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菜鳥日子My rookie life-折翅的工蜂

普測與實彈1 
  大部隊進駐後開始一連串的裝備就定位以及安排剩餘或暫時
不用之軍品,因為精實案二階段的實施,各連開始多出部份經理
裝備、兵工裝備等,所以除了必需入庫或二清的軍品外,其他的
都得另外安置,營上就這樣來來回回忙了好一段時間,在忙著安
頓兵馬之際,營上也開始準備普測後的營連縮短距離教練與實彈
課目。 
  營連縮短距離教練,名稱聽起來很好聽但實際上是很好笑的
一件事,我不知道國軍為什麼要做這麼好笑的事情?它是這麼搞
的:各連製做FDC車、營連長車、觀通車、有線班、砲X排、
無線班….等等的標示牌,當連長到營部授命完畢後就回連上召開
作戰會議下達行軍命令,然後各排長與排附等幹部開始指揮大家
開始幹活,幹什麼活?當然就是全副武裝並將各人所負擇攜行的
裝備例如線盤、雷觀機、大小圓鍬、滅火器…等等裝備拿在手上並
在集合場集合,而這個就叫機動裝載。為什麼拿滅火器?問的好!
當然是要滅火用的啦!只是我還沒見過幾場戰役裡有滅火器出現
的哩!誰教的?這就不好意思囉,請您去問一顆星兩顆星滿天星
的。謝謝!然後集合完畢後等候營長發佈機動命令,然後就有人
舉著牌子,大家就跟著牌子走…繞那走?當然是營區裡啊,整個
營區會看到分進點、砲陣地、指揮所等設施牌,然後假設20公
里走一圈,那40公李就走二圈,然後到通過分進點的牌子後,
砲班進入陣地佔領陣地並設向賦予,連部班就自己去開設連指揮
所、有線班開始拉陣地到指揮所的線、一般組開設五○機槍對空
哨、觀測官抱著雷觀機去開設觀測所等等等等…所有作戰前準備,
聽到射擊任務時就開始跳快速激情版的砲操…射擊完畢後就撤收,
然後又一堆人跟著牌子…對!走回去!當然,軍官可不是只有這
樣,當幹部的還會依各級職有劇本有話術,誰說當兵就只能掃地
擦槍?還可以當演員哩!開會的時候我們要一個段落一個字一個
字的報告,並且在軍圖上指來畫去的。每天閒著的時候都在背劇
本,但怎麼背都沒有辦法好好的背起來,說實話,我根本沒搞清
楚是怎麼一回事,也沒人跟我說這是怎麼一回事,於是每天我就
這樣傻傻的挨著罵跟著做。 
  大約幾個星期後終於上車了,原來不是只有拿著牌子晃呀晃
的,我也終於不用再扛雷觀機扛的要死,雖然我是先發就不見蛋
可以閃較多時間,但是要揹著那台重的要死的雷觀機可也是吃不
消啊!可以坐車就幸福多了,而換成開車就會多繞幾圈,可能就
10公里一圈,照著劇本一步一步演。演到後來其實還有夜間版,
原來營連縮短距離教練也有夜教課目,這是當然,不管任何課目
都還是有夜間課目,畢竟晚上也會打仗的,當然也要教夜間作戰
技能囉!但我的印象中好像夜間版本在特殊的情況下縮短了部份
情節…呃…內行的人都知道發生了什麼事,但對我們而言這樣的
情況是好事,誰在乎?只要成績能過假能休弟兄們那管晚上要
測什麼?反正多半都是測軍官的戰術,而我們就只能乖乖的蹲
在戶外餵蚊子,但這或許就是不用考戰術的代價!而在被蚊子
咬了整晚後,連仔回來了,一聲撤收的命令讓大家鬆了一口氣,
但連仔的面秋還是沒有很好看的樣子,因為事實上還是要等裁
判官公佈結果後才知道明天要不要再來一輪!阿娘為…這樣的天
氣再來一輪會翻掉喔!還好十一點公佈我營過關,準備進入九
朋鳥實彈! 
  其實打過師對抗的就會知道營連縮短距離教練是師對抗縮減
而成,因為從精實案開始之後就沒有再師對抗了忘了是在78年還
是在80年結束,而且各地演訓基地在民意高漲的情況下紛紛在民
代的率領下一個個被包圍與消滅,不打師對抗後部隊缺乏演訓必
定會影響戰力,再加上在營區裡這樣繞呀繞的不但可以節省軍費
開支之外,也避免在外演訓車顧路阿兵違紀鬧事衍生更多軍民糾
紛,一兼二顧摸蛤兼洗褲!我自己想說營連縮短距離應該就是這
樣子衍生來的,不然有誰願意這樣子扮家家酒呢?像裝甲車開在
路上多帥啊!自走砲開在路上多屌啊!但顧路或撞車時可就不是
這個樣子了,曾經也一度國內沒有保險公司願意承保國軍車輛的
保險…所以我算是誤會了長官的美意…在營區扮家家酒…應該!
