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享

我的菜鳥日子My rookie life-折翅的工蜂

排長之路2 
  我的軍旅生涯裡,演習與支援佔了我絕大的一部份,每一年從年頭到年尾
都不曾停止過,尤其是支援!從支援指揮部重砲射擊、神弓操演到支援火箭專
長班隊到支援中科院、支援砲校…幾乎我有三分之一的時間都不在單位裡,支
援可說是我軍旅生涯中學習到最多的,也是我連C連長最哀怨的。 
  到部已經一個多月了,該挨的罵也挨了、會出的苞也出了、值星也揹了、
該學的我正在努力的學、該做的我也盡量在做…當然,對於連上的概況該知道
的我也知道了、不該知道的也聽到風聲了,誰會搗蛋誰會配合我普普都已經瞭
然於胸,對於如何當好一個排長我漸漸能夠勝任,雖然我非官校正統出身,也
沒當過士官,但我倒很注意著任何一個幹部怎麼下口令並找空檔自己練習,因
此我的口令喊的還算可以。其實我會喊口令是始於成功嶺的那一個月,由於成
功嶺在我們那當時是個半戰鬥半新訓的複合單位,那兒的幹部喊口令都是超級
雄壯威武與標準,在當時的一位班長《張○德》,他是我們這班的班長,也身
兼參三業務,因此我從他身上學到了相當多東西,包括口令…只是在當時我從
沒想過有一天我會再度用上。 
  由於我的壓力不斷增加,因此在管理上的強度也逐漸在加強,但這樣的表
現卻意外引起資深中士的注意,他們發現我這個菜排還頗有可取之處,因此漸
漸的配合我並與我有較多的互動,而這一個多月來的適應,連上漸漸已在我掌
握之中。而呂排、副連長相繼退伍,擔任連附的張學長被劉老大調去支援營部
的訓練官,連上剩下我跟另一位砲排排長的學長,我開始擔心我又要扛下全部
的工作,但是一年一度的重砲射擊支援任務讓我免去面對這樣的問題,而且因
為普測時單位不可能缺員缺到只剩一個砲排排長跟觀通組長,而且隨著重砲的
日子逼近,我也幾乎三天兩頭就要出去隨同演練,再加上各連要輪大門衛兵排,
衛兵排也要一個排長擔任衛兵司令,因此在連上不能沒有人大門也要顧的情況
下,因此指揮部又撥了初官下來,結果我因為要支援重砲的關係,剛到的初官
小雄就接下了衛兵司令的重任,但因為小雄的經歷與個性跟我不一樣,我是下
過部隊半年被整過玩過的資深菜鳥,但小雄卻是乖乖好人,因此他的確吃了不
少虧,但每天被準則跟支援弄的兩頭忙的我也實在沒太多的時間給他什麼,而
且下來除了呂排學長短暫的傳授了一些心法之外,也只有黃排學長在支援營部
前短暫的指導而已,根本沒人教我,都是我自己”欉”出來的,比小雄先到連上
沒多久的我沒辦法給他太多支援,而且我幾乎天天在外…抱歉了! 
   這支援是我下單位後第一個演訓勤務也是第一次支援,軍團年度重砲保養
射擊,我跟春哥是剛下部隊的初官,營長不想要派出資深幹部,所以派出剛到
部的初官去支援以免影響基地成績,所以我跟春哥就每天帶着一個話務兵到大
樹砲指部報到參加演練,到下午後才回營上。以前在金門時,支援跟爽大部份都
是畫上等號,除了少部份坎坷工差之外其他大多支援勤務都是算爽算涼的,但在
這段支援的期間,每天該作的事還是不可少。一回來連喘口氣都還沒來得及喘就
得揹上值星帶處理值星官該作的事,但跟小雄比起來我能離開營區算是幸福的吧! 
    在平時沒到指揮部演練時,都在營區為了普測做準備,每天五查完後就各組
帶開進行專業訓練,雖然我得在觀測組學習演練各項觀測科目,但因為是值星官,
