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Tripalium] EP. 02 — Praha · 2017 <EU> (D 02)

[Tripalium] EP. 02 — Praha · 2017  (D 02)
[旅遊筆記] 2017/01~02「布拉格」。讀萬卷書行萬里路。(D 02)
Photo by Yang Cindy — Havelské tržiště
清晨醒來拉開窗簾,看著昨夜老天的傑作,屋頂上的厚雪,
心中一半有欣喜,另一半只能吶喊著「齁哩穴」,因為今天要上山。
要去搭纜車的路上經過哈維爾市集,逛了一圈後佇足在一個攤位前。
那是一個賣手繪畫的小攤位,每一張都是固守攤位的女畫師自己畫的,
有古城即景,有教堂角落,也有人物畫像。
選定了兩張小張的小卡,加起來不到三歐元的價格讓我很想哭,
似乎在某種角度與層面上,沒有被看見的藝術就沒有價值似的。
Photo by Yang Cindy — Pomník obětem komunismu
經過軍團橋到了著名的莫爾道河的對岸,嘗試著想要了解史麥塔納。

長年在國外生活,我常常也會忘記自己是個黃皮膚的「香蕉」,
從來沒有把自己的家國民族情感抓得太緊,因為知道那太辛苦;
大概,就只有五臟廟的不滿足是怎麼樣都無法被忘記的。