但話雖如此,我營的工六還是決定了以砲車機動的方式前往…聽
到這個消息真是憂喜參半!因為車況好的砲長認為本次又可以拿
下不錯的獎勵,對考績很有幫助,而車況不佳的砲長深怕連九朋
鳥都到不了…別說獎勵,別被記過就很偷笑了!其實我也皮皮ㄔㄨㄚ\.....
掐指一算….機動到實彈...值星應該會輪到我!起碼一半!:testH  
以下就是營連縮短距離教練時佔領陣地的相片,而排長就是拿著紅旗
指揮的。 
裁判官來檢查諸元與火砲放列是否正確合格。雖然有人說相片裡的人是
我,看起來也確實很像是我,但我記得我應該是在觀測所.. 
我的菜鳥日子My rookie life-折翅的工蜂  
普測與實彈2 
  現在全營都為了實彈開始在準備,當射擊車輛挑好後就開始了一
連串砲車檢整的工作,所有申請的料件一律優先更換給射擊車,劉老
大也面子大到三四級都特地來支援,但我發現除了四級特定小組還會
一些之外,三級廠來都只有當特助的份!心裡不禁想說這麼重要的裝
備竟然沒幾個專業的來搞!?真是令我太訝異也不禁在心裡捏了好幾
把冷汗!真要是開打沒人會修那該怎辦?但想想在砲校時也沒幾個教
官會工六…一講到工六都是基本的講一講後其他的含糊帶過,晚上在
排長室檢閱每輛砲車的進度時,我在心裡納悶著我選這個單位到底是
對還是錯啊?我還拉著春哥一起來這…我會不會弄到人家的前途跟我
一起葬在這個單位啊!?我一直在心裡胡思亂想著,沒注意到醫官學
長駕臨,醫官大喊一聲鍾排讓我嚇了一跳! 
  醫官問我你在搞什麼!連上一堆人晃來晃去你值星官在搞什麼?
因為砲長們剛帶檢整的弟兄回來並回報進度,所以我趕忙回報:報告
學長,他們是剛檢整砲車回來而已,剛回報完進度我交待他們趕快收
拾並就寢。學長聽了愣了一下,問我不是接觀通?為什麼管火砲?我
說是連仔交待的,學長聽完就沒再問什麼,只念了我幾句趕快讓他們
就寢,不然劉老大看到我就死定了!我連忙回報學長是!我馬上就處
理。其實我也搞不清楚為什麼連仔叫我負責,或許我是值星官吧!但
剛把弟兄們催去睡傳令就來叫我去連長室,原來連上要派人去九朋鳥
先遣,列了幾個名單再要我補幾個給士官長,明天早點完後送洽公單
給他一併呈劉老大批示,五查後出發。本來以為又可以去先遣,沒想
到這次卡住!劉老大已經另外派人了,真是有點失望!不過午查完後
營連長大部幕僚一起出發去了,原來連長們是去勘查行軍路線,順便
把人把帶去九朋鳥,想想也是挺好,在下值星之前可以賺到一天悠哉
的輕鬆,只是當連仔回來之後我就笑不出來了。 
  計劃不知道是那出錯還是怎的,砲車不是到加祿堂下鐵皮後再開
去九朋鳥,而是直接從甲圍開過去,除了連長面秋不是很好看之外,
我跟學弟個個表情天真無邪自然,因為我們跟本就不知道是怎麼回事
情,自然也不會明白為何如此緊張?星期四我下值星後,隔天我受命
帶一些裝備與替換人員前往,經過這一趟路之後我才體會為什麼連仔
的面秋會這麼難看,除了市區交通的大考驗,這一路落落長的旅途砲
車能不能堪ㄟ調還是問號之外,到了滿州之後的路況簡直是令我心驚
膽跳啊!我押的是1.75T的威利卡貨車,一路的顛簸讓我的信心不斷
的降低。到達目的地之後說我不耽心那絕對是騙人了,在弟兄們卸下
裝備的同時,我聽著先遣弟兄的描述更是難以相信未來要在這渡過好
一段時間!雖然住過了金門各式碉堡、坑道、營舍,這些對我來講都
不是什麼問題,但是這裡有猴子會來襲擾而且還不能對牠們怎麼樣,
因為牠們通通都是保育類的臺灣彌猴!有線班的清順告訴我這些潑猴
異常難對付,除了會跟弟兄吵架之外還會互丟石頭比中指…TMD這
裡的潑猴是怎麼回事?雖然當天我就目賭一場襲擾,但我還是半信半
疑這裡的潑猴真是這麼潑?這個答案在日後我得到解答。 
  回到營上後我緊張的去問了砲長,工六真的可以承受這樣的路況
與路途嗎?正宇回答我說理論上應該是沒問題啦,但是嘎凍或是謀凍
還是水箱過熱是必然發生的,聽完我都快暈倒了…有發生的機會就很
讓人耽心了,更何況還必然!!我開始幻想我從軍史的第一支大過應
該很快的就會在這次領到了!沒辦法,只好認了,當我確定我是押那
輛砲車之後,我天天都去關心這輛砲車,當然其他的也有關心啦,只
是我要押的這輛我特別關心。在當時有流行一種水叫果汁水,就是裡
面加了稀釋的果汁與一堆化學物品(後來才知道),我特地抱了二箱
起來放,除了自己喝之外,也讓該輛車的駕駛喝,讓駕駛喝好一點沒
差,畢竟我的小命在他手上啊!