難免要巡視各組訓練情況跟處理隨時突發的狀況而無法專心在演練上,但是剛離
開砲校的我,竟然傻傻的待在觀測組做演練而沒去瞻前顧後,果然一下課連仔傳
令就來找我了,我一到連長室門口,還來不及喊報告連仔就從裡面走出來惡狠狠
地對斥責:鍾排!你在搞什麼東西?!為什麼內務這麼亂你都不管?還有一堆人
到處逛還有人不上課躲庫房裡面混,你這個值星官是在幹什麼東西!我連忙回是!
連長!我馬上處理。連仔離去前還丟下一句,像個排長好不好?不懂不會問嗎?
不要裝白癡…!看來連ㄟ也是跟營長一樣看不起預官的樣子,但是我看連ㄟ跟黃
排的互動又相當的好,一點也不像是這樣,而且連ㄟ也是專科班的,照理來講應
該會比較瞭解預官的難處,這樣的狀況…或許我做的真的很掉漆!但是寢室走了
一遭,沒很差啊…我是用菜鳥被刁的角度來看耶,看來都整的挺好的啊!到庫房
去看,MD…他們老早就聽到風聲,趁著我巡寢室時早就閃了。中午下課撤收之後
問了問嫌疑名單,但我不及著先處理,總得先弄清楚怎麼一回事後再來處理以免
落人口實,這委屈就先吞了吧!(值星班長安慰我說連ㄟ人不錯,心情不好才會這
樣,沒事的!叫我不要放在心上!後來才知道那天股市表現不是很美麗…) 
  說要問,有誰可問?營部每個學長忙的什麼似的,呂排沒多久也退伍去了,
副連仔要退了;黃排支援營部去了也沒空理我,誰鳥我啊!只好每天晚上晃去找
春哥掛號排解疑難,但每次經過春哥連上時總會看到士官寢蹲著一堆下士被XX
管教,我很疑惑的問著春哥,難道他都不怕出問題?春哥說這算小事,當年他在
71R可不是這麼”簡單”!而且中士在教學弟沒必要他不會介入。靠…這樣還簡單
啊?都動手動腳了…但事實證明春哥是對的(不代表中士的管教是對的),軍官跟
士官之間還是有些隔閡在,而且真的有些事情不是軍官要介入就可以直接介入,
尤其是剛到部的預官,在還沒拿出本領讓人信服之前,真的是沒有什麼立場去介
入。而我連上也不是沒有,相形之下我還算多管閒事了,自己連上這樣搞都沒處
理還關心到別連去?傻蛋! 
  雖然天天差不多還是會幹傻事但我越來越像個資深排長了,許多事情都掌握
在手上,就算出去了一天回來還是能馬上把部隊狀況掌握起來,不過晚上的準則
研讀還是令我十分傷腦筋。部隊裡有許多事情是在下午或傍晚就要處理好的,像
排哨,最晚最晚一定要在晚點名之前排好給連長批示並公佈,但吐哨是每天必然
會發生的事情,尤其是老鳥!因為衛哨在排的時候若是把菜鳥都排在艱苦時段那
是避免不了也是違反規定的事,但是排了老鳥被吐也是必然的,而且不但士兵會
來吐,連士官都一個樣!所以就要看排長的手段與威信了,我當然深知此事,所
以在排哨時我自有我的原則與規則,我也花了相當多功夫在這上面研究,當然,
裡面有很多我過去所承受的,這自然不是小雄可以明白與理解的。也因此在排
哨往往我很快就排好,連吐哨都一併解決,但是小雄常常到了快晚點還搞不定
衛哨,當然主要是因為小雄搞不定那些刁鑽的老兵(自以為是),所以他老是被C
連長罵。所以很明顯的,我已經掌握到六七成要領,如何幹好排長一職!在經過
幾波你來我往的攻防戰之中,接連的過關讓我在大多數弟兄們的心目中,已經算
是真正的排長了,接下來就是得到那些資深中士的信任! 
找不到原始檔了.... 

[/size]
分類:日記

評論
上一篇
  • 我的菜鳥日子My rookie life-折翅的工蜂
  • 下一篇
  • 更多文章
    載入中... 沒有更多了