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菜鳥日子My rookie life-折翅的工蜂-團隊?

團隊?
  結束了漢光,我們就像是灰姑娘一樣回歸於平常,等待著下一個
王子拿著玻璃鞋來把我們帶向絢爛璀璨….突然傳來老莫的吼叫聲把大
家帶回現實,老莫吼著:把值星官叫過來!一聽聲音是從HQ那方向
傳來的,趕緊示意連上此時”不應該”在寢室出現的人趕緊離開就位。
「你值星官在搞什麼東西?一堆人躲在寢室沒有出去操課,值星官是
怎麼掌握人數的?叫連長來!」…沒錯!我們確實回到火箭營了…我們
此時在地獄火箭營裡。
  基地嘛…軍官不就是射、測、觀、通、砲、一般、準則、體能而
已嘛,頂多就是成績不好看挨夾少放假不然是還能怎樣?能提早退伍
嗎?各班組不也是一樣!…?好陌生的聲音…聽不出來是誰?蹲在廁所
裡聽到陌生的聲音講這段話感覺十分奇怪,上完出來已經不見人影,
雖然我心裡同意這段話,但對於領導幹部而言是不能有這樣心態的!
部隊就寢後,在排長室我對著學弟們說:基地算是平時專業訓練的總
驗收,弟兄們只要不是菜鳥或是混日子的,基本上他們測驗的東西就
是這麼死,只要用點心怎麼測都一定會過,倒是我們幹部,要測的東
西多的要命,如果想要士官信服你也不想被士兵瞧不起,那就要多用
心點,我知道砲校短短幾個月內不可能把我們教的好教的強,尤其我
們又是砲校沒人會教多管火箭,要射測觀通砲一般樣樣都精通不是不
可能,是需要時間與經驗累積,而基地就是我們最好的機會!讓我們
一起努力把這次基地搞好!回到寢室後我在想…我怎麼會說出這些話
來呢?我想這或許就是「團隊」的概念吧!
  自從支援霹靂案至今,我的腦海裡一直有好多好多念頭在打轉,
也很多計畫在心裡盤算著,只是我不確定我到底該不該行動、該不該
實施?要在基地測驗中去做這些事情...是非常需要勇氣的,可是回顧上
次基地,不就有些已經實施過了?只是換了批人而已!沒錯,重點就
是換了一批人,攤開名冊裡四分之三的弟兄都已經不是原來上次那批
人,要是再來一次能再成功一次嗎?當時我還只是排長而已耶,現在
是副連長不是正好嗎?而且過去是我一個人做,這次可以帶著全連…
連仔、POA除外!這次可以帶著幾乎全連一起實現團隊的目標...坐在
桌前我一直盤算著我現在所面對的困難與擁有的資源,沒注意到老莫
已經悄悄的靠近我的寢室,專注到連對面排長寢室的營長好我都沒聽
見,營長一把推開我的門嚇了我一跳,正回神站起來喊營長好的同時
老莫就已經開砲了!
老莫:你們文書的加班單呢?為什麼沒有加班單?
我:報告營長…
老莫:鍾阿勇!你是火箭營的不是陸總部的!人家陸總部加班也要送
   司令核准,你連上的怎麼可以不按規定?愛加班就加班不加班
   就不加班?你算老幾?
我:……
老莫:搞清楚漢光演習已經結束了,你已經回到營上了,你的心還不
   趕快收回來?
我弱弱的說:報告營長,值星官應該有依規定呈送…
老莫:甚麼叫應該?該怎麼做就怎麼做,什麼叫應該?
我:…..
此時值星官拿著簿冊來找我,順便拿營部核准的加班單過來給文書,
正好遇上老莫,於是值星官把加班單呈給老莫看,老莫看完甚麼話也
沒說就離開了,而我接過加班單一看…MD…加班單就老莫自己批的還
來找麻煩!TMD是他失憶了還是故意來找我麻煩的?我不明白怎麼從
支援霹靂案開始就不斷的被找麻煩?現在連我直屬長官都要找我麻煩
是怎樣?我不是火箭營的不然我是哪裡的?我自始自終不都是在幫火
箭營作事嗎?支援重砲是誰下令的?支援火箭班隊是誰下令的?支援
霹靂案是誰下令的?支援漢十七是誰下的令?不爽就把我調走啊!調
回金門啊!一把火在心裡燒了起來,此時佬ㄟ跟黑馬走了進來…
佬ㄟ:老莫走了嗎?
我:走了。
佬ㄟ:那東西有被發現嗎?
我:…沒有。
佬ㄟ:那我叫他門進來囉?
我:OK!
此時我才想到一包食物跟酒放在我桌旁的小茶桌下…MD還好老莫沒
有發現,不知道是燈光昏暗沒看到還是老莫的瞄準器只瞄準我。這
些"料”是一個待退伍的弟兄申請的,因為他感謝佬ㄟ跟黑馬對他的
照顧,來副連長室喝也算是感念一些跟我的”交情”…是,就是交情!
在同一個”團隊”的交情。
團隊是個什麼東西?砲兵不是最講究團隊精神的單位嗎?為什麼我
看不到?是我的團隊定義錯誤還是長官沒教好我?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我的菜鳥日子My rookie life-折翅的工蜂-未爆彈危機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