我的菜鳥日子My rookie life-折翅的工蜂  
普測與實彈3 
  時間過的很快,就在今晚0時就要機動前往九朋鳥了,心裡非常
的興奮與緊張,但不意外的值星官果然落在我頭上!但其實並沒什麼
差別,因為機動完畢後下午就是補上莒光日,我的值星就交接了,說
白點就是連仔不想在機動過程出什麼狀況,連上都是菜菜排,而我這
棵菜是種的的比較早,千算萬算也一定會把我排上去,而我是交接給
小雄還是阿福去了我已經不記得了,反正對上我就是得確保所有的砲
車都能平安抵達。(我能保證?我拿什麼保證?連仔…你是連長你都
保證不了我那能保證啊!) 
  當天下午,我跟一堆駕駛與砲長在對機動車輛做最後的檢整,想
起在金時學長的車上都會有個小圓管,每天都會看到學長在拜,雖然
我不是很清楚為什麼要這樣做,但我的確聽過學長交待過萬一我接到
駕駛時一定要拜,因為車有車神,沒拜的話會很容易出事!會出什麼
事?我不知道…太菜了不敢問!但回臺灣之後卻沒發現這樣的裝置,
想說本外島軍情不同吧,但是在移防時的確有聽到HQ的弟兄在講說
吊車都不拜,難怪會顧路!所以在要撤收前,我把大伙拉過來小聲的
問他們說,營長說不准拜車而連仔沒表示,那你們要不要拜?我是想
要拜,結果駕駛跟我說早傳好了,只等營長就寢後就會拜。果然因為
要機動的關係所以全營提早晚點名就寢,不到九點全營就靜悄悄,約
近十點營長室就熄燈了,我跟學弟們就跟駕駛們一同走向砲車拜拜,
我雖沒有全部都拜,但我押的那輛鐵定是要拜的。拜完後叫他們趕緊
去休息,因為還有好長的一段路要拼! 
  但其實我沒睡,不知道是緊張到睡不著還是興奮到睡不著亦或許
兩者都有吧!我一邊抽著煙一邊再次清點要帶的物品跟要處理或注意
的事項,而要帶的個人補給物品早就在拜拜時先行上車了,以免集合
時曝光。23時50分安官開始叫醒每一個要機動的人員,正要來敲
排長室時我剛好開門要出去,安官還被我嚇了一跳。0時一到每一個
人安靜的走向營部集合,在劉老大下達完安全規定後開始上車檢查並
發動引擎暖車,頓時整個營區熱鬧了起來,都是引擎運作的聲音,在
全部確認完畢後下達了機動命令,此時大門拉開哨長與衛兵安靜的敬
禮目送著車隊離開。因為是半夜的關係,軍車的機動難免引來過往路
人側目,從車窗外看著看著他們驚恐的臉,當下很想惡作劇的向他們
大喊”戰爭啊啦”!但我沒喊,我知道這下一喊的話我就死定了,可
沒有白目白癡的笨到這種地步!慢慢的從市區駛向市郊,雖然一路上
還是引來許多人的側目,但人潮是越來越少,不知道開了多久大約是
兩點左右,到了潮州之後營長下令車隊路邊休息,一下車就聞到厚重
的燒焦味,鐵定是有砲車煞車過熱了,不管有沒有嘎凍,每輛車駕駛
趕緊拿了臉盆或水桶往路邊的水溝舀水潑向車輪與煞車,頓時煙霧彌
漫空氣中飄出極臭的臭水溝味與更厚重的煞車皮燒焦臭味,這些味道
加在一起連一隻蚊子都沒有,也許有拜有保祐,我押的那輛砲車並沒
沒有這麼尷尬的狀況。潑完水後各車開始檢查車況,我也一輛一輛巡
視並確認後向連仔回報。回報完後坐在路邊抽根煙喘口氣稍事休息,
雖然我是押車的,但沒比駕駛輕鬆到那去,為了怕駕駛太累我問他要
不要趁夜色偷偷換開讓他休息?在到滿州天亮前再換回來,駕駛連忙
回道:排ㄟ不用不用我撐的住!我說好,要是真有問題再隨時跟我回
報。雖然接下來的路途除了人煙車輛稀少之外也比較沒這麼多路況,
真要頂替駕駛開砲車對我來說並不是問題,當然,並不是駕駛不知道
我會開也不是不敢讓長官開車,而是怕出了事誰都扛不起! 
  經過高雄到潮州這一段的牛刀小試,幾乎確定砲車車況已經可以
安抵九朋鳥了,只是為了確保安全與預防砲車再次過熱嘎凍,幾乎每
輛車都不管臭水溝水的臭味裝了一些水放在車上。休息完畢後就在劉
老大一聲令下後再度起程,原本彌漫著臭水溝水與煞車皮燒焦味的空
氣現在更多了柴油油煙味…厚!還好離開了,不然這下會被臭死跟燻
死!九朋鳥~我們來了!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