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菜鳥日子My rookie life-折翅的工蜂

先遣之遇到? 
  副營長領兵鎮守,算是暫時升為指揮官啦,而我當然也就順理成章當了生平第一次副座,
但卻沒值得慶幸,因為大小事都得自己全包,總不能叫副營長去出公差吧!?不過話雖如此,
但副營長也沒因此躲在總機,反而脫了上衣拿了機絲跟我們一起上工,雖然讓我感覺意外,卻
也是一件好事吧,而且弟兄們也都有長眼,副營長都下海了誰敢不認真就是找罵挨甚至有可能
被丟回營上去過更硬的日子,當然每個都認真以對。 
  甲圍是老營區,到處破舊與充滿奇特的感覺,因為來的時候只有簡短的交接997R的弟兄就
閃退了,所以對這營區的一切…完全無所知悉,每去查看一棟營舍就像去冒險一樣,而且甲圍
營區裡竟然設有防空洞!只是沒人講這洞是怎麼回事以及多長多大通到那裡,而玄的是每每我
站在洞前思考要不要進去探險時就會被呼叫回總機或去構工現場,至於晚上…不用問了吧!我
是絕對不進去的。一個連貓都不願進去的防空洞…你會想進去嗎?而且這個營區有一個特殊的
現象,由於我要負責早晚巡視全營區,所以早點名完或晚上就寢後我都要徒步巡視全營區,基
本上白天是沒啥問題只是感覺比較冷,到了晚上就刺激了,由於事務處理完後通常已經2330左
右了,這時走在營區任何角落都會感覺特別冰冷,剛開始一二天都還好沒什麼異狀,第三天晚
上就開始了! 
  在金門的時候因為太菜了不敢拿手電筒大剌剌的在營上晃,所以半夜出文書室時都沒拿手
電筒,萬一被總機看到總機也知道我是那個歹命菜鳥營參三,也因此回臺灣後我也依舊習慣常
常晚上出門不帶手電筒。起初我是沒有感覺到什麼,只想趕快巡完回寢室睡覺,但第三天晚上
我突然發現一件事,這個營區從來第一天開始一到晚上就會蒙上一層薄薄霧,但今天的比較濃,
但一開始並沒有特別發現怪異,是我巡完油庫跟衛哨聊完天後走向彈庫時,看見又會讓我想起
金門回憶的滿天星星,於是我就一邊走一邊抬頭望著星空一邊回想起75營的寶哥與弟兄們……霎時
我驚覺霧在移動!基本上我應該在到達油庫前的側門處就會走進霧裡面才對,但是現在的霧卻
是在眼前幾公尺的距離…我的心跳開始加速,手往腰際一摸…阿哩我沒帶手電筒…怎辦?我也不知
道怎辦只好裝做什麼事都沒有的往前繼續走,只是我的頭不再抬起看著星空,而是左右偏移10度
角與不斷掃瞄的眼神,我一直盯著這一片大霧,彈庫看完延著五百障礙場繼續向前,熊熊我回頭
看了一下,這下子我更緊張了…因為前面的霧在後退後面的霧則在前進…哇哩嘞這下靠腰了!怎麼
會發生這種事!?此時我的腳步越來越快越來越快,裝騎連確定留守弟兄沒苞掉我就趕緊走回總
機回報沒事後就走回寢室,在門口點起一根煙回想起剛剛的事情,真是太詭異了!抽完煙沒多想
就去洗把臉就寢去了,畢竟明天還有許多事要做,沒那閒工夫再去想。 
  第二天一早起來,TMD…怎麼會有督導缺失改進單?原來是指揮部昨晚在我就寢後不久就來夜
督,開了一張衛哨點無架設通信器材缺失,E04!您XX哩…你們不知道我們就是被派來這邊先遣施工
的嗎?沒弄好那來的電話機?但副營長還是回報了營上並請營上準備裝備叫我回去拿順道帶伙房
回去補給一些吃的過來。後來忘記到底是怎麼回事去了,我只帶了吃的東西跟EE-8回甲圍而沒有
帶到野戰披覆線,怎辦?只好先擺著應付督導況且指揮部應該沒這麼閒天天來督導,等要回去拿
東西時再順便拿就好,於是哨點就擺了沒接線的EE-8。這天晚上,我帶了手電筒,但我不是帶軍
用的L型手電筒…而是我車上用的美國警用型防暴手電筒!一出發我就很專注的看著那片霧,真的
還是會動耶…..於是我用就像在金門夜巡一樣的速度快速前進,過了彈庫之後我就把手電筒打開
往前照,乖乖…看似薄薄的霧卻連防暴手電筒的光都穿不透,鐵定是遇到了! 
