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

分享

無恨意殺人法|堅持站在多數輿論的對立面,你確定做好心理準備了嗎

無恨意殺人法 小說 司法 心得 犯罪

無恨意殺人法|舟動——九命貓

🔸無恨意殺人法|舟動🔸
開始這一次的絮絮叨叨前,想先請大家回憶自己天真無邪的童年時光,是否班上有這樣一個同學:安安靜靜,喜歡自己一個人不知道玩什麼,功課很差,聽說家境也不好,每次想加入某個群體,總會用種令人討厭的方式;上課常迸出一兩句奇怪的話,被老師罵、被同學討厭......
如果你腦海中浮現某個想不起名字的長相,那麼再問問自己,當時自己做了什麼、內心在想些什麼呢?
我當然也有這麼一段回想可說,但避免長篇大論,這裡先不提。不論你曾取笑、欺負、漠視、幫助、關心、或鄙視,都先噓,沒人知道。說這些並不是想侃侃而談每個人都是加害者那番理論,但意義差不多,殺人犯的出現,或多或少都與每個人有關。
舉貓貓為例,可愛的胖橘搖著屁股靠近你,沒來由被踹一腳,幾次以後,胖橘看見人影就躲。
我們童年裡的那個「怪人同學」也是如此。
他回應社會,社會拒絕他,長大成人後,他沒有學會怎麼適應社會的遊戲規則。於是社會淘汰他,他用自己學到的知識(暴力、犯罪)逼迫社會正視他。我們會說這種人心理有問題,是的,因為我們很幸運的成為「多數正常人」。
我很喜歡書裡這樣一段台詞:「她在童年時期的某些環節出了錯。該受義務教育時,擔任違法童工,法律沒有保障到他,而他現在待在監獄的每分每秒,都是社會每個人得共同負擔的成本。」
乍聽之下,別人搞壞自己的人生,憑什麼是我付出成本來養一個,沒血沒淚,毀掉別人人生的殺人犯?
這得回到恐懼源自無知。
我們害怕精神疾患,因為他們很奇怪(對空氣說話、突然暴躁)、和別人不一樣、不知道什麼時候會發作......
因為我們不了解,事實上,罹患精神疾患自傷比例高於傷人、多數靠藥物能夠有效控制、不會傳染、也能夠維持正常機能生活。
現在再回想一下那個「怪人同學」,如果他身邊不再是譏諷與訕笑,他能夠多貼近社會一些嗎?他能夠按照我們預想的「正常」長大嗎?
不是絕對,但機率肯定比獨自奮戰還高。
以上還是長篇大論一堆,終於要回到小說了。
作者帶著這樣的懸問,試圖在小說裡安排情節,讓讀者反思真正的因果。
小說需要一個怪罪對象來給讀者交代完整結局,因此將原罪導向XXXXX(自動消音保護XD),但現實中的這些殺人犯,很可能就只是因為童年破碎、被剝奪的成長環境、成年後導致扭曲人格。
我們無法輕易接受僅僅只是這些原因,就導致他們如此冷血無情,但別忘了,社會根本沒有給他們學習的機會。
我們無法接受自己必須承擔一部分這樣的結果,因此,無恨意殺人法,才如此輕易點燃社會怒火。
「正常」不是與生俱來,而是我們幸運成為多數。
🔸
  

「他必須接受更好的醫療,終生向被害者家屬懺悔!」


幾經掙扎,身為被害者家屬的他終於這樣說。

因為不想再聽見自殺的噩耗,他憑什麼帶走所有真相,不告而別。


「我殺人,因為我想被判死。」

「只殺一兩個人是不夠的。」


筆錄從哪裡流出去,明明他的微笑是因談到死亡的解脫,媒體卻層層包裝,寫出他對生命的冷嘲熱諷。

無恨意殺人,激起全社會的恨意。

在越滾越大的恨意之中,盈滿無法宣洩的殺意。


誰才是真正殺人兇手。

🔸無恨意殺人法|舟動🔸
🌀instagram追起來:storymaker_nine
🌀FB粉專FB粉專同步、搶先看其他篇:Cat 九命貓
#無恨意殺人法  #小說  #司法  #心得  #犯罪 
分類:藝文

我寫小說。在名為人生的旅程上尋找對自己而言,如同生命般重要的九件事。 我在現實生活中尋找;也在小說的字裡行間尋找。現有在好好呼吸的地方,Facebook(Cat九命貓)和Instagram(storymaker_nine)都找得到我。偶爾可能也會在各大小說網相遇。摩羯座和工作狂體質,最大的夢想是有天能被編輯催稿。

評論
上一篇
  • 寄生上流|是誰決定我們該是什麼模樣,奮不顧身的勇氣,褪去高尚的外衣,你還事不關己
  • 下一篇
  • 壞壞萌雪怪|回去以後就看不見這片星空了,可是我們知道,它永遠在那裡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