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Hyke] Yuan Mountain

[健行筆記] 2013/11/30「鳶山」。只有累積沒有奇蹟。
第一次聽說三峽的鳶山,是爹媽提到網路上拍照大發的景點。
當時那個小,性格上衝動不懂事,以為鳶山也就跟七星山一樣,
有穩定的台階可以往下往上跑,結果沒想到我還是敗在對高度的恐懼。
但是,走過這一遭後,我徹底的愛上這座郊山。
(只是還是想碎念,刻字真的很不可取!)
這其實已經不是我第一次在台灣走沒有鋪平面的山路。
但沒有護欄,天生平衡感又不是很完美的我,就算是手持著登山杖,
我都有種會掉下去的錯覺。
明明就是腳踏實地,卻還是不免心虛。
站在高壓電塔下,倒三角的電塔立柱,卻讓我有種 Holy Grail 的奇想。
雖然我有自己的信仰,但我從來就不是一個教徒。
在國外的時候會去教堂去教會,某方面來說或許是因為心靈上的孤單,
但更多的時候是因為好奇與疑問。
西方宗教最奇特的點也是「不允許懷疑論者存在」的論點;
噢,不,應該是「行使宗教權利的人」不允許懷疑他們論點的人存在。
基督天主嘴上說著神愛世人,但卻又屏棄崇拜偶像,憎惡蒙面包頭;
很多教徒默默的透著一股「道不同不相為盟」的疏離感。
這對我來說透著一股太濃厚的違和感,彷彿,一切都是那麼的偽善。
在海平面上幾百公尺,我並沒有覺得自己更貼近了神明或天堂,
相反的卻有一種被強烈關注審視的壓迫感。
從下往上看世界頂多是脖子酸了點,但總比從上往下看的氣勢凌人好些。
最近沈浸在東方宗教的神秘玄學,方知古蘭經與聖經其實都來源有自,
但兩者最初的出發點,都是勸人為善,勸示和平,講段神釋的故事。
人的七情六慾,貪癲痴妒,不過只是虛晃浮水,片刻飄渺;
但又有多少人能做到單純的斷捨離與不計較不爭端?
從小事情看大世界,其實自然界的法則有它運行的方式。
每件事情的發生與被發生,不單單都有其軌跡可依循,
也或許曾都有那麼一絲絲的端倪透露出來,
只是我們身為人,可能已經失去了對世界或對自然那最敏銳的感知力。
輕鬆到達,摸了摸三角點,我知道我會再來。
這一段路其實不長,腳也不會酸,但是因為恐高產生的壓力,
反而使得我神經緊繃而耗損更多的體力。
恐高是我一直以來都沒有辦法克服的問題,無論在國外還是國內,
嘗試過很多的辦法,卻每每都只能小腹酸爽的腿軟,尤其,越看越難熬。
是否該再尋求更專業幫助?
感謝前人的指示,只不過這時間上是怎麼算出來的,就見仁見智了。
走在山裡面永遠不孤單,而且永遠可以看到前人留下的印記,
很多前人留下的標記更往往是讓山友辨別路徑的方式。
這幾年往山裡健行的人越來越多,山友間互相打招呼和鼓勵都成了家常。
生活型態的慢慢轉變,不是一朝一夕可以完成,
它需要我們投入更多的關注,不是使命,而是單純的想做而已。
群山,雖然不會永遠都在那邊;
但是跟我們短暫且脆弱的生命比起來,它們永遠都在那邊等著我們。
(終)
分類:登山

愛作夢的個性, 想要尋找在這世界上最真實的單純; 卻在這個世界, 體驗與接受最荒謬的現實. 在字裡行間寫下過去, 現在, 未來, 任憑自己的腦子天馬行空. 就像螞蟻在看世界, 大而無知. 人生已然走過三分之一,該要思量值得與價值,該要訂定善待自己的目標。

評論
上一篇
  • [Hyke] Qixing Mountain
  • 下一篇
  • [Tripalium] EP. 01 — Hehuan · 2015 <TW>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