  不敢鐵齒,回去後一樣趕緊煙抽了臉洗了就寢去!第二天早點完阿群突然來找我,他神秘兮
兮的把我拉到一旁小聲的對我說:「排ㄟ排ㄟ,我偷偷跟你講講喔,昨晚我站油庫時EE-8有響喔,
阿我接起來一直喂都沒有聲音…」我一下子沒意會過來阿群在講的事情,我回阿群說你沒搖回總
機問?結果阿群瞪大了眼睛說排ㄟ!EE-8就沒接線怎麼會響啊!!!阿靠!對喔…EE-8只是放著
讓督導看的!沒接線怎麼會響?聽完我問阿群說有誰知道這事嗎?阿群說沒有,他喂了幾聲沒人
理他他就把話筒放下了,但放下之後馬上意識到話機並未接線,頓時寒意上了心頭,阿群說他嚇
的往牆壁靠去不再管EE-8….當然,他沒跟下班衛兵講這事情,我也跟阿群說了我巡查營區的奇遇,
於是我倆取得共識,我們遇到了!!從那天晚上起,我不再步巡營區,改開車巡視,並且將車霧
燈飛機燈通通打開……但是….一樣的冰冷…一樣的夜色…一樣會跑的霧…一樣恐怖的甲圍!! 
我的菜鳥日子My rookie life-折翅的工蜂 
先遣之領悟 
  就算換成是開車了也一樣,接連幾天還是一模一樣霧跟著我跑的狀況,只是奇怪的是一直
都相安無事,我漸漸放下緊張不安的情緒,不過還是一樣開車巡,而且油門還是一樣踩的快,
副營長直到六天後才知道我開車巡營區,但說也奇怪的竟然沒有表示任何意見…這點倒是讓我
挺訝異的!但看他的眼神…說不定…嘿嘿嘿!看著眼前的防空洞我還真想下去瞧瞧,正要伸手去
摸門的時候,聽見總機回報,營上的車將在10分鐘左右後到,準備指揮引導事宜,於是我又再
度做罷移動到旅部大樓前待命。 
  每天的行程差不多都一樣,起床、構工、指揮安排、休息打茫、跟那些…一起深夜漫步在甲
圍!雖然每天要做的事很多,但因為沒有其他太多因素干擾,所以做起事可專心也比較有效率,
只是麻煩的是許多地方都是邊做邊修改欠缺完整妥善的規劃,只是預算有限資源也有限,就做多
少算多少啦。不過也因為營上只給大方向,許多細節其實都是副營長跟我與弟兄討論後就自行處
理了,於是每天都有一堆決定要思考,衛哨要怎麼排、人力要怎麼調度、交管勤務由誰來擔任、
營上過來的裝備要如何就定位、構工需要的工具磚砂木料來源、漆料需求、工差派遣、營站經營…
等等等多如牛毛之事,好像從入伍以來除了砲校之外,就這個時候是有用到腦筋的! 
   很快的,這樣忙祿又悠閒的日子在大部隊進駐後結束,搬過來的裝備一項項要就定位,也開
始要準備普測未完成的項目以及實彈,又恢復回歸部隊的生活。雖然又有點不習慣,但說也奇怪
的就很上手,沒因為脫離部隊太久而生疏,每天的任務勤務分配帶領、衛哨輪值都還是一樣信手
捻來般的搞定,只是奇怪的是大門衛兵司令老是在我這跳過,而值星也很快的會回到我身上…就算
我去接了大門的衛兵司令也是沒兩天就被召回,真不知道到底怎麼回事!不過先遣這段時間讓我
想通跟學到很多事情,接起值星越來越順手,在任務派遣職務分配上越來越不會手忙腳亂,專職
與公平性也大大提升,這短短十來天的先遣對我而言真的是很充實的一次訓練,也讓我覺得軍官
在學會開口之前應該要先學會作事。 
  在大部隊時,人多勢眾要做什麼事隨便叫都有工差,也不大需要管你會不會能不能勝任這份
工作,只要值星官喊一聲工差X員,就會有一堆菜鳥得要馬上舉手喊右衝出來!而在這一大片營
區卻只有小貓幾隻的情況下,我不得不好好思考應該如何運用我手上的兵力,適才適所的去分配
指派任務,尤其裡面還有吃重的泥水木工等任務,不然弄累搞趴一堆弟兄的話看晚上的哨誰來站!?
真的不能不動腦筋,而且在人多勢眾時反而弟兄在做事時往往會有推拖拉的情況發生,甚至老的
推給菜的,菜的推給更菜的…弄到最後事情就算做好也不見的做的漂亮,不但重來還要挨一頓夾蛋。
難怪菜排就算派爽缺給老鳥出卻還是一頭栽進老鳥挖的洞裡,不但工差勤務沒做好被夾蛋之外還
要被阿兵們嘲笑捉弄搞的自己傷勢嚴重還得淚往肚裡吞!而這小貓沒幾隻的先遣兵力卻是效能遠
比大部隊來的高,該做事該休息始終像鐘擺一樣穩定!看起來我們比營上還要正常,副營長在這
樣的情況下自然也不會多說什麼,叫料叫酒隨我們便,我們就在出乎劉老大的意外之下圓滿的搞
定先遣之旅! 
  原來指揮不是用嘴巴喊的,而是要經過頭腦與歷練的,難怪在戰場上先陣亡的不是那些老出
苦差事的,而是只會耍嘴皮子的!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我的菜鳥日子My rookie life-折翅的工蜂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