看著共產主義紀念碑,雕像臉上那濃得化不開的憂愁,讓我想起
布拉格之春在國家博物館前的那片十字架地面的慘痛記憶。
我想卡爾馬克思先生可能沒有想過,他所希望的烏托邦,
會被後世玩成這麽個狗屁倒灶亂七八糟的模樣吧!
曾經的梟雄,在思想變了質後,要承擔的只剩下歷史的教訓;
越是想被忘記的,越會被牢牢的釘寫在城牆上。
Photo by Yang Cindy — Láska in Petrin
從 Újezd 搭著纜車一路隨著上升的纜車到 Petrin,可以想見積雪的樣貌。
兩個人如此的纏繞著,Josef Mařatka 有想過他們在下雪天的感受嗎?
走在 Petrin 的雪地中,剛開始身邊還有著嬉鬧的人群,打開地圖一看,
才明白過來他們是要去瞭望塔,是我不會想去的地方。
某種程度上,我承認我的個性有時候挺矛盾的。
很多人愛去的觀光景點,我不一定會去;但有時又會本著打卡的心態去。
Photo by Yang Cindy — Praha
本來就沒有想要去的地方,別繞路了,沿著告示牌走就好了。
果然,一經過往瞭望塔的入口彎道後,整座山突然變安靜了。
天地間彷彿只剩下寧靜,偶有風吹過,也有那麼幾隻鳥叫,然後就剩下
我的腳踏在雪地上所發出來的聲音。
突然從樹林間往山下的城區望去,美的連自己拍照都拍的心虛,
默默的再次感謝起發明數位相機的人,不然在這裡用菲林也會死人的。
就這麼在積雪的山徑裡走著,我的目標是 Strahovská knihovna ,
那個近一千年前就存在的修道院圖書館,還有九世紀的福音書。
Photo by Yang Cindy — Strahovská knihovna
我真的不是一個有宗教信仰的人。(很重要!所以再次重申!)
若有死海古卷,敦煌古經的展覽,在條件許可的情況下我也會衝的。
這部九世紀的福音書手抄本在經歷了那麼沈重的歷史後,
還能幾乎完好如初的沈甸甸的展示在眾人面前,我寧願相信這是個奇蹟。
腦中不爭氣的在想著,現在我們用電腦網路寫的東西,
有沒有辦法像這本福音書手抄本一樣,留給後世的人看呢?
Photo by Yang Cindy — Street View
看完了我想去的修道院圖書館,慢慢的往布拉格皇宮走去。
看見其中一條小巷子,不免開始幻想這邊的夜景。
歐洲的小巷子一直都很吸引著我,沒有時間壓力的情況下,
我常常在小巷子中穿梭,放任自己的思緒神遊,自動自發的享受著。
其實,走路的時候我常常很不專心的會想東想西,天馬行空,
甚至於視線對焦有看到,我也知道我看到了,但卻沒有往心裡面去。
Photo by Yang Cindy — Katedrála Sv. Víta
歌德式教堂的建築,魏魏巔巔的高聳堅立著雙塔,向上延伸的同時,
聳立卻帶著嚴肅面孔的立像與光影交織出一幅很奇妙的景象;
雖然沒有 Santiago de Compostela Cathedral 的朝聖者影像那麼有名,
但內在卻有著一種寧靜溫柔的寬容與包容,彷彿訴說著沈默的力量。
反差萌似的像是要告誡人們,意志與表象的世界是有多麽大不同。
Photo by Yang Cindy — Karlův most
從 Karlův most 往街道的方向看過去,寧靜的彷彿深夜。
有陰影又有光明的窗戶中,訴說著每家每戶不同的故事;
稀落落來往的人們,昏黃的燈光,給這個冬夜莫名的帶來一股暖。
跟橋上滿佈喧鬧的觀光人潮形成強烈的對比,
訴說著兩個同時存在於不同平行時空的故事。
Photo by Yang Cindy — Knight Brunsvick Statu Karlův most
無畏風雨站在橋邊,Knight Brunsvick 形影單隻的,還是顯得孤單。
神話傳說中,當 Knight Brunsvick 經歷不同角落長達七年的探險後,
再度滿懷希望的回到愛妻 Neomenia 身邊時,愛妻正在進行另一場婚禮;
默默向 Neomenia 昭告著他的回歸的同時,卻也惹怒了婚禮上的新郎,
使得新郎與 50 位同伴開始了對他的追殺。
在七年的旅途中 Knight Braunsvick 得到了一把魔劍也馴服了一頭獅子,
兩者不單都聽得懂人話更還通人性,所以成為他的良伴。
因此在被追殺的途中,在獅子的幫助下,魔劍斬斷了 51 顆首級,
而 Knight Brunsvick 也順利的回到了愛妻 Neomenia 的懷中。
彷彿是帶著希望回歸,但其實,同時也開啟了另一種黑暗的存在。
Photo by Yang Cindy — Karlův most
突如其來的一陣大雪,讓我從 Knight Brunsvick 的傳說中回過神來。
這時我的雙手已經快要凍的沒有知覺,放在褲子口袋的暖包也不熱,
在雪靴裡的腳掌開始漸漸冰冷,雪花慢慢的積累在帽子上。
身旁不斷走過一波又一波來自世界各地的觀光客,說著各個國家的語言,
有孩子笑鬧聲,青年人喝高了的醉言醉語,不時還傳來一兩聲狗叫聲。
這是現實,不會有魔劍跟獅子相伴左右的現實世界,
沒有魔法,只有冷進骨子那股真實騙不了人的感受。
Photo by Yang Cindy — Karlův most
慢慢的雪停了,短短的十多分鐘大雪已經在橋面上鋪了一層雪白的地毯,
橋上二十八座雕像(兩座去維修了!)也穿上了綿羊白的新衣。
從皇宮走回到舊城區,我冷到打哆嗦,但看著橋那端的燈火,
不斷呵氣搓揉著雙手,心中還是慢慢的泛起一種微妙的感覺,
彷彿有人在等門似的,漸漸的溫暖著心裡面那在異鄉的寂寥。
只有找到最適合跟自己相處的方式,才能獲得最純淨的平靜;
陪伴了解,支持信任,妥協退讓,包容忍讓,都需要時間跟自己和解的。
Photo by Yang Cindy — Karlův most
看著匍匐跪地乞求著施捨的遊民,心中突升起一股隱藏的憤怒。
對這個態度,對這個社會,人與人之間的差距,無力回天。
「可憐之人必有可恨之處」,腦中迴盪著這句話,自認心胸狹窄不開闊,
沒法做到像梅媽一樣把邊境打開,人權至上的高呼,處理「人」的問題。
我的心很小,也很狠;只是往往,對自己太寬容。
(續)
分類:旅遊

愛作夢的個性, 想要尋找在這世界上最真實的單純; 卻在這個世界, 體驗與接受最荒謬的現實. 在字裡行間寫下過去, 現在, 未來, 任憑自己的腦子天馬行空. 就像螞蟻在看世界, 大而無知. 人生已然走過三分之一,該要思量值得與價值,該要訂定善待自己的目標。

評論
上一篇
  • [Tripalium] EP. 02 — Praha · 2017 <EU> (D 01)
  • 下一篇
  • [Tripalium] EP. 02 — Praha · 2017 <EU> (D 03)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