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紀事】我快樂嗎?

其實我不知道。
好像很久沒有快樂的感覺,可能交換那年把我的快樂標準提高了,現在待在台灣,不能說不好,就少了一點自我獨處的自由,少了一點跟自己相處、對話的空間,少了能夠出去玩的時間,少了他。台北給我一種窒息的感覺,我常常覺得台灣很美,但總少了一個味道、一個元素、一個可以分享的人。
朋友傳訊息問我,你現在快樂嗎?這是我好久沒有問自己的問題,我的目標一直很明確,也一直往那裏衝,但我不知道自己快不快樂,可能目標就是我快樂的泉源吧,但達到之前的快樂都不是真的,這種感覺。所以我不太問、也避免問自己。
記得當時剛上研究所的時候,天天在看文本、上課、寫作業之間循環,一起床就是預習,準備晚上上課,晚上也是好晚才睡,每天被死線追著跑,沒有精力運動、甚至紓壓,整個人很死灰,但很奇怪,我以為這就是我想做的事情。
但後來跟朋友聊了之後終於想清楚了,其實沒必要騙自己到底想要什麼,我想念研究所是因為我想回到那段時光,所以我怎樣都快樂不起來,因為我沒有回去,反而更辛苦了。如果這樣,我何必這麼痛苦。所以我提出轉系,畢竟念書還是算我第二喜歡做的事,並不是念書使我煩躁,而是這些課務讓我覺得他變質了。
轉系之後發現了自己投入了更喜歡的領域,也算是一件好事,課程沒有那麼緊繃,自由調配的時間多了,整個人很輕盈,也會開始想要運動、要多做點事。整體來說應該是快樂了一點點吧,但我的目標終究還沒達到。所以在這之前,我也沒辦法說我真的快樂了。
其實遠距的挫敗感真的很強烈,說不定我如果現在在國外,我就不會想這麼多了,也會撐著唸完原本的系。可能吧,誰知道。已經習慣自由了,回到這裡一年多了,終究還沒習慣。所以也快樂不起來。試著在生活中找一點快樂嗎?但如果這裡的一切都不能等值呢。
所以朋友叫我換個角度,不要鑽牛角尖,不要一直想那些爛事,多做一點其他的事,我不敢說自己真的有辦法貫徹,因為這裡的一切都在提醒我人生計畫徹底delay的事實,真的好難。我也想快樂啊,但我沒辦法。
做著自己想做的事就會快樂嗎?那如果是環境讓我快樂呢。並不是說台灣不好,但自己在哪裡經歷過什麼,只有自己知道。每個人快樂都有不同理由,每個人也有不同的目標要去實踐,每個人想做什麼也是基於不同的人生閱歷。
在這裡還是很快樂的吧,我不斷問自己,最終可能只得到否定,所以後來我就不問了。應該做什麼跟想做什麼,如果缺了一樣你在意的元素,就沒有太大的差別了吧。
#研究所  #遠距教學  #快樂  #挫折  #自由 
分類:日記

I live in Owl City, not reality; I do Sky Sailing, not sea sailing; I like Swimming With Dolphins and moor at Port Blue. 歡迎交流: [email protected]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