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Hyke] Mukumugi · Tongmen

[健行筆記] 2013/10/11「慕谷慕魚」。只有累積沒有奇蹟。
走進溪谷,以為是人煙稀少的世外桃源,沒想到是自然界的觀光勝地。
爹媽早上摸黑到銅門派出所申請了入山證,才又再回到民宿休息。
天際邊微微亮起的天光為暗黑的大地展開了新的一頁,等待是值得的。
等到我們再次入山,銅門派出所已經排了長長的人龍。
從銅門電廠往翡翠谷看過去,沒有喧鬧的人群,乾淨清幽的不像現實。
時間彷彿靜止,只剩下天地,水流,跟微不足道的自我;
沒有對話,僅有凝視,卻彷彿多了一層理解被包容;
從山體上石縫中湍湍水流帶走的是塵囂,是俗繪,是煩務。
雖然在入山的前兩公里塞了一下,但是趕得早不如趕得巧。
很幸運的,在這一塊石頭地享受了一陣無人的淨土,
泡在冰涼的水裡,將那突如其來的秋老虎陣陣逼退。
只有呼吸著自然的空氣時,才覺得體驗到真正放鬆的美好。
曾經也如此般的希望著,若是人性能如這水這麼清澈透明,該有多好。
現實生活中很多的不得不為,很多的妥協,很多的無奈,
常常可以在自然中獲得最真,最親近,最溫暖的治療。
但有時候卻可能也忘了,因為過於真切,所以忘了保護自己,而受傷。
這水終年不滅的從山上往山下奔流,就跟逝去的時間一樣,不再復返。
趁著一個沒有人的瞬間抓拍了一張空景,莫名的在這邊待了幾個小時,
卻怎麼都覺得不夠,卻怎麼都不想離開,卻怎麼都還只想留下。
慢慢的是該準備離開了,幾個小時過去,光陰飛逝的毫無感覺。
順著清水溪看著月峽谷,人聲的喧囂吸引了我的目光。
突然羨慕著身著著朔溪裝備的人群,可以如此的親近深水區的水源。
俯視著清水溪,沒來由的又開始神遊。
月峽谷的那一個彎,透著湛藍美好的清涼,釋出的邀請與善意,
有如湖心女神般的蠱惑人心,引人備好裝備縱身一躍;
又像是羅雷萊,魅惑人心,使人不自覺得想為其赴湯蹈火。
冥冥中,無論是氣味,顏色,還是聲響,都有著一股致命的吸引力。
回到銅門電廠,看著僅允許台電人員通過的吊橋,有種羨慕的感覺。
買了一支洛神冰棒吃著,想著電廠冰棒的前世今生;
從明潭開始,原本隸屬於電廠員工及家屬專有的享受,一直到今天,
只要在家裡填好訂單及黑貓單,一支支的冰棒就可以宅配到家。
這中間的曲折與發展,無論了解與否,確實現在都可以方便的享受著。
看著吊橋那端滑落的山體,彷彿聽見自然的悲歌。
雖說物競天擇的自然淘汰法則是對這片土地甚至這個星球最仁慈的演化,
但每每看到這種破壞的力量,還是不由的不寒而慄。
畢竟每一處的坍塌都是損失,伴隨著的無論是重建或是放棄,
永遠都只能是接受與被接受。
(文末)寫在 2019 初夏:
在寫這篇網誌的當下,慕谷慕漁已經封山近滿三年 (2016–2019),
但是,封山前三年的美景果然還是一直讓人回味不已。只希望這片土地能夠盡快的康復,只希望未來還能再踏上這片土地,
只希望所有人都能珍惜這片土地。
(終)
分類:旅遊

愛作夢的個性, 想要尋找在這世界上最真實的單純; 卻在這個世界, 體驗與接受最荒謬的現實. 在字裡行間寫下過去, 現在, 未來, 任憑自己的腦子天馬行空. 就像螞蟻在看世界, 大而無知. 人生已然走過三分之一,該要思量值得與價值,該要訂定善待自己的目標。

評論
上一篇
  • [Tramp] EP. 01 · 2018 — Provincial Highway 26 (D 06)
  • 下一篇
  • [Hyke] Maravi (Bunun)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