然,似乎是熟悉的高架橋映入眼簾… 這就是讓我那天風中凌亂又近幾精神分裂的黑暗道路,原來白天是長這樣子啊!沒那麼可怕嘛!
事實證明,無法預料的未知往往給人帶來恐懼,再加上更多的個人不確定因素,往往把人往極端的方向推;心理素質好一點的不會有太多負面情緒,但往往,事與願違。
我本身是一個悲觀的瓶子,往往想事情最先思考的就是最壞的狀況,然後再理性的尋求解決手段,或者乾脆的放棄;自己其實很少在樂觀的狀態下做決定,個性上有時候很愛依偎在黑暗的集點,卻又自以為是的「未雨綢繆」。而某種程度,我居然卻不討厭這樣的自己,雖然其實,很矛盾。
離家越來越近,慢慢的惆悵起來。
一邊跟南方半島的壞天氣告別,一邊享受著回盆地前最後的冬日暖陽。
交通工具的便捷性大大縮短了城市鄉鎮之間的距離,但似乎也把某部分人的反思與回饋推得越來越遠;在享受著現代化與進步的同時,不斷要求鞭策自己和他人尋求好還要再更好的品質目標。
雖然就出發點來看是好事,但往往人們會忘記,在這個社會與世界上,不是所有的人都一定跟得上時代演變;相反的,每個人都會有要追著時代變遷的那一天,而到時候,時間和人都不會停下來等我們適應的。
畢竟,這世界上唯一的不變,就是「變」。
臭烘烘的打開大門時,沒有八股電影中那種再相見且過度滿溢的情緒,娘親只是淡淡的說句「妳回來了啦!快去洗澡吧!」,頓時一股說不出的感受,湧上心頭。畢竟在外面奔著的,無論是辛苦還是享樂,最終,總都是要回家才會踏實的。
回家了,真好!下次又是什麼時候出門呢?
(終)
這次小試水溫的走了一趟,在外觀上除了曬黑了一點外完全沒有任何其它在願望中的變化;但還是有發現自己的心態上確實有了不少的轉變,尤其是在接受與妥協的這一個區塊慢慢變得更清晰:不再把退讓當成忍讓,不再接受非理型的無理取鬧與情緒勒索,唯有堅強自己,才能適應變革。
如同今年生日時,父親的大學同學在電話中的叮囑:善待自己。
分類:旅遊

愛作夢的個性, 想要尋找在這世界上最真實的單純; 卻在這個世界, 體驗與接受最荒謬的現實. 在字裡行間寫下過去, 現在, 未來, 任憑自己的腦子天馬行空. 就像螞蟻在看世界, 大而無知. 人生已然走過三分之一,該要思量值得與價值,該要訂定善待自己的目標。

評論
上一篇
  • [Tramp] EP. 01 · 2018 — Provincial Highway 26 (D 05)
  • 下一篇
  • [Hyke] Mukumugi · Tongmen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