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Tripalium] EP. 01 — Hehuan · 2015 <TW>

[Tripalium] EP. 01 — Hehuan · 2015 
[旅遊筆記] 2015/09「昆陽武嶺松雪樓」。讀萬卷書行萬里路。
「合歡山很漂亮,一定要去看看!」只是一句家人的鼓吹,就上來了。
沒有顧慮的往上衝,似乎很是年輕人的作風;
卻忘了自己已經年近三十,身體在這幾年已經不像自己所想的年輕了。
彷彿伸手可觸得雲海就在眼前,有種致命的吸引力,認真的。
美,不能再美!活,不能更活!鮮明的不能再鮮明!
抑制著往前探的手,壓下縱身一躍的興頭,鎖住大聲喊叫的念頭,
平衡身子骨的那一種突兀,站直站挺,不知道該用眼睛還是用菲林,
才能把這景象牢牢地烙印在心頭那一抹尖上。

突兀的瞬間腦中飄過相聲瓦舍的段子,一個人自動自發的開心起來。
像個傻子獨自樂著,默默按著快門的手也不自覺晃著,當下光顧著樂,
照片又是得開始花眼力挑了。

在昆陽稍停了一會兒,擔心人多會大塞車,就馬上繼續往武嶺衝。
也就是這個決定,成就了一個錯誤的開始。
車子一路順著往山上開,越來越稀薄的空氣,越來越小的環境壓力,
默默的改變著我的身體,而我卻處在興奮中而不自知。
看著遠方的山景,急速下車,喀喳喀喳按下快門,急速上車。
這是我犯的第二個錯,但我當下卻仍是無知。
其實憑心而論,我很喜歡這張照片啊!
畢竟夢想能行走在稜線上,似乎不是那麼難可以達成啊!
綜合前面兩個犯下的錯誤,在武嶺拍完了到此一遊回到車上後,
「據說」,下一個瞬間,我就不見了。
我說的不是「人形體」的消失,而是「意識界」的消失。
其實至今為止我還不知道發生什麼事情,只記得等我醒來的瞬間,
睜眼一看,車子已經穩當當的停在松雪樓前。
松雪樓跟武嶺的海拔高度相差不到一百公尺,但我卻似乎犯了高山症。
在松雪樓醒來的瞬間我也是滿腹疑惑,雖然已經確認這個世界跟人的存在是量子化,但應該還沒有完成開發瞬移的能力。
我怎麼來到這裡的?
拍完照,暈乎乎的彷彿酒醉一般,搖晃晃的一直跑到合歡山莊前。
殊不知,這個舉動嚇到了同車的家人,架著我盡快地往大禹嶺方向衝。
一回到海拔三千公尺以下,腦袋清明的感覺就回來了。
這時候又碰到一個難題,要回家還是要走武嶺那條路回去啊!
於是,硬著頭皮再開上去,用最短的時間,經過武嶺,回到清境農場停。
別人都是上武嶺前停清境農場,會這樣子做真的有其原因及必要性。
做人,真的不能鐵齒。
不過也多虧了這次的經驗,體驗了一次奇妙的感受,卻也讓家人很無奈。
只是,下次我什麼時候能再上去,也就只能暗自祈禱了。
(終)
分類:旅遊

愛作夢的個性, 想要尋找在這世界上最真實的單純; 卻在這個世界, 體驗與接受最荒謬的現實. 在字裡行間寫下過去, 現在, 未來, 任憑自己的腦子天馬行空. 就像螞蟻在看世界, 大而無知. 人生已然走過三分之一,該要思量值得與價值,該要訂定善待自己的目標。

評論
上一篇
  • [Hyke] Yuan Mountain
  • 下一篇
  • [Hyke] Hutou Mountain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