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Tripalium] EP. 02 — Praha · 2017 <EU> (D 01)

[Tripalium] EP. 02 — Praha · 2017  (D 01)
[旅遊筆記] 2017/01~02「布拉格」。讀萬卷書行萬里路。(D 01)
Photo by Yang Cindy — Berlin
冬日的清晨,本身在德國訪友的我,搭上了從柏林開往布拉格的車。
天還沒完全亮,這個城市卻已經慢慢甦醒,開始可以感覺些許的庸碌。
其實跟這個景象是很不搭嘎的。
這次選擇搭乘大型巴士,幸運的搶到了來回差不多六十歐的直達車票,
省去了自己開車的精力消耗,更省去搭火車轉車所需多耗費的時間。
Photo by Yang Cindy — Hotel Ankora Praha
這趟更開心的是,還搶到了一個晚上六十歐元附帶按摩浴缸的高級飯店,
房間有兩張 Queen Size 的雙人床,一個簡易廚房,一張餐桌配上四人椅。而其他房間該有的正常配置更是不在話下,一個都沒有少。

依照我這幾年飛來飛去跟外宿的經驗,這樣子等級的旅館在歐洲,
一個晚上沒有個一百五十歐元左右根本住不到啊!

所以當我在 Booking.com 看到這個不真實的價格時,手刀迅速下訂。
當時,甚至連車票都還沒買好。
Photo by Yang Cindy — Muzeum Antonína Dvořáka
這旅館後面一條街就是德佛札克博物館,這也是我會入住的另一個原因。只是功課沒有做足,到的時候才發現在整修,這趟無緣參觀了。
悻悻然地拍了張照片,走回到大馬路上,突然發現了一間令我興奮的店。
等待著紅綠燈的時候感覺哈喇子都快流成河了,真是皇上不急急死太監。
Photo by Yang Cindy — Paul
好不容易等到綠燈,小跑步的穿過馬路推開了大門,先滿足了嗅覺。
這裡是 Paul ,在台灣有名的貴夫人麵包店。
看著精緻澱粉做出琳瑯滿目的產物,一時之間我竟然不知道該怎麼選擇,
憑直覺挑了夾了起司跟燻肉的 Croissant,一杯 Caffee Mocha 跟一瓶水,
但莫名的感覺五臟廟還是有點空虛,等待著被滿足。
人會胖,真的不是沒有原因。
Photo by Yang Cindy — Památník Jana Palacha a Jana Zajíce
雖然有買三日券的車票,而且便宜的才310克朗(大概12歐元!),
但為了剛剛吃下去的精緻澱粉,還是走路吧!
沒有很久就來到了國家博物館,站在這片空地上,看著裝修中的樣貌,
實在提不起拍照的興致,只能說這趟真的是趕巧了。
地板上的十字架,刻畫這布拉格之春的悲劇:Jan Palach 的自焚。
一個年輕的生命為著對抗蘇聯政權,以自焚的方式喚醒全國人民的自覺,
盼望全國發起大罷工,一起要求蘇聯將伸入捷克的魔爪收回去。
是說,我一直都不認同自殺,無論理由有多崇高,有多充分。
Photo by Yang Cindy — Hamleys
丟開了蔥鬱的心情,雖然天色一點都不美麗,但還有大半天的時間。
順著 Václavské nám. 一直走,沒有目的的右拐,卻找到了童年的自己。
Hamleys 是這個城市最大最齊全的玩具百貨,雖然只有兩層挑高樓層,
但卻容納一整個完整的旋轉木馬,多座比人高的漫威英雄跟變形金剛,
更別提還有一座從二樓到一樓的溜滑梯。
孩童時代的自己,其實我並沒有太多的印象。
或許是因為太過燦爛,或許是活得不夠深刻,或許只是因為腦子不好,
很多事蹟在長大被告知後,突然有種「我小時候是二愣子」的滑稽感。
Photo by Yang Cindy — Prašná brána
走著走著經過火藥塔的旁邊,看著它的黑污,屹立在那,成就著歷史。
歷史,多沈重的兩個字!但其實每個人的每瞬間都是歷史的一部分。
在這個宏觀世界中,愛因斯坦創造了相對論,解釋了一部分的現實狀態,
卻在這個時代被唯心主義那「意識決定了客觀的存在」的微觀世界打敗。
要一個物理學家開始討論哲學,或許還是有那麼一點的難度。
Photo by Yang Cindy — Street View
穿過火藥塔,看著眼前的復古敞篷車,不禁笑了。
想起 Skoda 幫 Laurin & Klement 修復的那一台 BSC 跑車,不盡相同,
卻有著同樣的高貴,無論是仿古外型還是價格。
記得曾經有段時間覺有形的高大上在某種程度上也是一個成就的展現;
但卻突然有天苦笑著那種莫名的三觀變化。
Photo by Yang Cindy — Chrám Matky Boží před Týnem
走在窄巷裡面,看著 Chrám Matky Boží před Týnem 卻怎麼都走不到,
隱身在巷弄中的大門,在我到達前的五分鐘靜靜的關上。
好吧,功課沒做足又一樁。
轉個身,彎進旁邊的 CD 店,竟然讓我挖到了幾張絕版品,如獲至寶!
看著被打趴的價格苦笑著,這個年代真的是古典音樂界的極端市場。
為了一場音樂會可以付出幾百歐元,為了一堂課可以付出幾千歐元,
但卻只願意付出十歐元跟不到百歐元的購買 CD 跟器材。
這個世界,價值主觀的荒謬。
Photo by Yang Cindy — Cafe Louvre
順著卡夫卡的腳步,我踏上了 Cafe Louvre 的台階。
看著在咖啡館裡吞雲吐霧的人們,悠閒地點了份 Quiche 跟啤酒。
其實傳說卡夫卡是討厭這個城市的,但是這個城市卻是如此的以他為榮。
走在路上隨處可見的商品化卡夫卡,或許是他百年後都不曾料想到的。
捷克的啤酒,不是我喜愛的味道。
習慣了巴伐利亞 Hefeweizen 的濃醇小麥味與那種滑順的沽溜感,
捷克 Pilsner 苦澀的讓我有種「了解人生存在現實」的哀愁。
Photo by Yang Cindy — Cafe Imperial
晚餐就這樣子結束了嗎?怎麼能夠,沒吃過豬肉也要看過豬走路啊!
特地轉了一班車,到 Cafe Imperial 來看看所謂的世界十大最美咖啡館,
順便來吃吃卡路里爆表的 Chocolate Bomb Surprise 。
但是最讓我驚訝的卻不是咖啡廳的裝潢,也不是它的餐點或口味;
反而是廁所裡面的兩隻金天鵝。到底,這個國家的背景是真的窮嗎?
(續)
分類:旅遊

愛作夢的個性, 想要尋找在這世界上最真實的單純; 卻在這個世界, 體驗與接受最荒謬的現實. 在字裡行間寫下過去, 現在, 未來, 任憑自己的腦子天馬行空. 就像螞蟻在看世界, 大而無知. 人生已然走過三分之一,該要思量值得與價值,該要訂定善待自己的目標。

評論
上一篇
  • [ARS] 影視.「黑熊來了」.麥覺明導演
  • 下一篇
  • [Tripalium] EP. 02 — Praha · 2017 <EU> (D 02)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