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菜鳥日子My rookie life-折翅的工蜂-第二次普測 1

第二次普測 1
  剛開始回到營上的日子真的很難適應,尤其是考準則!雖然我已
經經歷過一次的摧殘,但我的準則還是背得很爛,其實準則的內容我
大概已經知道了,但要我一字不漏地寫出來真的很有困難度,而且又
不是每天都用的到每天都背…於是我又落入那個考準則考不及格就沒
外宿的輪迴。但有差嗎?哈哈…對我而言已經沒甚麼關係了,尤其是
在老莫手下!
  教勤對我來說還是有影響的,因為教勤裡有部分是跟準則有連結
的,而且不斷的唸OP與TM也讓我恢復念書時的感覺,因此很快的
我的準則就已經能及格了,只是漢十七讓我散盡積蓄回來還修車修了
一萬多塊錢,索性乾脆不想休外宿假了!只是留了幾次之後發現苗頭
不對,我失算了!留下來的都要集中跟老莫一起加強研讀並再考試,
考試是沒甚麼關係,但要面對老莫…我不想要跟他一起讀準則,於是
我就改變成考過但躲在連上不用面對老莫,嘿嘿,不用面對老莫真爽
啊!但我又失算了啊,休沒幾次就因為普測管制外宿了!幹!…老天
爺啊…我是造了甚麼孽嗎?為什麼要這樣對待我!
  每天就在搞專業訓練、練體能戰技、念準則、考試這樣的輪迴之
中渡過,老莫每天從早到晚盯得十分緊迫,半夜還不放過弟兄四處巡
查找缺失抓出苞,常常唸準則唸到2300結束之後還沒得休息,要陪同
值星官進營長室挨夾,要不是三更半夜老莫的音量沉了許多,否則要
是白天可就不會是這樣的音量。我們連級不好過幕僚更慘,常常加班
到早上四五點,五點半還是一樣得跟部隊一樣拉單槓、跑三千、仰臥
起坐丟手榴彈。其實這情況在專精管道時就已經很嚴重了,幕僚每天
不斷被幹還是被幹,幹到專精管道在觀音山靶場打靶的時候,十個靶
位九把槍在射擊,我在後方清槍線上竟然聽到老莫在幹幕僚的聲音蓋
過槍聲,老莫坐在射擊線後方學弟就蹲在他面前只見老莫對他狂轟猛
幹,我真的無法理解有甚麼事情需要把學弟幹成這樣?全營除了在射
手台上那九個人之外,其餘目光全都落在老莫跟那學弟身上,這教人
情何以堪?更甚者常常假單開好了就壓在老莫手上,幕僚業務沒做好
沒做完別想領假單去休假,就算先做一版本交差也往往會在到家之後
或上車之後收到召回通知,我就曾經見其於幕僚領了假單出營區到火
車站之後,老莫看了看錶問了營傳令說XXX離開多久了?傳令說大
概快半小時了(到岡山車站買票上車),就聽到老莫說:打電話叫他
回來!當下在戰情室的每個人都呆住了!老莫怎麼這樣?他從不給
出營區玩到等人到家後才召回,弄到最後幕僚的學長學弟乾脆也不
休假了,不是假單開了躲在營區或外面汽車旅館睡覺在不就是故意
先出去繞兩圈確定不被召回後才回家,但更多的是動不動三天被禁
兩天或是兩天被禁成一天(有的還0821喔)!老莫的高壓搞到HQ有
個學弟好像已經精神出狀況了,有回接大門衛兵司令傳出他要拿槍
做掉老莫,消息傳回連上連長趕緊處理才沒發生大事,但此事好像
有傳到老莫耳裡,後來的假單都拿給副營長,已經要斷線的理智就
此緩和了下來。之後我連上某位弟兄因平時天真老是被老莫處份,
說他天真也不真的是這樣,後來被他逮到小辮子後打電話給陸總部
申訴,雖然老莫就此收斂了一些,但對他而言這等同於背叛的行為
讓老莫對全營依法行政!我們的日子依舊好不到哪去!
終於,熬到普測來臨,裁判官都在營上我們過著好正常的日子,
當然拜裁判官所賜老莫不敢”給校”!因此全營的生活在裁判官在的
時候正常的不得了,而這麼嚴苛的訓練之下部隊當然出乎裁判官意
料之外的"專業”,而裁判官不知道他們來的這兩天對我們而言簡直
就是天使降臨啊!而裁判官不在就看到嚴格精實的老莫,當然全營
在精實勤練的努力下,普測也順利的測驗完畢,聽說全營成績相當
不錯比21還多幾分不需要關說或放水。當然,每天搞成這樣成績
會差就有鬼了,我開始懷疑老莫是不是在畜生連待過?而普測順利
過關就是準備迎接實彈。當然,可憐的幕僚群始終在老莫的炮火下
求生存…...。
  終於,機會又來了…我又有機會脫離營上了!戰情通知安官叫
連仔、我去營長室,原來實彈要有先遣人員前去協調,照理講應該
是派聯絡官或助訓官前往,可是老莫指名要我去,說的好聽是我可
靠熟悉九朋渡假村的地形跟行政作業,但事實上屁啦,公文不是我
送的也不會是我去跑行政,我明白老莫為什麼會找我,因為霹靂案
的關係我跟院方的關係建立的還算可以,於是老莫決定派我先遣到
九朋鳥渡假村去處理處理,於是在普測完後隨即先遣到九朋鳥渡假
村,準備迎接實彈!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地獄天使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